《桐江閒居作十二首》貫休


桐江閒居作十二首

作者:貫休

朝代:唐代


木落雨翛翛,桐江古岸頭。擬歸仙掌去,剛被謝公留。

猛燒侵茶塢,殘霞照角樓。坐來還有意,流水面前流。

香剎通真觀,樓台倚郡城。陰森古樹氣,粗淡老僧情。

壁畫連山潤,仙鍾扣月清。何須結西社,大道本無生。

靜室焚檀印,深爐燒鐵瓶。茶和阿魏暖,火種柏根馨。

數只飛來鶴,成堆讀了經。何妨似支遁,騎馬入青冥。

不問賡桑子,唯師妙吉祥。等閒眠片石,不覺到斜陽。

獨自收櫧葉,教童探柏瓤。王孫莫指笑,淡泊味還長。

詩琢冰成句,多將大道論。人誰知此意,日日只關門。

乳鼠穿荒壁,溪龜上淨盆。因知無事貴,言外更無言。

紅黍飯溪苔,清吟茗數杯。只應唯道在,無意俟時來。

樹疊藏仙洞,山蒸足爆雷。從他嫌復笑,門更不曾開。

蟬急野蕭蕭,山中信屢招。樹香烹菌術,詩□□瓊瑤。

諸境教人認,荒榛引燒燒。吾皇禮金骨,誰□美南朝。

露滴滴蘅茅,秋成爽氣交。霜椑如蜜裹,□□似鹽苞。

浮蘚侵蛩穴,微陽落鶴巢。還如山裡日,門更絕人敲。

塹鳥毛衣別,頻來似愛吟。蕭條秋病後,斑駁綠苔深。

珠翠籠金像,風泉灑玉琴。孰知吾所適,終不是心心。

芙蓉峰裡居,關閉復何如。白玃兼花鹿,多年不見渠。

紅泉香滴瀝,丹桂冷扶疏。唯有西溪叟,時時到弊廬。

憶在山中日,為僧鬢欲衰。一燈常到曉,十載不離師。

水汲冰溪滑,鍾撞雪閣危。從來多自省,不學擬何為。

囊非撲滿器,門更絕人過。土井連岡冷,風簾迸葉多。

村童頑似鐵,山菜硬如莎。唯有前山色,窗中無奈何。


作者簡介:

貫休

  貫休(823~912年),俗姓姜,字德隱,婺州蘭豁(一說為江西進賢縣)人,唐末五代著名畫僧。7歲時投蘭溪和安寺圓貞禪師出家為童侍。貫休記憶力特好,日誦《法華經》1000字,過目不忘。貫休雅好吟詩,常與僧處默隔籬論詩,或吟尋偶對,或彼此唱和,見者無不驚異。貫休受戒以後,詩名日隆,仍至於遠近聞名。乾化二年(915年)終於所居,世壽89。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