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業師山房期丁大不至 / 宿業師山房待丁大不至》孟浩然


宿業師山房期丁大不至 / 宿業師山房待丁大不至

作者:孟浩然

朝代:唐代



夕陽度西嶺,群壑倏已暝。松月生夜涼,風泉滿清聽。
樵人歸欲盡,煙鳥棲初定。之子期宿來,孤琴候蘿徑。

作品關鍵字:-唐詩三百首-寫景


作者簡介:

孟浩然

  孟浩然(689-740),男,漢族,唐代詩人。本名不詳(一說名浩),字浩然,襄州襄陽(今湖北襄陽)人,世稱「孟襄陽」。浩然,少好節義,喜濟人患難,工於詩。年四十游京師,唐玄宗詔詠其詩,至「不才明主棄」之語,玄宗謂:「卿自不求仕,朕未嘗棄卿,奈何誣我?」因放還未仕,後隱居鹿門山,著詩二百餘首。孟浩然與另一位山水田園詩人王維合稱為「王孟」。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夕陽越過了西邊的山嶺,千山萬壑忽然昏暗靜寂。
月照松林更覺夜晚清涼,風聲泉聲共鳴分外清晰。
山中砍柴人差不多走盡,煙靄中鳥兒剛歸巢安息。
丁大約定今晚來寺住宿,獨自撫琴站在山路等你。

註釋
1業師:法名業的僧人。一作「來公」。山房:僧人居所。期:一作「待」。
2度:過、落。
3壑:山谷。倏:一下子。
4滿清聽:滿耳都是清脆的響聲。
5樵人:砍柴的人。
6煙:炊煙和霧靄。一作「磴」。
7之:此。子:古代對男子的美稱。宿來:一作「未來」。
8孤琴:一作「孤宿」,或作「攜琴」。  


鑒賞

  此寫詩人在山中等候友人到來而友人仍不至時的情景。前六句展示了山寺一帶黃昏時美麗的自然景色。詩人先後描繪夕陽西下、群壑昏暝、松際月出、風吹清泉、樵人歸盡、煙鳥棲定等生動的意象,渲染環境氣氛。隨著景致的流動,時間在暗中轉換,環境越來越清幽。孟浩然在山水詩中,很善於表現自然景物在時間中的運動變化。山區尋常的景物,一經作者妙筆點染,便構成一幅清麗幽美的圖畫。

  這首詩所描繪的自然景物形象,不僅僅準確地表現出山中從薄暮到深夜的時態特徵,而且融統著詩人期盼知音的心情。特別是「松月生夜涼,風泉滿清聽」兩句,寫詩人見松月而覺夜涼,聽見泉而感山幽,細緻入微地傳達出日暮山間聽泉時的全部感受,很有韻味。全篇前六句都是融情入景,到了第七句,才點出「之子期宿來」,然後在第八字再點出一個「候」字。「孤琴候蘿徑」,以「孤」修飾琴,更添了孤清之感。

  孤琴的形象,兼有期待知音之意。而用「蘿」字修飾「徑」,也似有意似無意地反襯詩人的孤獨。因為籐蘿總是互相攀援、枝蔓交錯地群生的。這一句詩,在整幅山居秋夜幽寂清冷的景物背景上,生動地勾勒出了詩人的自我形象,使人如見這位風神散朗的詩人,抱著琴,孤零零地佇立在灑滿月色的蘿徑上,望眼欲穿地期盼友人的到來。詩的收尾非常精彩,使詩人深情期待知音的形象如在讀者眼前。

  扎看起來,前六句是寫景,只有結尾兩句寫候友。其實不然,詩從一開始就在寫候友,不過詩人暗藏在景物中,沒有露面罷了。前六句看起來是無人之境,實際上是有人之境。「群壑倏已暝」是詩人看到的,「松月生夜涼」是詩人感到的,「風泉滿清聽」是詩人的感覺,「樵人歸欲盡,煙鳥棲初定」也是詩人看到的。透過這些詩句,可想而知詩人候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待讀到「孤琴候蘿徑」,暗藏在景物中的人,與撫琴候友的人迭在一起,形象驀地活起來,躍然紙上,呼之欲出。

  全詩色彩不斷變幻,景物描寫十分清幽,語言含蓄委婉卻不失韻味。「松月生夜涼,風泉滿清聽」兩句是此詩名句。

創作背景

此寫作年代待考,其背景是這樣:孟浩然住在僧人業師的廟裡,他的朋友丁大(可能是丁鳳,有才華而不得志)約定晚上來廟裡和他共宿。天快黑了,丁大還沒有來,孟浩然就除廟等候他,並作此詩記其事。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