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泉子·花映柳條》溫庭筠


酒泉子·花映柳條

作者:溫庭筠

朝代:唐代



花映柳條,閒向綠萍池上。憑欄干,窺細浪,雨蕭蕭。
近來音信兩疏索,洞房空寂寞。掩銀屏,垂翠箔,度春宵。

作品關鍵字:-春天-女子-懷遠


作者簡介:

溫庭筠

  溫庭筠(約812—866)唐代詩人、詞人。本名岐,字飛卿,太原祁(今山西祁縣東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試,押官韻,八叉手而成八韻,所以也有「溫八叉」之稱。然恃才不羈,又好譏刺權貴,多犯忌諱,取憎於時,故屢舉進士不第,長被貶抑,終生不得志。官終國子助教。精通音律。工詩,與李商隱齊名,時稱「溫李」。其詩辭藻華麗,穠艷精緻,內容多寫閨情。其詞藝術成就在晚唐諸詞人之上,為「花間派」首要詞人,對詞的發展影響較大。在詞史上,與韋莊齊名,並稱「溫韋」。存詞七十餘首。後人輯有《溫飛卿集》及《金奩集》。


註釋

1「花映」二句:花柳相映,正是好景,誰知風吹花落,墜於池上綠色浮萍中。
2「憑欄干」三句:所見遠景。憑:倚。蕭蕭:形容細雨連綿。
3「近來」二句:近來沒有遠方信息,洞房之中更覺寂寞。疏索:稀疏冷落。兩疏索指雙方都未得到音信。洞房:幽深的閨房。庾信《小園賦》:「豈必連闥洞房,南陽樊重之地;綠墀青瑣,西漢王根之宅。」
4「掩銀屏」三句:銀色屏風遮掩,翠色竹簾下垂,苦度春夜。箔(bo伯):竹簾子。《新唐書·盧懷慎傳》:「門不施箔。」唐徐堅《初學記》卷二十五引《西京雜記》曰:「漢諸陵寢,皆以竹為簾,為水文及龍鳳象。」又「昭陽殿織珠為簾,風至則鳴,如金玉珠璣。」所以也稱「珠簾」或「珠箔」。


評析

  這首詞寫女子春日懷遠

  上片寫她池上閒望,用「花映柳條」領起,「雨蕭蕭」作結,兩句都是寫景,前句明麗,後句暗淡,以喻好景不常,美人遲暮。中間三句寫女主人公的行動,關鍵在一「閒」字,以示她憑欄窺浪,全不覺得賞心悅目,純屬百無聊賴。

  下片寫深閨懷遠。「近來」二句是寫她的境遇和感受,音信疏索是心情寂寞的原因。洞房寂寞而修飾以「空」字,足以體現其無比遺憾的心緒,與前片的「閒」字相應。最後三句緊承「疏索」、「寂寞」,寫女主人公掩屏垂簾,苦度春宵。全詞用女子的行動來表現了她的內心世界:空虛寂寞,無限惆悵。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