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次西郊作一百韻》李商隱


行次西郊作一百韻

作者:李商隱

朝代:唐代


蛇年建午月,我自梁還秦。南下大散關,北濟渭之濱。

草木半舒坼,不類冰雪晨。又若夏苦熱,燋卷無芳津。

高田長檞櫪,下田長荊榛。農具棄道旁,饑牛死空墩。

依依過村落,十室無一存。存者皆面啼,無衣可迎賓。

始若畏人問,及門還具陳。右輔田疇薄,斯民常苦貧。

伊昔稱樂土,所賴牧伯仁。官清若冰玉,吏善如六親。

生兒不遠征,生女事四鄰。濁酒盈瓦缶,爛谷堆荊囷。

健兒庇旁婦,衰翁舐童孫。況自貞觀後,命官多儒臣。

例以賢牧伯,徵入司陶鈞。降及開元中,奸邪撓經綸。

晉公忌此事,多錄邊將勳。因令猛毅輩,雜牧昇平民。

中原遂多故,除授非至尊。或出幸臣輩,或由帝戚恩。

中原困屠解,奴隸厭肥豚。皇子棄不乳,椒房抱羌渾。

重賜竭中國,強兵臨北邊。控弦二十萬,長臂皆如猿。

皇都三千里,來往同雕鳶。五里一換馬,十里一開筵。

指顧動白日,暖熱回蒼旻.公卿辱嘲叱,唾棄如糞丸。

大朝會萬方,天子正臨軒。采旂轉初旭,玉座當祥煙。

金障既特設,珠簾亦高褰。捋鬚蹇不顧,坐在御榻前。

忤者死艱屨,附之升頂顛。華侈矜遞衒,豪俊相併吞。

因失生惠養,漸見徵求頻。奚寇西北來,揮霍如天翻。

是時正忘戰,重兵多在邊。列城繞長河,平明插旗旛。

但聞虜騎入,不見漢兵屯。大婦抱兒哭,小婦攀車轓.

生小太平年,不識夜閉門。少壯盡點行,疲老守空村。

生分作死誓,揮淚連秋雲。廷臣例獐怯,諸將如羸奔。

為賊掃上陽,捉人送潼關。玉輦望南鬥,未知何日旋。

誠知開闢久,遘此雲雷屯。送者問鼎大,存者要高官。

搶攘互間諜,孰辨梟與鸞。千馬無返轡,萬車無還轅。

城空鼠雀死,人去豺狼喧。南資竭吳越,西費失河源。

因今左藏庫,摧毀惟空垣。如人當一身,有左無右邊。

筋體半痿痺,肘腋生臊膻。列聖蒙此恥,含懷不能宣。

謀臣拱手立,相戒無敢先。萬國困杼軸,內庫無金錢。

健兒立霜雪,腹歉衣裳單。饋餉多過時,高估銅與鉛。

山東望河北,爨煙猶相聯。朝廷不暇給,辛苦無半年。

行人搉行資,居者稅屋椽。中間遂作梗,狼藉用戈鋋.

臨門送節制,以錫通天班。破者以族滅,存者尚遷延。

禮數異君父,羈縻如羌零。直求輸赤誠,所望大體全。

巍巍政事堂,宰相厭八珍。敢問下執事,今誰掌其權。

瘡疽幾十載,不敢扶其根。國蹙賦更重,人稀役彌繁。

近年牛醫兒,城社更扳援。盲目把大旆,處此京西藩。

樂禍忘怨敵,樹黨多狂狷。生為人所憚,死非人所憐。

快刀斷其頭,列若豬牛懸。鳳翔三百里,兵馬如黃巾。

夜半軍牒來,屯兵萬五千。鄉里駭供億,老少相扳牽。

兒孫生未孩,棄之無慘顏。不復議所適,但欲死山間。

爾來又三歲,甘澤不及春。盜賊亭午起,問誰多窮民。

節使殺亭吏,捕之恐無因。咫尺不相見,旱久多黃塵。

官健腰佩弓,自言為官巡。常恐值荒迥,此輩還射人。

愧客問本末,願客無因循。郿塢抵陳倉,此地忌黃昏。

我聽此言罷,冤憤如相焚。昔聞舉一會,群盜為之奔。

又聞理與亂,在人不在天。我願為此事,君前剖心肝。

叩頭出鮮血,滂沱污紫宸。九重黯已隔,涕泗空沾唇。

使典作尚書,廝養為將軍。慎勿道此言,此言未忍聞。


作者簡介:

李商隱

  李商隱,字義山,號玉溪生、樊南生,唐代著名詩人,祖籍河內(今河南省焦作市)沁陽,出生於鄭州滎陽。他擅長詩歌寫作,駢文文學價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詩人之一,和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為「溫李」,因詩文與同時期的段成式、溫庭筠風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裡排行第十六,故並稱為「三十六體」。其詩構思新奇,風格穠麗,尤其是一些愛情詩和無題詩寫得纏綿悱惻,優美動人,廣為傳誦。但部分詩歌過於隱晦迷離,難於索解,至有「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之說。因處於牛李黨爭的夾縫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後葬於家鄉沁陽(今河南焦作市沁陽與博愛縣交界之處)。作品收錄為《李義山詩集》。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