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薊北旅思 / 送遠人》張籍


薊北旅思 / 送遠人

作者:張籍

朝代:唐代



日日望鄉國,空歌白苧詞。長因送人處,憶得別家時。
失意還獨語,多愁只自知。客亭門外柳,折盡向南枝。

作品關鍵字:-柳樹-思鄉


作者簡介:

張籍

  張籍(約767~約830),唐代詩人。字文昌,漢族,和州烏江(今安徽和縣)人,郡望蘇州吳(今江蘇蘇州)1 。先世移居和州,遂為和州烏江(今安徽和縣烏江鎮)人。世稱「張水部」、「張司業」。張籍的樂府詩與王建齊名,並稱「張王樂府」。著名詩篇有《塞下曲》《征婦怨》《採蓮曲》《江南曲》。1 《張籍籍貫考辨》認為,韓愈所說的「吳郡張籍」乃謂其郡望,並引《新唐書·張籍傳》、《唐詩紀事》、《輿地紀勝》等史傳材料,駁蘇州之說而定張籍為烏江人。


註釋

1薊——州名,在今天津市薊縣以北地區; 薊北——薊州以北。
2白苧詞——指《白苧舞歌》,它是一首吳聲歌曲。
3客亭——即離亭,是行者出發、居者送別之所。


評析

  張籍的《薊北旅思》寫遊子鄉思之情,感情細膩真切,委婉動人,在眾多的歸思中亦不愧為上乘之作。

  首聯以「日日」疊字領起,開篇就使人觸摸到詩人急切而又失望、惆悵的感情脈搏,渲染出濃厚的感情氣氛:因歸思似渴,所以「日日」遙望故鄉;久欲歸而不能,詩人便唱吳聲歌曲,以此聊解歸思之渴;歌鄉聲而不能歸,詩人反更增惆悵,故有「空歌」之歎。頷聯仍是心理活動的細緻刻畫:詩人因睹別人的離愁別緒,不禁憶起自己離家時親人依依難捨的情景。此聯與首聯都寫歸思但著眼點不同:首聯落筆於詩人自身,頷聯落筆於身外;首聯側重於現在,頷聯側重於過去。欲歸不得的失望,客居異鄉的寂寞,世途失意的喟歎,種種感情的重荷,真使詩人無法忍受。「失意還獨語,多愁只自知」,詩人只能孤寂地向自己傾訴,無限愁懷,只有己曉。

  前三聯,詩人全用賦筆,鋪張敘寫,曲盡其妙,但若全篇皆此,則顯單調寡味。故詩人在尾聯運用「興」之別一法門,使全詩通體生色,情味雋永。旅居薊北的遊子歸鄉,都興奮接受送行者的折柳:送行者善解人意,都折向南生長的柳條相贈。此聯意謂南歸行人之多,與詩人獨不得歸形成對照,至此,詩人那寂寞悲愁、失意憔悴的形象如在讀者目前。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