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滁州西澗》韋應物


滁州西澗

作者:韋應物

朝代:唐代



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
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

作品關鍵字:-唐詩三百首-初中古詩-寫景-山水-抒情


作者簡介:

韋應物

  韋應物(737~792),中國唐代詩人。漢族,長安(今陝西西安)人。今傳有10卷本《韋江州集》、兩卷本《韋蘇州詩集》、10卷本《韋蘇州集》。散文僅存一篇。因出任過蘇州刺史,世稱「韋蘇州」。詩風恬淡高遠,以善於寫景和描寫隱逸生活著稱。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最是喜愛澗邊生長的幽幽野草,還有那樹叢深處婉轉啼唱的黃鸝。
春潮不斷上漲,還夾帶著密密細雨。荒野渡口無人,只有一隻小船悠閒地橫在水面。

註釋
1滁州:在今安徽滁州以西。西澗:在滁州城西,俗名稱上馬河。 
2獨憐:唯獨喜歡。幽草:幽谷裡的小草。幽,一作「芳」。生:一作「行」。
3深樹:枝葉茂密的樹。深,《才調集》作「遠」。樹,《全唐》注「有本作『處』」。
4春潮:春天的潮汐。
5野渡:郊野的渡口。橫:指隨意飄浮。

參考資料:

1、
人民教育出版社語文室.義務教育標準教科書·語文(七年級下冊) .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8:214

2、
孫望.韋應物詩集系年校箋.北京:中華書局,2002:204-205

3、
吉林大學中文系.唐詩鑒賞大典(七).長春:吉林大學出版社,2009:198-200


賞析

  這是一首寫景的小,描寫春遊滁州西澗賞景和晚潮帶雨的野渡所見。首二句寫春景、愛幽草而輕黃鸝,以喻樂守節,而嫉高媚;後二句寫帶雨春潮之急,和水急舟橫的景象,蘊含一種不在其位,不得其用的無可奈何之憂傷。全詩表露了恬淡的胸襟和憂傷之情懷。

  詩寫暮春景物。「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是說:詩人獨喜愛澗邊生長的幽草,上有黃鶯在樹陰深處啼鳴。這是清麗的色彩與動聽的音樂交織成的幽雅景致。暮春之際,群芳已過,詩人閒行至澗,但見一片青草萋萋。這裡幽草,深樹,透出境界的幽冷,雖然不及百花嫵媚嬌艷,但它們那青翠欲滴的身姿,那自甘寂寞、不肯趨時悅人的風標,與作者好靜的性格相契,自然而然地贏得了詩人的喜愛。這裡,「獨憐」二字,感情色彩至為濃郁,是詩人別有會心的感受。它表露了作者閒適恬淡的心境。王安石有「綠陰幽草勝花時」之句,寫初夏之景,與此同一立意。首句,寫靜;次句,則寫動。鶯啼婉囀,在樹叢深處間關滑動。鶯啼似乎打破了剛才的沉寂和悠閒,其實在詩人靜謚的心田蕩起更深一層漣漪。次句前頭著一「上」字,不僅僅是寫客觀景物的時空轉移,重要的是寫出了詩人隨緣自適、怡然自得的開朗和豁達。

  接下來兩句側重寫荒津野渡之景。景物雖異,但仍然循此情愫作展衍:「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這兩句是說:到傍晚時分,春潮上漲,春雨淅瀝,西澗水勢頓見湍急。郊野渡口,本來就荒涼冷漠,此刻愈發難覓人蹤。只有空舟隨波縱橫。「春潮」與「雨」之間用「帶」字,好像雨是隨著潮水而來,把本不相屬的兩種事物緊緊連在了一起,而且用一「急」字寫出了潮和雨的動態。結尾句。用「無人」一說明渡口的『「野」。二句詩所描繪的情境,未免有些荒涼,但用一「自」字,卻體現著悠閒和自得。韋應物為詩好用「自」字,「自」字皆可釋為「自在」「自然」之意,含有「自我欣賞」、「自我憐愛」的意蘊。「野渡」句當作如是解。捨此,便與一二句相悖謬了。這兩句以飛轉流動之勢,襯托閒淡寧靜之景,可謂詩中有畫,景中寓情。

  這首詩中有無寄托,所托何意,歷來爭論不休。舊注以為這首詩有政治寄托,說是寫「君子在下,小人在上之象」,蘊含一種不在其位,不得其用的無可奈何之憂傷,但過於穿鑿附會,難以自圓其說。有人認為「此偶賦西澗之景,不必有所托意」。實則詩中流露的情緒若隱若顯,開篇幽草、黃鶯並提時,詩人用「獨憐」的字眼,寓意顯然,表露出詩人安貧守節,不高居媚時的胸襟,後兩句在水急舟橫的悠閒景象中,蘊含著一種不在位、不得其用的無奈、憂慮、悲傷的情懷。詩人以情寫景,借景述意,寫自己喜愛和不喜愛的景物,說自己合意和不合意的事情,而胸襟恬淡,情懷憂傷,便自然地流露出來。 這首詩表達作者對生活的熱愛。

參考資料:

1、
孫望.韋應物詩集系年校箋.北京:中華書局,2002:204-205

2、
吉林大學中文系.唐詩鑒賞大典(七).長春:吉林大學出版社,2009:198-200

3、
倪其心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2:625-626

創作背景

  一般認為《滁州西澗》這首是唐德宗建中二年(781年)韋應物任滁州刺史時所作。他時常獨步郊外,滁州西澗便是他常光顧的地方。作者喜愛西澗清幽的景色,一天遊覽至滁州西澗(在滁州城西郊野),寫下了這首詩情濃郁的小詩。

參考資料:

1、
吉林大學中文系.唐詩鑒賞大典(七).長春:吉林大學出版社,2009:198-200

2、
倪其心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2:625-626

賞析二

  滁州,治所在今安徽滁縣。西澗,在滁州城西,俗名上馬河。此作於唐德宗建中二年(781),時韋應物出任滁州刺史。

  詩寫暮春景物。"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開頭二句是寫日間所見。暮春之際,群芳已過,詩人閒行至澗,但見一片青草萋萋。幽草,雖然不及百花嫵媚嬌艷,但它那青翠欲滴的身姿,那自甘寂寞、不肯趨時悅人的風標, 自然而然地贏得了詩人的喜愛。這裡,"獨憐"二字,感情色彩至為濃郁,是詩人別有會心的感受。它表露了作者閒適恬淡的心境。王安石有"綠陰幽草勝花時"之句,寫初夏之景,與此同一立意。首句,寫靜;次句,則寫動。鶯啼婉囀,在樹叢深處間關滑動。鶯啼似乎打破了剛才的沉寂和悠閒,其實在詩人靜謚的心田蕩起更深一層漣漪。次句前頭著一"上"字,不僅僅是寫客觀景物的時空轉移,重要的是寫出了詩人隨緣自適、怡然自得的開朗和豁達。

  接下來兩句,側重寫荒津野渡之景。景物雖異,但仍然循此情愫作展衍:"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到傍晚時分,春潮上漲,春雨淅瀝,西澗水勢頓見湍急。郊野渡口,本來就荒涼冷漠,此刻愈發難覓人蹤。只有空舟隨波縱橫。二句詩所描繪的情境,未免有些荒涼,但用一"自"字,卻體現著悠閒和自得。韋應物為詩好用"自"字。"欲囀不囀意自嬌",此寫鶯啼。"恬然自安流",此詠百川分流。這類"自"字皆可釋為"自在""自然"之意,含有"自我欣賞"、"自我憐愛"的意蘊。"野渡"句當作如是解。捨此,便與一二句相悖謬了。

  這兩句在結構安排上也很精當。"春潮帶雨晚來急",構成典型環境,與下文形成因果關係;"急"與"自"兩字互為照應,準確地傳達出詩人內心的情感意識,把客觀景物和抒情主體有機地融為一體。狀出難寫之景,達出難言之情。

  舊注以為這首詩有政治寄托,說是寫"君子在下,小人在上之象",過於穿鑿附會,難以自圓其說。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