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陽白髮人》白居易


上陽白髮人

作者:白居易

朝代:唐代



陽人,上陽人,紅顏暗老白髮新。
綠衣監使守宮門,一閉上陽多少春。
玄宗末歲初選入,入時十六今六十。
同時采擇百餘人,零落年深殘此身。
憶昔吞悲別親族,扶入車中不教哭。
皆雲入內便承恩,臉似芙蓉胸似玉。
未容君王得見面,已被楊妃遙側目。
妒令潛配上陽宮,一生遂向空房宿。
宿空房,秋夜長,夜長無寐天不明。
耿耿殘燈背壁影,蕭蕭暗雨打窗聲。
春日遲,日遲獨坐天難暮。
宮鶯百囀愁厭聞,梁燕雙棲老休妒。
鶯歸燕去長悄然,春往秋來不記年。
唯向深宮望明月,東西四五百回圓。
今日宮中年最老,大家遙賜「尚書」號。
小頭鞋履窄衣裳,青黛點眉眉細長。
外人不見見應笑,天寶末年時世妝。
上陽人,苦最多。  
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兩如何!
君不見昔時呂向《美人賦》,
又不見今日上陽白髮歌!

作品關鍵字:-樂府-宮怨


作者簡介:

白居易

  白居易(772~846),字樂天,晚年又號稱香山居士,河南鄭州新鄭人,是我國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他的詩歌題材廣泛,形式多樣,語言平易通俗,有「詩魔」和「詩王」之稱。官至翰林學士、左贊善大夫。有《白氏長慶集》傳世,代表詩作有《長恨歌》、《賣炭翁》、《琵琶行》等。白居易祖籍山西、陝西、出生於河南鄭州新鄭,葬於洛陽。白居易故居紀念館坐落於洛陽市郊。白園(白居易墓)坐落在洛陽城南香山的琵琶峰。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上陽宮人啊,上陽宮人,當年的花容月貌已經暗暗消失;如今垂暮之年,白髮如銀。綠衣監使守著宮門,一下就關閉了上陽人多少個春天。
說起來,還是玄宗末年被選進皇宮,進宮時剛十六,現在已是六十。一起被選的本有一百多人,然而,日久年深,凋零淨盡,如今剩下只老身一人。
想當初,吞聲忍淚,痛別親人,被扶進車子裡不准哭泣。都說進了皇宮便會承受恩寵,因為自己是那樣的如花似玉。哪曉得一進宮,還沒等到見君王一面,就被楊貴妃遠遠地冷眼相看。我遭到嫉妒,被偷偷地送進上陽宮,落得一輩子獨守空房。
住在空房中,秋夜那樣漫長,長夜無睡意,天又不肯亮。一盞殘燈,光線昏昏沉沉,照著背影,投映在牆壁上;只聽到夜雨蕭蕭,敲打著門窗;春日的白天是那樣慢,那樣慢啊,獨自坐著看天,天又黑得那樣晚。宮裡的黃鶯兒百囀千啼,本該讓人感到欣喜,我卻滿懷愁緒,厭煩去聽;樑上的燕子成雙成對,同飛同棲,是多麼地讓人羨慕,但我老了,再也引不起絲毫的嫉妒。黃鶯歸去了,燕子飛走了,宮中長年冷清寂寥。就這樣送春,迎秋,已記不得過了多少年。只知對著深宮,望著天上月,看它東邊出來,西邊落下,已經四五百回圓缺。
現如今,在這上陽宮中,就數我最老。皇帝聽說後,遠遠地賜了個「女尚書」的稱號。我穿的還是小頭鞋子、窄窄的衣裳;還是用那青黛畫眉,畫得又細又長。外邊的人們沒有看見,看見了一定要笑話,因為這種妝扮,還是天寶末年的時髦樣子。
上陽宮人哪,苦可以說是最多:年輕也苦,老了也苦。一生孤苦,可又能怎樣?你不曾看到那時呂向的《美人賦》?你又沒見到今日的《上陽宮人白髮歌》?

註釋
(1)上陽:即上陽宮,在洛陽皇宮內苑的東面。
白髮人:中所描繪的那位老年宮
(2)綠衣監使:太監。唐制中太監著深綠或淡綠衣
(3)承恩:蒙受恩澤
(4)楊妃:楊貴妃。遙側目:遠遠地用斜眼看,表嫉妒 
(5)耿耿:微微的光明
蕭蕭:風聲
(6)囀(zhuan):鳴叫
(7)尚書:官職名
(8)鞋(xie)、履(lǚ):都是指鞋
(9)美人賦:作者自注為「天寶末,有密采艷色者,當時號花鳥使,呂向獻《美人賦》以諷之。」


創作背景

  白居易繼承並發展了《經》以來的現實主義傳統,積極倡導新樂府運動,創作了《新樂府》五十首,《上陽白髮人》是其中的第七首。這首詩寫洛陽上陽宮的一個老宮女的痛苦生活。嬪妃制度是封建社會的一大罪惡。封建帝王為了滿足自己的淫慾,強選民女,幽閉深宮,剝奪並葬送了她們的青春和幸福。809年(元和四年)三月,白居易在上呈皇帝的奏狀《請揀放後宮內人》(即請挑出一些宮女把她們放出來)中指出:「宮內人教,積久漸多。伏慮驅使之餘,其數尤廣。上則虛給衣食,有供億靡費之煩;下則離隔親族,有幽閉怨曠之苦。事宜省費,物貴徇情。」《上陽白髮人》即是於啟奏之外為同一目的而寫的作品。這首詩題下自註:「天寶五載(註:指746年)以後,楊貴妃專寵,後宮無復進幸矣。六宮有美色者,輒置別所,上陽是其一也。貞元中(註:指785年——804年)尚存焉。」可見此詩所述內容具有一定的真實性。

鑒賞

  上陽宮宮女很多,有些宮女從未得到皇帝接見,終身等於幽禁宮中。古代宮女生活相當痛苦。所以序有「愍怨曠也」的說法。「愍」,同情。「怨曠」,指成年了沒婚配的人。女人稱「怨女」,男人稱「曠夫」。這裡偏指怨女。

  開頭幾句是說,上陽那老宮女,青春紅顏悄悄地、不知不覺地衰老了,而白髮不斷地新生。太監把守的宮門,自從宮女們被關進上陽宮以後,一幽閉就是多少年過去了。「玄宗末歲」指唐玄宗天寶末年(天寶年間為742年—756年),當時女子剛被選入宮中,才只有十六歲,一轉眼已到六十了。同時從民間采擇來的宮女有百十多個,一個個都凋零死去了。多年後只剩下這一個老宮女了。「綠衣監」,是唐代掌管宮闈出入和宮人簿籍的太監。從七品下,六、七品官穿綠色官服。「入時十六今六十」,這裡的歲數不是實指,而是指進去時很年輕,等幾十年過後已經很老了。這幾句概述了上陽宮女被幽閉在上陽宮達半個世紀之久,寫出了她淒慘的一生,以充滿哀怨憂鬱之情的筆調,總括了全詩的內容,有統攝全篇的作用。

  接著轉入該詩的主要部分,寫她入宮後的遭遇及幽閉後的愁苦。「憶昔吞悲別親族,扶入車中不教哭。皆雲入內便承恩,臉似芙蓉胸似玉。」 這四句寫她當年別親入宮的悲慟場景,意思是說,回想當年離別親人時,她忍悲吞聲被家人扶進車裡邊,並囑咐她不要哭。因為她長的很美,身材也很好,大家都說你一入宮裡就會受到皇帝恩寵的,可事實並非如此。「未容君王得見面,已被楊妃遙側目。妒令潛配上陽宮,一生遂向空房宿。」 這四句寫她進宮之後,被妒潛配上陽宮的悲慘結局。她來到宮中,還沒容得君王看見她,就已被楊貴妃發現了,遠遠地對她加以側目而視。由於嫉妒,楊貴妃就派人下令把她發配到上陽宮,於是她的一生就在空房度過了。至此,這位年僅十六歲的妙齡少女,一生命運就這樣決定了。

  接下來圍繞著潛配上陽宮後的情景展開了層層描寫。「宿空房,秋夜長,夜長無寐天不明。耿耿殘燈背壁影,蕭蕭暗雨打窗聲。」這幾句寫她宿空房被幽閉時的痛苦。因為夜長,她睡不著盼天亮,但天色又遲遲不明。就在殘燈、壁影,蕭蕭暗雨之中度過去了。這是寫秋夜的漫長。「春日遲,日遲獨坐天難暮。宮鶯百囀愁厭聞,梁燕雙棲老休妒。」 春天白天長,雖然春光好,但她是孤獨一人坐在那兒,所以天越長越難挨,越難往下熬過去。所以總是希望天快點黑。可天又長,很難黑。空中飛來的鶯鳥叫得很好聽,但她愁緒難展不願聽;春天燕子來了,在梁間做窩,總是雙棲雙宿,可她已老了無需去妒忌燕子的雙棲雙宿了。作者選擇「秋夜」和「春日」兩個典型時間,來概括上陽宮女四十四個年頭的淒怨生活。寫「秋夜」是「耿耿殘燈」、「蕭蕭暗雨」等愁景;寫「春日」,是「宮鶯百燕雙棲」等樂景;愁、樂交雜,相反相成,以景襯情,既渲染了淒惻哀怨的悲劇氣氛,又細緻、含蓄地反映了上陽宮女孤寂愁苦的心理。

  「鶯歸燕去長悄然,春往秋來不記年。唯問深宮望明月,東西四五百回圓。」這四句總寫幽禁深宮時間之久。「鶯歸燕去」表示春天過去了,春往秋來,她總是這單調度過,不記得哪個年頭了。只是因為在深宮常常看月亮,似乎還記得從東邊升起,西邊落下,大約有四五百回了。

  以上為該詩主體部分,描寫老宮女一生的痛苦。

  「今日宮中年最老,大家遙賜尚書號。小頭鞋履窄衣裳,青黛點眉眉細長。外人不見見應笑,天寶末年時世妝。」 這幾句是說,她已成了宮中最老的一個宮女了。皇帝住長安,所以遙賜她一個尚書官銜。穿小頭鞋窄衣裳,用青黛畫細長細長的眉。外人是看不到的(因在宮中),如果一旦看到她了,誰都要笑的。因為這種小頭鞋窄衣裳畫細長眉,都是唐玄宗時流行的一種服裝打扮,落後了半個世紀了,成了老古董。「大家」,指皇帝。唐朝宮中口語。「尚書號」是對老宮女的安慰,但這對一個女人來說是無濟於事的。這六句以描繪她所穿天寶妝束,來反映她長期深鎖冷宮、與世隔絕的淒慘境況,於貌似輕鬆平和的調侃筆調中,對最高封建統治者進行辛辣的諷刺。

  「上陽人,苦最多。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兩如何。君不見昔時呂向美人賦,又不見今日上陽白髮歌。」末尾這幾句是說,上陽宮女苦是最多的。年輕也苦,到老了也苦。這兩方面的苦具體是怎樣的,不用往下說了。這叫「卒章顯其志」。「君不見」兩句下面白居易自註:「天寶末,有密采艷者,當時號花鳥使,呂向獻《美人賦》以諷之。」天寶末年有到民間採集美女的叫花鳥使,當時呂向獻《美人賦》來諷諫這件事)意思是,那還要讀讀作者這篇上陽白髮歌。這裡以天寶年間呂向的《美人賦》與此詩並提,對一直沒有改變的廣選妃嬪制度進行諷諫,表現了詩人對宮女不幸命運的惻隱之情。

  這首詩的主題明確。作者在詩中以哀怨同情、如泣如訴的筆調,描述了上陽宮女「入時十六今六十」的一生遭遇,反映了無數宮女青春和幸福被葬送的嚴酷事實,從而鞭撻了封建朝廷廣選妃嬪的罪惡,在客觀效果上,具有揭露、控訴封建最高統治者荒淫縱慾、摧殘人性的作用。如此深刻、尖銳的政治諷諭詩,在唐代眾多的宮怨題材詩作中,是極為少有的。

  這首詩選材十分典型。作者沒有羅列眾多宮女的種種遭遇,而是選取了一個終生幽禁冷宮的老宮女來描寫,並重點敘寫了她的垂老之年和絕望之情。通過這個具有典型意義的人物,高度概括了無數宮女的共同悲慘命運。該詩以人性之被摧殘去激動人心,也使作者所要表達的意義更富有尖銳性。

  在藝術上,此詩作者運用多種手法來刻畫上陽宮女的形象:

  生動的細節描寫是其一。如對「天寶末年時世妝」的描寫,形象地表明上陽宮女幽閉深宮、隔絕人世之久。用衣著落後半個世紀這一外在的表現,說明一個女人如花歲月,似水年華被毫無意義地踐踏了,她一生都沒有獲得人之所以為人的價值和意義,藝術表現的容量是相當大的,足以誘發讀者的想像力。

  細膩的心理描寫是其二。如「宮鶯百囀愁厭聞,梁燕雙棲老休妒」兩句,包孕著一個從原先的喜聞、羨妒到今日的厭聽、不妒的心理演變過程;它們與「春往秋來不記年」、「唯向深宮望明月,東西四五百回圓」等詩句,均反映了上陽宮女對生活、愛情已失去信心的麻木心態,是她愁苦絕望心理的細緻刻畫。

  環境氛圍的烘托是其三。從「宿空房」至「東西四五百回圓」這一精彩片斷,通過渲染上陽宮環境的死寂、淒涼,襯托出生活在這座人間地獄中的上陽宮女的孤苦。

  從全詩來看,作者在寫宮女的幽閉生活時,敘事、抒情、寫景三者結合,詩句間具有濃郁的悲劇氛圍。 這首詩的語言具有質樸平易、「意深詞淺,思苦言甘」(袁枚《續詩品》)、「用常得奇」(劉熙載《藝概》)的特點,充分發揚了樂府民歌語言的優良傳統。全詩以七字句為主,又時或摻雜三字句等,長短相間、錯落有致。而「頂針」手法的運用,及音韻轉換之靈活,則使詩讀來琅琅上口,有一氣流轉之妙。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