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錢征君少陽》李白


贈錢征君少陽

作者:李白

朝代:唐代



白玉一杯酒,綠楊三月時。
春風余幾日,兩鬢各成絲。
秉燭唯須飲,投竿也未遲。
如逢渭水獵,猶可帝王師。

作者簡介: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朝浪漫主義詩人,被後人譽為「詩仙」。祖籍隴西成紀(待考),出生於西域碎葉城,4歲再隨父遷至劍南道綿州。李白存世詩文千餘篇,有《李太白集》傳世。762年病逝,享年61歲。其墓在今安徽當塗,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


譯文

端起白玉做的杯子,在暮春的季節獨自飲酒行樂。
春光將盡餘日無多,你我已經鬢髮斑白風燭殘年。
把燭飲酒獨自尋歡,遇明君賞識出仕還為時不晚。
像呂尚一樣被重用,也可成為帝王之師建立功勳。


賞析

  此大致是作者晚年的作品。征君,指曾被朝廷徵聘而不肯受職的隱士。錢少陽其時年已八十餘,李白在另一首詩《贈潘侍御論錢少陽》中說他是「眉如松雪齊四皓」,對他很推重。

  「白玉一杯酒,綠楊三月時。」詩一上來就寫「酒」,然後再交待時間,起勢突兀。兩句詩,畫出主人公在風光明媚、景色秀麗的暮春季節獨自飲酒的圖景,設置了一個恬淡閑靜的隱居氛圍,緊扣住錢的征君身份。「三月」暮春,點明季節,為頷聯寫感慨作伏筆。

  「春風余幾日,兩鬢各成絲。」此聯上承第二句。前句詞意雙關,既說春光將盡,餘日無多;又暗示錢已風燭殘年,這樣,後面的嗟老感慨就一點不使人感到意外。第四句的「各成絲」,和杜甫《贈衛八處士》「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的「各已蒼」詞意相似,是說錢和自己的鬢髮都已斑白,一個「各」字,不動聲色地把兩者聯繫起來。自此而下,詩意既是寫人之志,又是述己之懷,渾然而不可分了。三、四二句抒發了由暮春和暮年觸發的無限感慨,而感慨之餘又怎麼辦呢?於是引出下面兩句。「秉燭唯須飲,投竿也未遲。」第五句近承頷聯,遠接首句,詩意由古詩「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演化而來,帶有更多的無可奈何、不得已飲酒避世的味道,這是欲揚先抑的寫法,為後面寫錢的抱負作鋪墊。第六句和第五句相對,句意也相似,都是寫典型的隱居生活,渲染及時尋求閒適之樂。更重要的是後句寫水邊釣魚,牽引出詩末有關呂尚的典故,為詩歌最後出現高潮蓄勢,這說明作者寫詩是很重視呼應轉折之法的。

  尾聯「如逢渭水獵,猶可帝王師」。如果錢少陽也像呂尚一樣,在垂釣的水邊碰到思賢若渴的明君,也還能成為帝王之師,輔助國政,建立功勳。此處的「如」字和「猶」字很重要,說明收竿而起,從政立功還不是事實,而是一種設想願望,是虛寫,不是實指。唯其虛寫,才合錢的征君身份,又表現出頌錢的詩旨。而在這背後,則隱藏著詩人暮年的雄心壯志。全詩款款寫來,以暮春暮年蓄勢,至此題旨全出,收得雄奇跌宕,令人回味不盡。

  這首五律,不拘格律,頷聯不對,首聯卻對仗。李白是不願讓自己豪放不羈的情思為嚴密的格律所束縛。正如清代趙翼所說:「蓋才氣豪邁,全以神運,自不屑束縛於格律對偶,與雕繪者爭長。然有對仗處仍自工麗,且工麗中別有一種英爽之氣,溢出行墨之外。」(《甌北詩話》)此詩任情而寫,自然流暢,毫無滯澀之感;同時又含蓄蘊藉,余意深長,沒有淺露平直的弊病,可以說在思致綿邈、音情頓挫之中透出豪放雄奇的氣勢,兼有古詩和律詩兩方面的長處,是一首別具風格的好詩。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