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馬川行奉送出師西征 / 走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岑參


走馬川行奉送出師西征 / 走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

作者:岑參

朝代:唐代



君不見走馬川行雪海邊,平沙莽莽黃入天。
輪台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隨風滿地石亂走。
匈奴草黃馬正肥,金山西見煙塵飛,漢家大將西出師。
將軍金甲夜不脫,半夜軍行戈相撥,風頭如刀面如割。
馬毛帶雪汗氣蒸,五花連錢旋作冰,幕中草檄硯水凝。
虜騎聞之應膽懾,料知短兵不敢接,車師西門佇獻捷。

作品關鍵字:-唐詩三百首-初中古詩-邊塞-送別-寫風-寫馬-讚美-將士


作者簡介:

岑參

  岑參(cen shēn)(約715年—770年),漢族,原籍南陽(今屬河南新野),遷居江陵(今屬湖北),是唐代著名的邊塞詩人,去世之時56歲。其詩歌富有浪漫主義的特色,氣勢雄偉,想像豐富,色彩瑰麗,熱情奔放,尤其擅長七言歌行。現存詩403首,七十多首邊塞詩,另有《感舊賦》一篇,《招北客文》一篇,墓銘兩篇。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您難道不曾看見嗎?那遼闊的走馬川緊靠著雪海邊緣,茫茫無邊的黃沙連接雲天。
輪台九月整夜裡狂風怒號,到處的碎石塊塊大如斗,狂風吹得斗大亂石滿地走。
這時匈奴牧草繁茂軍馬肥,侵入金山西面煙塵滾滾飛,漢家的大將率兵開始征西。
將軍身著鎧甲夜裡也不脫,半夜行軍戈矛彼此相碰撞,凜冽寒風吹到臉上如刀割。
馬毛掛著雪花還汗氣蒸騰,五花馬的身上轉眼結成冰,營幕中寫檄文硯墨也凍凝。
敵軍聽到大軍出征應膽驚,料他不敢與我們短兵相接,我就在車師西門等待報捷。

註釋
1走馬川:即車爾成河,又名左未河,在今新疆境內。行:歌的一種體裁。封大夫(da fū):即封常清,唐朝將領,蒲州猗氏人,以軍功擢安西副大都護、安西四鎮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後又升任北庭都護,持節安西節度使。西征:一般認為是出征播仙。
2走馬川行雪海邊:一作「走馬滄海邊」。雪海:在天山主峰與伊塞克湖之間。
3輪台:地名,在今新疆米泉境內。封常清軍府駐在這裡。
4匈奴:借指達奚部族。《新唐書·封常清傳》:「達奚諸部族自黑山西趣(趨)碎葉,有詔還擊。」
5金山:指天山主峰。
6漢家:唐代詩人多以漢代唐。 【漢家大將:指封常清,當時任安西節度使兼北庭都護,岑參在他的幕府任職。】
7戈相撥:兵器互相撞擊。
8五花:即五花馬。連錢:一種寶馬名。五花連錢:指馬斑駁的毛色。
9草檄(xi):起草討伐敵軍的文告。
十短兵:指刀劍一類武器。
⑾車師:為唐北庭都護府治所庭州,今新疆烏魯木齊東北。蘅塘退士本作「軍師」。佇:久立,此處作等待解。獻捷:獻上賀捷詩章。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全唐詩(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467

2、
於海娣 等.唐詩鑒賞大全集.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195-196

3、
蘅塘退士 等.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元曲三百首.北京:華文出版社,2009:31


鑒賞

  岑參的特點是意奇語奇,尤其是邊塞之作,奇氣益著。《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是奇而婉,側重在表現邊塞綺麗瑰異的風光,給人以清新俊逸之感;這首詩則是奇而壯,風沙的猛烈、人物的豪邁,都給人以雄渾壯美之感。詩人在任安西北庭節度判官時,封常清出兵去征播仙,他便寫了這首詩為封送行。

  為了表現邊防將士高昂的愛國精神,詩人用了反襯手法,抓住有邊地特徵的景物來狀寫環境的艱險,極力渲染、誇張環境的惡劣,來突出人物不畏艱險的精神。詩中運用了比喻、誇張等藝術手法,寫得驚心動魄,繪聲繪色,熱情奔放,氣勢昂揚。

  首先圍繞「風」字落筆,描寫出征的自然環境。這次出征將經過走馬川、雪海邊,穿進戈壁沙漠。「平沙莽莽黃入天」,這是典型的絕域風沙景色,狂風怒卷,黃沙飛揚,遮天蔽日,迷迷濛濛,一派混沌的景象。開頭三句無一「風」字,但捕捉住了風「色」,把風的猛烈寫得歷歷在目。這是白天的景象。

  「輪台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隨風滿地石亂走。」對風由暗寫轉入明寫,行軍由白日而入黑夜,風「色」是看不見了,便轉到寫風聲。狂風像發瘋的野獸,在怒吼,在咆哮,「吼」字形象地顯示了風猛風大。接著又通過寫石頭來寫風。斗大的石頭,居然被風吹得滿地滾動,再著一「亂」字,就更表現出風的狂暴。「平沙莽莽」句寫天,「石亂走」句寫地,三言兩語就把環境的險惡生動地勾勒出來了。

  下面寫匈奴利用草黃馬肥的時機發動了進攻,「金山西見煙塵飛」中「煙塵飛」三字,形容報警的烽煙同匈奴鐵騎捲起的塵土一起飛揚,既表現了匈奴軍旅的氣勢,也說明了唐軍早有戒備。下面,詩由造境轉而寫人,詩歌的主人公——頂風冒寒前進著的唐軍將士出現了。詩人很善於抓住典型的環境和細節來描寫唐軍將士勇武無敵的颯爽英姿。如環境是夜間,「將軍金甲夜不脫」,以夜不脫甲,寫將軍重任在肩,以身作則。「半夜軍行戈相撥」寫半夜行軍,從「戈相撥」的細節可以想見夜晚一片漆黑,和大軍銜枚疾走、軍容整肅嚴明的情景。寫邊地的嚴寒,不寫千丈之堅冰,而是通過幾個細節來描寫來表現的。「風頭如刀面如割」,呼應前面風的描寫;同時也是大漠行軍最真切的感受。

  「馬毛帶雪汗氣蒸,五花連錢旋作冰。」戰馬在寒風中奔馳,那蒸騰的汗水,立刻在馬毛上凝結成冰。詩人抓住了馬身上那凝而又化、化而又凝的汗水進行細緻的刻畫,以少勝多,充分渲染了天氣的嚴寒,環境的艱苦和臨戰的緊張氣氛。「幕中草檄硯水凝」,軍幕中起草檄文時,發現連硯水也凍結了。詩人巧妙地抓住了這個細節,筆墨酣暢地表現出將士們斗風傲雪的戰鬥豪情。這樣的軍隊必然無人能敵。這就引出了最後三句,料想敵軍聞風喪膽,預祝凱旋而歸,行文就像水到渠成一樣自然。

  全篇奇句豪氣,風發泉湧,由於詩人有邊疆生活的親身體驗,因而此詩能「奇而入理」,「奇而實確」,真實動人。

  全詩句句用韻,除開頭兩句外,三句一轉韻,這在七言古詩中是不多見的。全詩韻位密集,換韻頻數,節奏急促有力,情韻靈活流宕,聲調激越豪壯,有如音樂中的進行曲。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605-606

創作背景

  此作於公元754年(唐玄宗天寶十三載)或755年(天寶十四載),當時岑參擔任安西北庭節度使判官。這期間,封常清曾幾次出兵作戰。岑參對當時征戰的艱苦、勝利的歡樂,都有比較深的體會,曾經寫了不少詩歌來反映。這是岑參封常清出兵西征而創作的送行詩,與《輪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系同一時期、為同一事件、饋贈同一對像之作。

參考資料:

1、
於海娣 等.唐詩鑒賞大全集.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195-196

2、
蕭滌非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605-606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