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十九日復上宰相書》韓愈


後十九日復上宰相書

作者:韓愈

朝代:唐代


  二月十六日,前鄉貢進士韓愈,謹再拜言相公閣下:

  向上書及所著文後,待命凡十有九日,不得命。恐懼不敢逃遁,不知所為,乃復敢自納於不測之誅,以求畢其說,而請命於左右。

  愈聞之:蹈水火者之求免於人也,不惟其父兄子弟之慈愛,然後呼而望之也。將有介於其側者,雖其所憎怨,苟不至乎欲其死者,則將大其聲疾呼而望其仁之也。彼介於其側者,聞其聲而見其事,不惟其父兄子弟之慈愛,然後往而全之也。雖有所憎怨,苟不至乎欲其死者,則將狂奔盡氣,濡手足,焦毛髮,救之而不辭也。若是者何哉?其勢誠急而其情誠可悲也。

  愈之強學力行有年矣。愚不惟道之險夷,行且不息,以蹈於窮餓之水火,其既危且亟矣,大其聲而疾呼矣。閣下其亦聞而見之矣,其將往而全之歟?抑將安而不救歟?有來言於閣下者曰:「有觀溺於水而爇於火者,有可救之道,而終莫之救也。」閣下且以為仁人乎哉?不然,若愈者,亦君子之所宜動心者也。

  或謂愈:「子言則然矣,宰相則知子矣,如時不可何?」愈竊謂之不知言者。誠其材能不足當吾賢相之舉耳;若所謂時者,固在上位者之為耳,非天之所為也。前五六年時,宰相薦聞,尚有自布衣蒙抽擢者,與今豈異時哉?且今節度、觀察使及防禦營田諸小使等,尚得自舉判官,無間於已仕未仕者;況在宰相,吾君所尊敬者,而曰不可乎?古之進人者,或取於盜,或舉於管庫。今布衣雖賤,猶足以方乎此。情隘辭蹙,不知所裁,亦惟少垂憐焉。

  愈再拜。


作品關鍵字:-古文觀止-書信-議論-用人


作者簡介:

韓愈

  韓愈(768~824)字退之,唐代文學家、哲學家、思想家,河陽(今河南省焦作孟州市)人,漢族。祖籍河北昌黎,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稱韓吏部。謚號「文」,又稱韓文公。他與柳宗元同為唐代古文運動的倡導者,主張學習先秦兩漢的散文語言,破駢為散,擴大文言文的表達功能。宋代蘇軾稱他「文起八代之衰」,明人推他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與柳宗元並稱「韓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作品都收在《昌黎先生集》裡。韓愈在思想上是中國「道統」觀念的確立者,是尊儒反佛的里程碑式人物。


譯文

  二月十六日,前鄉貢進士韓愈,恭敬地再次稟告相公閣下:
  前些日我曾呈上一封書信和所做的文章,等候您的指示已經十九天了,沒有得到回音。我惶恐不安不敢離去,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於是我寧願再次領受意想不到的責備,來要求陳述完我的意見,並向您請教。
  我聽說:陷入水火之中的人,求人幫忙免除災難,並不因為那人和自己有父兄子弟一樣的慈愛感情,才去呼喊他、指望他。而是希望在他旁邊的人,即使與自己有怨恨,只要還不至於希望自己死去的,就要大聲趕快呼喊,希望他施行仁義。那在他旁邊的人,聽見他的呼聲和看見這種情形,也不會因為和他有父兄子弟一樣的慈愛感情才去保全他的生命。即使與他有怨恨,只要還不至於希望他死去的人,就要拚命跑去用盡力氣,弄濕手腳,燒焦毛髮,救起他而不會去躲避。這樣做是為了什麼呢?是因為那情形確實危急,他的心情確實叫人可憐。
  我努力學習,並且身體力行有好些年了。我沒有考慮道路的艱險和平坦,一直前行沒有停止過,以至於陷於窮困飢餓的水深火熱中,那種情形既危險又急迫,我已經大聲趕快呼喊了,閣下大概也聽見和看見了,您是前來救我呢?還是安穩地坐著不來救呢?有人向您說:「有人看見被水淹和被火燒的人,雖然有可以救人的辦法卻始終沒有去救。」閣下您認為他是個仁義君子嗎?如果不這樣認為,那麼像我這樣的人,也就是君子應該動心同情的了。
  有人對我說:「你的話是對的,宰相是瞭解你的,只是時機不許可,怎麼辦呢?」我認為他不會講話,實在是他的才能不值得我們賢明宰相的推薦罷了。至於所說的時機,本來就是處在上層地位的人所造成的,並不是上天安排的。前五六年時,宰相向上推薦,尚且有從平民中提拔的,那時和現在,有什麼不同嗎?況且現在的節度使、觀察使和防禦使、營田使等地位較低的官員,尚能自己選用判官,而沒有區分他已經做過官還是沒有做過官的。何況是宰相,我們君主所尊敬的人,卻能說「不可」嗎?古時候推薦人才,有的從盜賊中選取,有的從管理倉庫的人中推薦。現在,我這個平民雖然地位低賤,但還是足夠和這些人相比的。我的情況窘迫,言辭急切,不知道怎樣斟酌才合適,只希望您稍微能施以愛惜人才的心。
  韓愈再拜。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