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蛇者說》柳宗元


捕蛇者說

作者:柳宗元

朝代:唐代


  永州之野產異蛇:黑質而白章,觸草木盡死;以嚙人,無御之者。然得而臘之以為餌,可以已大風、攣踠、瘺癘,去死肌,殺三蟲。其始太醫以王命聚之,歲賦其二。募有能捕之者,當其租入。永之人爭奔走焉。

  有蔣氏者,專其利三世矣。問之,則曰:「吾祖死於是,吾父死於是,今吾嗣為之十二年,幾死者數矣。」言之貌若甚戚者。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將告於蒞事者,更若役,復若賦,則何如?」蔣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將哀而生之乎?則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復吾賦不幸之甚也。向吾不為斯役,則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鄉,積於今六十歲矣。而鄉鄰之生日蹙,殫其地之出,竭其廬之入。號呼而轉徙,飢渴而頓踣。觸風雨,犯寒暑,呼噓毒癘,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與吾祖居者,今其室十無一焉。與吾父居者,今其室十無二三焉。與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無四五焉。非死即徙爾,而吾以捕蛇獨存。悍吏之來吾鄉,叫囂乎東西,隳突乎南北;嘩然而駭者,雖雞狗不得寧焉。吾恂恂而起,視其缶,而吾蛇尚存,則弛然而臥。謹食之,時而獻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盡吾齒。蓋一歲之犯死者二焉,其餘則熙熙而樂,豈若吾鄉鄰之旦旦有是哉。今雖死乎此,比吾鄉鄰之死則已後矣,又安敢毒耶?」

  余聞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於虎也!」吾嘗疑乎是,今以蔣氏觀之,猶信。嗚呼!孰知賦斂之毒,有甚於是蛇者乎!故為之說,以俟夫觀人風者得焉。

  (飢渴而頓踣 一作:餓渴)


作品關鍵字:-古文觀止-生活-賦稅


作者簡介:

柳宗元

  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唐代河東(今山西運城)人,傑出詩人、哲學家、儒學家乃至成就卓著的政治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著名作品有《永州八記》等六百多篇文章,經後人輯為三十卷,名為《柳河東集》。因為他是河東人,人稱柳河東,又因終於柳州刺史任上,又稱柳柳州。柳宗元與韓愈同為中唐古文運動的領導人物,並稱「韓柳」。在中國文化史上,其詩、文成就均極為傑出,可謂一時難分軒輊。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永州的野外出產一種奇特的蛇,(它有著)黑色的底子白色的花紋;如果這種蛇碰到草木,草木全都乾枯而死;如果蛇用牙齒咬人,沒有能夠抵擋(蛇毒)的方法。然而捉到後晾乾把它用來作成藥餌,可以用來治癒大風、攣踠、瘺、癘,去除死肉,殺死人體內的寄生蟲。起初,太醫用皇帝的命令徵集這種蛇,每年徵收這種蛇兩次,招募能夠捕捉這種蛇的人,充抵他的賦稅繳納。永州的人都爭著去做(捕蛇)這件事。

  有個姓蔣的人家,享有這種(捕蛇而不納稅的)好處已經三代了。我問他,他卻說:「我的祖父死在捕蛇這件差事上,我父親也死在這件事情上。現在我繼承祖業幹這差事也已十二年了,險些喪命也有好幾次了。」他說這番話時,臉上好像很憂傷的樣子。

  我很同情他,並且說:「你怨恨這差事嗎?我打算告訴管理政事的地方官,讓他更換你的差事,恢復你的賦稅,那怎麼樣?」

  蔣氏(聽了),更加悲傷,滿眼含淚地說:「你要哀憐我,使我活下去嗎?然而我幹這差事的不幸,還比不上恢復我繳納賦稅的不幸那麼厲害呀。(假使)從前我不當這個差,那我就早已困苦不堪了。自從我家三代住到這個地方,累計到現在,已經六十年了,可鄉鄰們的生活一天天地窘迫,把他們土地上生產出來的都拿去,把他們家裡的收入也盡數拿去(交租稅仍不夠),只得號啕痛哭輾轉逃亡,又饑又渴倒在地上,(一路上)頂著狂風暴雨,冒著嚴寒酷暑,呼吸著帶毒的疫氣,一個接一個死去,處處死人互相壓著。從前和我祖父同住在這裡的,現在十戶當中剩不下一戶了;和我父親住在一起的人家,現在十戶當中只有不到兩三戶了;和我一起住了十二年的人家,現在十戶當中只有不到四五戶了。那些人家不是死了就是遷走了。可是我卻由於捕蛇這個差事才活了下來。凶暴的官吏來到我鄉,到處吵嚷叫囂,到處騷擾,那種喧鬧叫嚷著驚擾鄉民的氣勢,(不要說人)即使雞狗也不能夠安寧啊!我就小心翼翼地起來,看看我的瓦罐,我的蛇還在,就放心地躺下了。我小心地餵養蛇,到規定的日子把它獻上去。回家後有滋有味地吃著田地裡出產的東西,來度過我的餘年。估計一年當中冒死的情況只是兩次,其餘時間我都可以快快樂樂地過日子。哪像我的鄉鄰們那樣天天都有死亡的威脅呢!現在我即使死在這差事上,與我的鄉鄰相比,我已經死在(他們)後面了,又怎麼敢怨恨(捕蛇這件事)呢?」

  我聽了(蔣氏的訴說)越聽越悲傷。孔子說:「苛酷的統治比老虎還要凶暴啊!」我曾經懷疑過這句話,現在根據蔣氏的遭遇來看這句話,還真是可信的。唉!誰知道苛捐雜稅的毒害比這種毒蛇的毒害更厲害呢!所以(我)寫了這篇「說」,以期待那些朝廷派出的用來考察民情的人得到它。

註釋
1.之:的。
2.野:郊外。
3.產:生產。
4.異:奇特的。
5.章,花紋。
6.觸:碰。
7.盡:全。
8.以:假設連詞,如果。
9.嚙:咬。
10.御:抵擋。
11之:代詞,指被毒蛇咬後的傷毒。
12然得而臘之:然,但。得,抓住。而,表順接。之,它,代永州的異蛇。
13臘(xī):乾肉,這裡作動詞用,指把蛇肉晾乾。
14以為餌:以,用來。為,作為。餌,糕餅,這裡指藥餌。即藥引子
15可以:可以用來。可,可以。以,用來。
16已:止,治癒。
17去死肌:去除腐肉。去,去除。死肌,死肉,腐肉。
18三蟲:泛指人體內的寄生蟲。
19其始:其,助詞,不譯。始:剛開始。
20太醫以王命聚之:以,用。命:命令。聚,徵集。之:這種蛇,指永州異蛇。
21歲賦其二:歲,每年。賦,徵收、斂取。其,這種蛇,指永州異蛇。二,兩次
22募:招收。
23者:……的人。
24當其租入:(允許用蛇)抵他的稅收。當,抵。
25奔走:指忙著做某件事。
26焉:兼詞,於之,在捕蛇這件事上。也可理解為——語氣詞兼代詞。
27專其利:獨佔這種(捕蛇而不用交稅的)好處。
28則:卻。
29死於是:死在(捕蛇)這件事上。
30今:現在。
31嗣:繼承。
32數:幾次
33為之:做捕蛇這件事。
34幾(jī):幾乎,差點兒.
34幾死者:幾乎要被蛇咬死的情況。
35數:多次。
36言之:之,音節助詞,無實義。
37貌若甚戚者:表情好像非常憂傷的樣子。戚,憂傷。
38余悲之:我同情他。
39且:並且。
40若毒之乎:你怨恨(捕蛇)這件事嗎。
41將:打算。
42於:向。
43蒞事者:管理政事的人,指地方官。蒞事:視事 ,處理公務。
44更若役:更換你的差事。役:差事。
45復:恢復。賦:賦稅。
46則何如:那麼怎麼樣。
47大:非常。
48汪然:滿眼含淚的樣子。
49涕:眼淚。
50生:使……活下去。
51斯:此,這。
52若:1、比得上。2、好像3、你
53甚:那麼。
54向:從前。
55為:做。
56病:困苦不堪。
57自:自從。
58居:居住。
59積於今:算到現在。積,一年一年累積起來。
60生:生活
61日:一天天。
62蹙:窘迫。
63徙:遷移。
64殫:盡,竭盡。
65竭:盡。
66廬:簡陋的房屋。
67頓踣:(勞累地)跌倒在地上。
68犯:冒。
69癘:這裡指疫氣。
70曩 :從前。
71其室:他們的家。
72非…則…:不是…就是…。
73爾:用於句尾,表示限制的語氣。
74囂:叫喊。
75隳突:衝撞毀壞。
76駭:使人害怕。
77雖:即使。
78恂恂:小心謹慎的樣子。
79缶:瓦罐。
80弛然:放心的樣子。
81之:指代蛇。
82時:到(規定獻蛇的)時候。
83退:回來。
84甘:有味地。
85有:生產出來的東西。
86齒:年齡。
87蓋:用於句首,帶有估計的語氣。
88犯:冒著。
89熙熙:快樂的樣子。
90旦旦:天天。
91毒:怨恨。
92是:這,指冒死亡的危險。
93苛:苛刻。
94乎:相當「於」,對.
95於:比。
96故:所以。
97以:用來。
98俟:等待,這裡有希望的意思。
99大風:麻風病
100人風:即民風。唐代為了避李世民的諱,用「人」字代「民」字。
101汪:汪汪,形容眼淚多。
102貌:臉色。
103質:質地。

文言現象

一詞多義

有蔣氏者:…的人
幾死者數矣:…的情況
貌若甚戚者:…的樣子

若毒之乎:你
更若役,復若賦:你的
貌若甚戚者:好像
徐公不若君之美:比得上

然得而臘之以為餌:作為
今吾嗣為之十二年:做,干
故為之說:寫,寫作。

可以已大風:止,這裡指「治癒」的意思
比吾鄉鄰之死則已後矣:已經
則久已病矣:早已

歲賦其二:徵收,斂取
孰知賦斂之毒……:賦稅

可以已……瘺、癘:惡瘡
呼噓毒癘:指瘟疫

當其租入:繳納
竭其廬之入:收入

歲賦其二:每年
積於今六十歲矣:年

貌若甚戚者:很,非常
未若復吾賦不幸之甚也:厲害
孰知賦斂之毒有甚是蛇者乎:超過

君將哀而生之乎:使…活下去
而鄉鄰之生日蹙:生活

退而甘食其土之有:吃
謹食之:通「飼」,餵養

今以蔣氏觀之:看
以俟夫觀人風者得焉:考察
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 景象

若毒之乎?:痛恨,怨恨
呼噓毒癘:有毒的
賦斂之毒有甚是蛇者乎:毒害

余悲之:憐憫,哀憐
余聞而愈悲:悲憤,悲傷

今其室十無一焉:語氣詞
時而獻焉:代詞,指蛇
以俟夫觀人風者得焉:代詞,指作者的這篇文章

然得而臘之以為餌:捕得,捉來
以俟夫觀人風者得焉:得到

蔣氏大戚,汪然出涕曰:……的樣子
然得而臘之以為餌:可是,但是

永之人爭奔走焉:助詞,的
今吾嗣為之十二年:捕蛇這件事
悍吏之來吾鄉:主謂之間,取消句子獨立性,無實際意義

吾恂恂而起:表修飾關係
黑質而白章:表並列關係
然得而臘之以為餌:表承接關係

虛詞總結

永州之野產異蛇:的
悍吏之來吾鄉:取消句子獨立性,不做翻譯。
問之,則曰:代詞,代指蔣氏
君將哀而生之乎:代詞,代自己,我
今吾嗣為之十二年:代詞,代指捕蛇這件事
以嚙人,無御之者:代物,代指蛇咬後的傷勢
言之,貌若甚戚者:代詞,代指前面的話語

以嚙人:假設連詞,如果
以王命聚之:用,憑
而吾以捕蛇獨存:靠
今以蔣氏觀之:根據
故為之說,以俟夫觀人風者得焉:以便
以盡吾齒:來

永之人爭奔走焉:兼詞(語氣詞兼代詞),代捕蛇這件事
時而獻焉:代詞,代蛇
今其室十無一焉:用於句末,帶有估計的語氣
以俟夫觀人風者得焉:代詞,指這篇文章

吾祖死於是:在
余將告於蒞事者:給
積於今六十歲矣:到
苛政猛於虎也:比
而 (虛詞重點)
黑質而白章:並列
得而臘之以為餌:承接
哀而生之乎:遞進
而鄉鄰之生日蹙:轉折
往往而死者相藉也:修飾
非死則徙爾,而吾以捕蛇獨存:轉折
嘩然而駭者:修飾
恂恂而起:修飾
弛然而臥:修飾
視其缶,而吾蛇尚存:承接
時而獻焉:修飾
退而甘食:承接
熙熙而樂:修飾
余聞而愈悲:承接

通假字
非死則徙爾 爾: 通"耳",罷了,助詞,表感歎語氣。
謹食之 食:通"飼",小心地餵養它。

古今異義
向吾不為斯役(向 古:(假使)從前 今:方向)
則久已病矣 (病 古:困苦不堪 今:生病)
以盡吾齒 (齒 古:歲月 今:牙齒)
可以已大風、攣踠、瘺、癘(可以 古:可以用來 今:能夠)
去死肌 (去 古:去除 今:到...地方)
往往而死者相藉也(往往 古:到處 今:常常)
汪然出涕曰(汪然 古:眼淚流出來的樣子 今:水深的樣子)
汪然出涕曰(涕 古:眼淚 今:鼻涕)
而鄉鄰之生日蹙(生日 古:生活一天天 今:(人)出生的日子)
於是(古:在這件事上 今:連詞)

詞類活用
1.然得而(臘)之以為餌 名詞作動詞,把肉晾乾
2.(歲)賦其二 名詞作狀語,每年
3.歲(賦)其二 名詞作動詞,徵收賦稅
4.君將哀而(生)之乎 形容詞作動詞,使……活下來
5.而鄉鄰之生(日)蹙 名詞作狀語,一天天
6.殫其地之(出) 動詞作名詞,指地裡的收成
7.竭其廬之(入) 動詞作名詞,指家裡的存糧
8.(時)而獻焉 名詞作狀語,到(規定獻蛇)的時候
9.退而(甘)食其土之有 形容詞作狀語,滋味甘甜


創作背景

  柳宗元所處的時代,是唐王朝由盛到衰的歷史轉折時期。公元755年安祿山之亂後,中央政權與藩鎮不斷鞏固自己的勢力,對人民加重賦稅。史書記載:中唐賦多而重,除法定的夏、秋兩稅外,加征種種苛稅。繁重的苛捐雜稅,使勞動人民苦不堪言,如再遇天災,無疑雪上加霜,他們紛紛逃亡、流浪,以至十室九空。柳宗元在唐順宗時期,參與了以王叔文為首的永貞革新運動。因反對派的強烈反抗,革新運動一百四十多天後失敗,順宗退位,王叔文被殺,柳宗元貶為永州(今屬湖南)司馬。在永州的十年期間,柳宗元大量地接觸下層,目睹當地人民「非死則徙爾」的悲慘景象,感到有責任用自己的筆來反映橫徵暴斂導致民不聊生的社會現實,希望最高統治者能借此體察民情,推行善政。柳宗元看到「永州之野產異蛇」,聽到有蔣氏者「專其利有三世」的事例,他以進步的思想和身邊的素材構思了這篇《捕蛇者說》。

參考資料:

1、
劉旭/柳宗元《捕蛇者說》藝術探賞/文學教育/2015年

2、
袁行霈.中國文學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216

璧忔瀽

浣滆€他細浣氬悕

銆€銆€钂嬫曤鍦ㄨ嚜榪頒腑鎖愬埌鈥滆嚜鍚炬曤涓變笘灞呮槸涔★紝縐簬浠婂假鍗佸照鋨o紝鑰屼埂閭諱莿鐢熸棩韞欌€濄€傝繖閱屻鐨勉€滃假鍗佸照鈥濂紝鐫囩殑鏄捍鐜勫畻澶┼疊涓湡錛?46鈥?50錛綏埌鍞愬瀹楀崖鍜岸垵鏈燂紙805鈥?10錛夎繖涓€孌墊椂闀淬€傚渜榪欐鏃墮輗閱岋紝鎴樹貢棰戠帚錛岸廳鍚庡發鐢熻繃瀹綏彶涔嬩貢銆佸鍚愯晝鐨勤垬濱齋€佹湵娉氬彌涔辯瓅絳多紝鍏ㄥ浗鎴峰彝閿愬噺錛屾湞寤烽殢鎰忏璁劇◣鏀跺畼錛岸褲嬪悕鐩紝鏃х◣鍔豹柊紼峬紝鏃豹湁闄愬埠錛屼嬌濱烘皯鐨劇墿鎷呮棩鐩婂姞閱嶄€傚敖綆〞渜鍞愬痙瀹楀緩涓崖騫達紙780錛夐甯林簡涓ょ◣娉曪紙鍒骨銆佺涓ゆ濱ょ◣錛岸嵇璇炬枃涓鐨勉€滃照璧嬪叾濱屸€濂級錛岸苟鏄庢枃瑙勫畾鈥滄暍鍦ㄤ袱紼庡鍔豹暃涓€鏂回挶錛屼互鏋倨磣璁衡€濂紝浣嗚繖涓嶈繃鏄楠屋櫨濮划殑鎵嬫錛屼簨瀹炴濡傞綿璐芥塈璇達細鈥滃ぇ鍘嗕腑渚涘啗銆佽繘濂變莿綾伙紝鏃二敹鍏ヤ袱紼峬紝浠婁簬涓ょ◣涔嬪錛岸鍙堝苟瀛叢€濂紱鍙堣鍔犵◣鏃垛€滆瘡鎖曠殕璋撴潈瀹滐紝鎮變護濱嬫瘯鍋滅艦銆傛伅鍏靛凡涔他紝鍔犵◣濡傚垵鈥濄€備漢姘賊渜閱嶈祴閫艱揩涓嬮€富線浠栦埂錛屼絾鎮嶅悘浠嶄笉鏀捐繃錛屸€滄湁嫻佷骸鍒欐憡鍑猴紙鐢卞瓨鐣欐垌鍏卞俔璐熸媴錛多紝宸查噸鑰呮劑閱嶁€濄€備粠榪鬱塞鎯喋喌鏉ョ湅錛?a href="http://so.timetw.com/author_646.aspx" target="_blank">鏌沖畻鍏?/a>鈥滆祴鎖涗莿姣拾湁鐢氡槸錏團€濈殑璁烘柇鏄畬鍏ㄦ紜殑銆?/p>

銆€銆€絎竴孌碉紙1錛夎繖鏄綔鑰呰緗殑涓€涓偓蹇碉紝涓轟笅鏂囧煁涓嬩紡綰匡紝罐屋ず濱骨綋鏃剁殑涓栦芄榪樻湁姣旀瘨錏呸洿姣掔殑涓滆タ錛屼嬌璇昏€呬駭鐢爨簡鎬ュ垏璇諱笅鍘葷殑鎰挎湜銆骨紙2錛夎繖涓€孌甸噸鍦ㄥ啟姣掕泧涔嬧€滃紓鈥濂紝浠庝笁涓柟闈一姞浠ユ弿緇橈細涓€鏄鑹蹭莿寮骨紝濱屾槸姣拾€т莿寮骨紝涓倨槸鐢ㄩ€旆莿寮骨紝鍙互鐢ㄦ撒娌繪劑楹婚銆佹墜鑴氥€佽剸鑲褲€佹伓鼎紝娑堥櫎鍧忔鐨劇倢鑲多紝鏉€姝諱漢浣撳唴鐨勫瘎鐢熻欑銆傚洛鑰出殗甯濆發甯富懡浠わ紝涓€騫村緛涓ゆ錛岸螭浠ユ姷娑堝簲濱ょ殑縐熹◣錛岸洛姝や粠閭d互鍚庘€滄案涔嬩漢濱綏璧扮剦銆滀€浸綔鑰喋彧鐢ㄢ€滀簤濂旇蛋鈥浸笁瀛楋紝灝辨婀姘稿窞鑭懼濱綏廳鎮愬悗錛屼笉杈炱姵襻︼紝鍐拾鎹疊泧鐨勤粲鏅樉紺哄嚭鏉ヤ簡銆?/p>

銆€銆€絎簩孌典粠鈥滄湁钂嬫曤鑰咒€濆埌鈥滃張瀹倨暍姣掕€垛€濄€傚寘鎷?銆?銆?涓變釜灝忔錛屾槸鍏ㄦ枃鐨勯噸蹇寇€?/p>

銆€銆€鐢扁€滃紓錏團€濆紩鍑轟簡涓諱漢鍏€滄崟錏囪€咒€濃€斺€旇拫姘忋€傚廳鍐欒拫姘仁笁浠f崟錏淵莿鈥滃埲鈥濂紝緇ц€岸啟鎹疊泧涔嬧€滃鈥濃€斺€斺€滃恿紲栤€濄€€滃恿鐖垛€濄€€滃恿鈥浸笁浠f湁鐨勉€滄濱庢槸鈥濂紝鏈夌殑鈥滃嚑姝昏€呮暟鋨b€浸竴涓€滀笖鏇扳€濂紝灝骨啟鈥滃埲鈥濊漿涓哄啟鈥滃鈥濂紝鍐嶇敤钂嬫曤鐨動鎯咒€滆矊襻ョ挌鎴氣€濇瀨鍏剁敓鍔ㄥ湴鍐欏嚭濱嗏€滄崟錏團€濆苟闈炱ソ濱嬶紝鈥滀簤濂旇蛋鐒夆€濆疄灞炴棤濂堬紝瀛楅噷琛岄輗錛屾繁鍚偛襻︺€傚彧鈥滆▓涔嬭矊鐢氡垰鑰咒€浸竴鍙ワ紝渚挎婀浠枻洖棣枻線濱嬶紝鎮茬棝鍦ㄥ績錛岸搥褰簬鑹茬殑鎯呮€佸媯鍕掍簡鍑烘撒銆傛梅鏄庢槸澶囧彈姣掕泧涔嬭瑾錛岸嵈璇寸嫭濱崟錏淵莿鍒┼紝鍦ㄨ繖鏋佷負鋨兌浘鐨勫鍐典腑錛屾洿瑙佸叾鍐喋績鐨勯咩妤氥€?/p>

銆€銆€濱庢槸浣滆€呮帴涓嬫撒璇達紝鈥滀綑鎮蹭莿錛屸€浸笖鏇幫細鈥滆嫢姣掍莿涔峬紵浣欏曉鍛婁簬鑾呬簨鑰他紝鏇磋嫢褰癸紝澶嶈嫢璧嬶紝鍒欏浣曪紵鈥濆渜涓鴻拫姘忕殑涓嶅垢閬大鎮茬棝鐨勫俔鏃訛紝濂藉績鍦版彁鍑轟簡涓€涓В鑴卞嵄闄┼殑鍔炴磣銆傝繖鍑豺彝璇濆彝瀛愮畝鋨紝璇皵鎬ヤ績銆傝€屼笖榪炵敤濱嗕笁涓€滆嫢鈥濂紝琛ㄦ梅鈥滀綑鈥濇槸闈一闈一湴涓庤拫姘仁氦璋堬紝鎬佸害鏄瘹鎮崇殑錛岸府鍔┼鏂圭殑蹇寫粲鏄€ュ垏鐨徹紝鍔炴磣涔爨技鍒囧疄鍙銆?/p>

銆€銆€鍙嚭涔庢剩鏂欑殑鏄拫姘忏苟娌℃湁鎺ュ彈錛屼曲鈥滃ぇ鎴氾紝奼扐鍑烘稌鏇扳€︹€︹€濊拫姘忕殑榪欑暘璇濇€佸害鍚屾牁鎮沖垏錛屻姘旆篃鍗佸垎鑲畾錛屻〃鏄庝簡姣掕泧鍙€曪紝浣嗚祴鎖涗莿姣拾洿鍙€曘€?/p>

銆€銆€榪欒瘽鎬庝菤璁插憿錛熻拫姘忚濱嗚繖鍑豺眣鎰忔€濂細

銆€銆€涓€灞傛剩鎬濇槸钂嬫曤紲枻瓩涓變唬鍦ㄨ繖涓湴鏂逛綇濱骨假鍗佸嚑騫翠簡錛屼翰鐪艱鍒板俔鏉戜漢鐨勯伃閬回胥浠殑鐢熸椿涓€澶┼瘮涓€澶┼獦榪紝浠栦滑鈮婄敯閱出殑鍑轟駭鍏ㄩ儴鎷垮嚭錛屾婀瀹墮噷鐨勤敹鍏ュ夬閮ㄧ敤灝斤紝涔爨氦涓嶅縐熻祴錛岸彧寰楀摥鍙風潃杈楄漿榪佸緳錛岄ゥ娓翠氦榪€岸€拾瘷鍦ㄥ湴錛岄《鐫€鐙傞罐撮洦鐨劇鍑伙紝鍙屋潃涓ュ瘨閰鋒殤鐨動厧鐔紝鍛煎惛鐫€甯︽瘨鐨動柅姘旓紝甯稿父鏄鍘葷殑濱轟竴涓帇涓€涓€備粠鏶嶅拰鎴戠垌鐖蜂綇鍦ㄤ竴璧風殑濱哄錛出幫鍦ㄥ嶮鎴峰綋涓毦寰楁湁涓€鎴蜂簡錛涘拰鎴戠埠濱蹭綇鍦ㄤ竴璧風殑濱哄錛出幫鍦ㄥ嶮鎴峰綋涓毦寰楁湁涓や笁鎴蜂簡錛涘拰鎴戜竴璧蜂綇濱骨嶮濱岸勾鐨蹺漢瀹訛紝鐜板渜鍗佹垌褰撲腑闅懼緱鏈綏涑濱旀垌濱嗐€傞偅濱涗漢瀹朵笉鏄緇浸簡灝辨槸榪佽蛋濱嗐€傝€屾垛鍗寸敳濱庢崟錏囪€出嫭鑷瓨媧諱笅鏉ャ€傘€婃煶鏂呸寶瑕併€嬪紩褰曚簡鏋楄タ鍐蹭竴鏂囷紝綆箋竴絎斿捍浠g殑璧嬬◣璐︼細鈥滄寧鍞愬彶錛岸崖鍜岸勾闀達紝鏉庡悏鐢弄銆婂浗璁¤杽銆嬩芄鑷沖瀹楋紝闄よ棭闀囪閬撳錛出◣鎴鋒瘮澶┼疊鍥涘垎鍑仁笁錛岸ぉ涓嬪叺浠扮稃鑰他紝姣斿ぉ瀹浸笁鍒骨涓€錛岸ぇ鐜淵簩鎴瘋祫涓€鍏碉紝鍏舵按鏃辨塈浼わ紝闈炴椂璋富發錛屼笉鍦ㄦ鎖幫紝鏄皯闀翠莿閱嶆暃闅懼牚鍙煡錛屻€岸瓙鍘氫莿璋案宸烇紝姝e綋鍏舵椂涔燂紟鈥濆洛鋨ユ枃涓塈璦€錛屻嚜鏄疄褰曘€?/p>

銆€銆€絎簩灞傛剩鎬濇槸錛氶偅濱涘縛罐寸殑瀹樺悘鍒頒埂涓嬪偓縐熼€肩◣鐨勤椂鍊欙紝鍒板鐙傚懠涔卞螭錛岸埌澶勫柿闀歸獨鎵幫紝閭g鍚撲漢鐨勤皵鍔匡紝灝辮綽楦$姮涔爨笉寰楀番瀹觥紟鑰屻繖鏃朵曲灝忏績緲肩考鍦拌搗鏉ョ湅鐪嬭嚜宸辯殑鐵︾綈錛岸彧瑙佹崟鏉ョ殑錏囪繕鍦紝渚垮螭浠ユ斁蹇富湴韜轟笅濱嗐€備曲緇骨績鍦板杺鍏昏泧錛岸埌瑙勫畾鐨勤椂闀存婀瀹富綋縐熹◣緙翠芄鍘匯€傚洖鏉ュ悗錛涘氨鑳界編緹庡湴濱敤鑷繁鐢伴噷鐨勫嚭濱э紝瀹綏害宀佹湀銆?/p>

銆€銆€絎笁灞傛剩鎬濇槸錛氳繖鏍風湅鏉ワ紝涓€騫村綋涓曲鍐掔敓鍛藉嵄闄┼湁涓ゆ錛屻€岸叾浣欑殑鏃墮輗灝卞螭浠ュ潶鐒跺揩涔愬湴榪呸棩瀛愶紝銆傚虖鍍仁埂閭諱滑澶┼ぉ閮藉彈鐫€姝諱骸鐨勫▉鑳佸憿錛熷嵇浣跨幫鍦ㄥ洛鎹疊泧鑰屼撫鐢燂紱姣旇搗涔¢胥浠撒錛屼篃鏄悗姝諱簡銆傚虖榪樻暍鎬ㄦ倉鎹疊泧榪鬱釜宸嬌鐘紵

銆€銆€钂嬫曤鐨劇繖涓€鐣瘽錛屼互浠栤€滀互鎹疊泧鐙瓨鈥濆拰涔¢胥浠€滈潪姝誨垯寰欌€濈溮瀵規瘮錛屼互浠栤€滃紱鐒惰€岸崸鈥濆拰涔¢胥浠曉鍙楁倣鍚忚鎵扮溮瀵規瘮錛屼互浠栦竴宀佷莿鐘鑰呬簩鈥濆拰涔¢胥浠€滄棪鏃︽湁鏄€濈溮瀵規瘮錛屻鏄庢崟錏淵莿涓嶅垢錛出『瀹炩€滄泅襻ュ鍚捐祴涓嶅垢涔嬬挌涔熲€濄€傚螭瑙佷曲鍦ㄨ榪頒笁浠d漢鍙楄泧姣掍莿瀹蟲椂鈥滆矊襻ョ挌鎴氣€濂紝鑰岸綋鍚簡瑕佹反澶嶄曲鐨劇祴紼庢椂鍗粹€滃ぇ鎴氾紝奼扐鍑烘稌鈥濆湴鎮蟲眣銆傚畬鍏ㄦ槸鍑轟簬鐪熸粲銆傝拫姘忕殑璇濂紝鍙戣嚜鑲鴻厬錛岸甫鐫€琛€娉紝鍚撒鎬庝笉浠や漢蹇冪錛?/p>

銆€銆€浣滆€喋渜鏂囩碔鐨動涓夐儴鍒嗭紝涔熷氨鏄粨灝句竴孌佃錛氣€滀綑闀昏€屾劑鎮測€濂紝姣斿惉钂嬫曤璁蹭竴瀹朵漢鐨劇瑾闅炬椂鏇村姞鎮茬棝濱嗭紟鎯沖埌鑷繁榪囧幓瀵瑰瓟瀛愭塈璇磋鈥滆嫑鏀跨寷濱庤檸鈥濊繖鍙ヨ瘽榪樻湁鎵€鎬€鼎戲紝鐜板渜浠庤拫姘忔塈璋堡殑鎯喋喌鐪嬫撒錛屻繖璇濇槸鍙俊鐨勩€傝皝鋨ラ亡璧嬬◣瀵逛漢姘戠殑姣掑褲熸瘮姣掕泧榪樿涓ラ噸鍛紒濱庢槸鍐鬱簡銆婃崟錏囪€呰銆嬭繖綃呸枃褲狅紝涓虹殑鏄閭d塞瑙傚療姘戜織鐨蹺漢鋨ラ亡襻溳噸鐨劇祴紼庣稃鑰佺櫨濮撻€豹垚鐨動侚闅俱€?/p>

銆€銆€鍦ㄥ夬鏂囪繖鍙欒堪杈硅璁洪輗鎴栨姃鎯呯殑鍐欐磣涓紝鏈€鍚庤繖涓€鐣璁猴紟紜疄璧峰埌濱嗙繕榫欑偣鐫兌殑浣滅敤錛庡鏋滆鈥滆嫑鏀跨寷濱庤檸鈥濆己璋冪殑鏄竴涓€滅寷鈥濆瓧錛岄偅涔壟湰鏂囧氨鞝ф墸涓€涓€滄瘨鈥濆瓧錛屾棦鍐鬱簡錏呸瘨錛岸張鍐鬱簡璧嬫瘨銆傚苟涓旆互鏶嶈€呰∥鎵樺悗鑰呫€傚緱鍑衡€滆祴鎖涗莿姣扛€濈挌濱庤泧姣掔殑緇攪銆?/p>

銆€銆€鏈枃鍦ㄥ啟浣滄墜娉晨柟闈紝闄や簡瀵規瘮銆佽∥鎵樼殑澶ч噺榪愮敤鍙婂崚褲犵偣鏄庝富棰樺錛岸钂嬫曤榪鬱竴涓漢鐗┼殑鎖忕粯涔熸槸鏋佸瘜鐗硅壞鐨勩€傜壒鍒槸浠栦笉鎰挎剩涓二匝鐘鎹疊泧榪鬱竴宸嬌鐨勫ぇ孌電敵榪幫紝璁插緱鏄棦鏈綏哄浣撲簨瀹烇紝鍙壟湁紜垏鎖板瓧錛淚棦鏈倨塈闀繪塈瑙觥紝鍙壟湁涓漢鍒囪韓鎰熷彈錛淚棦鏈夌紲栬緢杈堡殑緇忏卷錛岸張鏈倨鏃舵鍒葷殑鎯蟲磣錛淚棦璁茶堪濱嗚嚜瀹朵漢鐨蹺笉騫革紝鍙堣瘔璇翠簡涔¢胥浠殑襻」毦錛氫笉浠呬嬌濱虹湅鍒頒簡涓€騫呯粺娌昏€呮i寰佹毚鎖涗笅鐨動ぞ浼氧敓媧誨浘鏅紝涔熻濱烘斀鍒版濱虹殑闊沖浣攪矊瀹涘渜鐪煎墠錛屾湁琛€鏈夎朝錛出敓鍔ㄤ紶紲拙€?/p>

銆€銆€鍏ㄦ枃澶勫榪愮敤瀵規瘮錛氡崟錏囪€呬芽綰崇◣鐨勫姣旓紝 鎹疊泧鑰呯殑鍗遍櫓涓庣撼紼庝莿娌夐噸鐨勫姣旓紝鎹疊泧鑰呬芽涓嶆崟錏囪€他紙钂嬫曤涓庝埂閭伙級鐨勫姣斺€斺€斿假鍗佸勾鏉ュ瓨濱$殑瀵規瘮錛屾倣鍚忔撒鍚句埂鏄垛鍜屼埂閭誨彈鎵扮殑鎯喋喌錛屼竴騫村彈姝諱骸濞佽儊鐨勤鎖板拰鍗充嬌姝諱簬鎹疊泧涔熷凡姝諱簬涔¢胥涔嬪悗絳倨粲鍐點€傞矞鏄庣殑瀵規瘮娣卞埢鍦版彮紺轟簡鈥滆祴鎖淚瘨濱庤泧鈥濊繖涓€涓績銆?/p>

銆€銆€鏂囩碔閫氳繃鎖泉姘稿窞鑭懼鍦ㄥ皝寤哄畼鍚忕殑妯緛罐存暃涓嬪鐮翠漢濱$殑鎮叉儴閬大錛屾湁鍔涘緱鎺ц瘔濱嗙ぞ浼氬悘娌葷殑鑵愯觸錛屾洸鈮樺緱鍙嶆槧濱嗚嚜宸卞溧鐫佹敼闈┼殑鎰挎湜銆?/p>

鏈〉鍐喋鎖寸悊鑷繡緇滐紙鎴栫敳鍖垮悕緗賊弸涓婁紶錛多紝鍘爨綔鑰喋凡鏃豹磣鑰太瘉錛出增鏉富綊鍘爨綔鑰呮塈鏈齋€?a style=" color:#919090;" href="http://www.timetw.com/">鏈珯鍏嶈垂鍙賊竷浠呬稯瀛︿範鍙傝€津紝鍏惰鐐逛笉浠h〃鏈珯褲嬪滿銆傜珯鍔¢者綆憋細service@timetw.com

寫作特點

  一、使用襯托突出重點

  第一部分即是第一自然段,重點突出了永州之蛇的特點。開頭至「無御之者」,極力刻畫出蛇的毒性異常,令人聞之色變。接下來至「殺三蟲」寫出了蛇的功用異常。而這也是造成永州捕蛇者命運悲劇的重要原因:封建統治者徵集異蛇,每年徵收兩次,可以抵消應繳納的租稅。作者僅用「爭奔走」三個字,就寫出了永州百姓爭先恐後、冒死捕蛇的情形。百姓懼怕原因即繁重的賦役。

  文本寫毒蛇之害以襯托重賦苛政之害。捕蛇以抵賦,蔣氏之祖、父死在這上頭,而蔣氏卻甘願幹此差事,襯托出「賦斂之毒有甚於蛇毒」。 

  二、使用對比表現主題

  第二部分從「有蔣氏者」到「又安敢毒邪」,是寫捕蛇者自述悲慘遭遇,筆法曲折。是全文的重心。先說蔣氏「專其利三世矣」,但這是以他祖父、父親的死於非命和自己的九死一生為代價的,不能不說是一大諷刺。既然這樣,好心的作者準備幫他解決困境。出人意料的是,蔣氏「大戚」,並「汪然出涕」,開始了沉痛的陳述。蔣氏的這番話大致有以下幾層意思:一是恢復他的賦役將會使他遭遇更大的不幸;二是蔣氏祖孫三代在這個地方居住長達六十年,親眼看到同村的人因為繳納賦稅,背井離鄉甚至十室九空,而只有自己因為捕蛇才得以僥倖生存下來;三是凶暴的官吏到鄉下催租逼稅時飛揚跋扈,到處叫囂,到處騷擾,弄得雞犬不寧;四是說自己願意一年當中冒兩次生命危險去換取其餘時間的安樂。

  蔣氏的這番話,主要運用了對比的手法。以他「以捕蛇讀存」和鄉親們「非死則徙」相對比;以他「弛然而臥」和鄉親們的驚恐相對比;以他「一歲之犯死者二」和鄉鄰「旦旦有是」相對比,說明捕蛇之不幸,確實「未若復吾賦不幸之甚也」。

  文章從多角度進行對比,從各層面揭示了嚴重的社會問題。死亡與生存的對比:文章以其鄉鄰60年來由於苛賦之迫而「非死則徙」的遭遇與蔣氏「以捕蛇獨存」的狀況作對比,觸目驚心地表明「賦斂之毒有甚於蛇毒」。鄉鄰的痛苦是「旦旦有是」;而蔣氏「一歲之犯死者二焉」。諸多對比有力地突出了文章主題。

  《捕蛇者說》敘事開篇,因事而感,因感而議。柳宗元由異蛇引出異事,由異事導出異理,即由蛇、征蛇、捕蛇、捕蛇人、捕蛇者說依次刻畫描寫,以蛇毒與賦斂之毒相對舉而成文。全文先事後理、因前果後,處處設比,文風委婉曲折,波瀾縱橫,脈絡清晰,層層遞進。閱讀本文時應注意行文的曲折和卒章顯志,對比的寫法。

  三、使用議論、抒情表達寫作目的

  第三部分即文章結尾段,是議論和抒情的完美結合。作者聽完蔣氏的話後,深受震動。引用孔子的話可謂恰到好處,由「苛政猛於虎」類推出「孰知賦斂之毒有甚於蛇毒乎」這一結論,並且用「蛇毒」襯托「賦毒」。「故為之說,以俟乎觀人風者得焉」則是作者寫作此文的根本目的。從中可看出作者的無奈:自己如今位卑權輕,無能為力,只有寄希望於那些視察民風的封建官員。讀來倍感憤懣。

參考資料:

1、
劉旭/柳宗元《捕蛇者說》藝術探賞/文學教育/2015年

主題思想

  《捕蛇者說》主題思想即賦斂之毒有甚於蛇毒

  柳宗元生活於唐王朝由盛到衰的時代,經過了「安史之亂」,社會各種矛盾異常尖銳複雜。統治者為了籌措軍費和滿足個人揮霍,加緊了對人民的橫徵暴斂,增加鹽稅、間架稅(房稅)、貨物稅等。

  由於稅上加稅,「故農人日困,末業日增」,「愁怨之聲,盈於遠近」。大批農民紛紛逃亡,社會生產日益凋蔽。貞元二十一年亦即永貞元年(公元805年),唐順宗李誦即位,王叔文被重用。

  柳宗元二十九歲作監察御史在京任職期間,就參加了以王叔文為首的進步知識分子的」政治集團「。王叔文受重用,柳宗元也被提升為禮部員外郎。王叔文,柳宗元等依靠順宗的支持,著手改革弊政,減輕賦稅,禁止宮市,釋放宮女,懲辦惡吏,選用賢臣。

  可是因為反對派的強烈反抗,這場革新運動僅進行了一百四十多天就以失敗而告終。結果順宗退位,王叔文被殺,柳宗元被貶為邵州刺史,他又改貶為永州司馬。《捕蛇者說》就是柳宗元謫居永州時寫的。柳宗元被貶之後,仍然堅持他革新政治的主張,他曾說「雖萬受擯棄,不更乎內」,因此仍極不滿於唐王朝的重賦繁稅,希望減輕人民負擔。柳宗元被貶謫後,與下層人民有所接觸,對民間疾苦有所瞭解,且看到「永州之野產異蛇」,聽到「有蔣氏者,專其利三世矣」之類的事跡,因此能以進步的政治觀點為指導,為實際生活為素材加以構思。

  柳宗元寫《捕蛇者說》,旨在說明「 賦斂之毒有甚於蛇毒」 。文本借事明道,溶理於事,因事說理,以蛇毒與賦毒相對舉而成文。

參考資料:

1、
徐應佩、周溶泉.捕蛇者說》的藝術構思 [J].破與立 ,1978-8.

藝術構思

  作者以「蛇」為導引,步步深入地展開文字。全文以蛇開篇,至蛇收束,其中按照產蛇、募蛇、捕蛇,到捕蛇者、捕蛇者說的順序步步遞進,最後得出結論。雖然題為「捕蛇者說」,卻不徑從蔣氏敘起,而從「永州之野產異蛇」下筆。

  寫蛇,飾之以「異」,使人醒目動心,便於為下文決口導流。寫蛇之「異」,由外及內,從形到質。寫性之異,一為有劇毒:「觸草木,盡死;以嚙人,無御之者」。「盡死」 、「無御」極言蛇毒之烈。

  一為大利:可以去毒療瘡治病。寫性異,分出相對立的大毒大利兩支,再以「賦」將這兩支紐結起來。因有大利,才會造成「太醫以王命聚之」。蛇能治病,為醫家所重,為太醫所重,更見其功效之大。正因為被皇家的醫官重視,才會「以王命聚之」 。「王命聚之」,不僅說明蛇有大用,也反映了蛇有劇毒,一般地求之不得,買之不能,非以最高權力的「王命」不可。

  可是,雖令出於帝王,也不過「歲賦其二」,仍然不容易得到,這更顯示了人們害怕毒蛇的程度。正因為皇家既要蛇,又不易得到蛇,才迫使官府採取「當其租入」的辦法。租,是王室賴以活命之本;蛇,乃王室藉以保命之物。納租,屬於王事;征蛇,出於王命。由於蛇和租在王家的利益上一致,這才出現了「 當其租入」的措施,將兩種本來毫不相關的事物聯結起來。這一聯結,也就為永州人冒死捕蛇埋上了伏線,為將蛇毒與賦毒比較立下了張本。

  作者就是循著這樣的思路,由異蛇引出異事,由異事導出異理——由蛇寫到捕蛇,由捕蛇者寫到捕蛇者說,先事後理,因前果後,脈絡請晰,層層遞進。作者以「蛇毒」為陪襯,通過反覆對比揭示主題。

參考資料:

1、
劉旭/柳宗元《捕蛇者說》藝術探賞/文學教育/2015年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