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並序》李白


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並序

作者:李白

朝代:唐代


王屋山人魏萬,雲自嵩宋沿吳相訪,數千里不遇。乘興游台越,經永嘉,觀謝公石門。後於廣陵相見,美其愛文好古,浪跡方外,因述其行而贈是詩。 仙人東方生,浩蕩弄雲海。

仙人東方生,浩蕩弄雲海。沛然乘天游,獨往失所在。
魏侯繼大名,本家聊攝城。卷舒入元化,跡與古賢並。
十三弄文史,揮筆如振綺。辯折田巴生,心齊魯連子。
西涉清洛源,頗驚人世喧。采秀臥王屋,因窺洞天門。
朅來游嵩峰,羽客何雙雙。朝攜月光子,暮宿玉女窗。
鬼谷上窈窕,龍潭下奔潈。東浮汴河水,訪我三千里。
逸興滿吳雲,飄颻浙江汜。揮手杭越間,樟亭望潮還。
濤卷海門石,雲橫天際山。白馬走素車,雷奔駭心顏。
遙聞會稽美,且度耶溪水。萬壑與千巖,崢嶸鏡湖裡。
秀色不可名,清輝滿江城。人游月邊去,舟在空中行。
此中久延佇,入剡尋王許。笑讀曹娥碑,沉吟黃絹語。
天台連四明,日入向國清。五峰轉月色,百里行松聲。
靈溪咨沿越,華頂殊超忽。石樑橫青天,側足履半月。
忽然思永嘉,不憚海路賒。掛席歷海嶠,回瞻赤城霞。
赤城漸微沒,孤嶼前嶢兀。水續萬古流,亭空千霜月。
縉雲川谷難,石門最可觀。瀑布掛北斗,莫窮此水端。
噴壁灑素雪,空濛生晝寒。卻思惡溪去,寧懼惡溪惡。
咆哮七十灘,水石相噴薄。路創李北海,巖開謝康樂。
松風和猿聲,搜索連洞壑。徑出梅花橋,雙溪納歸潮。
落帆金華岸,赤松若可招。沈約八詠樓,城西孤岧嶢.
岧嶢四荒外,曠望群川會。雲卷天地開,波連浙西大。
亂流新安口,北指嚴光瀨。釣台碧雲中,邈與蒼嶺對。
稍稍來吳都,裴回上姑蘇。煙綿橫九疑,漭蕩見五湖。
目極心更遠,悲歌但長吁。回橈楚江濱,揮策揚子津。
身著日本裘,昂藏出風塵。五月造我語,知非儓儗人。
相逢樂無限,水石日在眼。徒干五諸侯,不致百金產。
吾友揚子雲,絃歌播清芬。雖為江寧宰,好與山公群。
乘興但一行,且知我愛君。君來幾何時,仙台應有期。
東窗綠玉樹,定長三五枝。至今天壇人,當笑爾歸遲。
我苦惜遠別,茫然使心悲。黃河若不斷,白首長相思。


作品關鍵字:-送別-友人-歸隱-惋惜


作者簡介: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朝浪漫主義詩人,被後人譽為「詩仙」。祖籍隴西成紀(待考),出生於西域碎葉城,4歲再隨父遷至劍南道綿州。李白存世詩文千餘篇,有《李太白集》傳世。762年病逝,享年61歲。其墓在今安徽當塗,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


譯文

你個小傢伙,有仙人氣質,出生東方,卻像西方的神仙喜歡戲弄浩蕩雲海。
精神沛然,縱神天游,獨去獨往,家人也不知道你的去向。
你是魏侯家的子孫,繼承了他的大名,本家住在聊攝城。
你神態卷舒,出元入化,喜歡參拜古賢遺跡。
你十三歲就舞弄文墨,看經讀史,也是揮筆生花。
你口齒伶俐,辯論可以折服著名辯論家田巴生,和魯連子一樣。
你曾經西去洛陽等地,讓當地文人吃驚不小。
你在王屋山采氣煉功,窺奧入妙,一睹洞天門。
你也去過嵩山,遇到不少羽客道士。
清早就攜著月光子的素手,晚上就宿在玉女的窗前。
你曾經去鬼谷,賞其窈窕秀美,也到龍潭觀其眾流急奔。
現在有東渡汴河水,行走三千里來拜訪我。
滿懷逸興,觀賞吳雲,一路飄颻到了浙江岸。
揚帆揮手,海渡杭州與越州之間,在樟亭觀望海潮。
看驚濤怒卷海門巨石,看蒼雲橫垣天際青山。
浙江海潮如白馬疾拉的白車,聲如雷,迅馳而來,使人心駭顏變。
你又聽說會稽山水秀美,來到耶溪弄溪水。
會稽山水有萬壑千巖,崢嶸影像都投影在鏡湖裡。
那裡的秀色不可形容,江城灑滿清輝。
在水中行船如同人游月邊去,舟在空中行。
你在那裡逗留很久,然後入剡溪尋找王子猷與許詢等名人的遺跡。
你肯定笑著讀了曹娥碑,沉吟了許久蔡邕題的黃絹幼婦外孫齏臼評語,也一定知道那是絕妙好詞的意思。
天台山著連四明山,日落以後就入國清寺休息。
看見月亮圍繞五峰轉,古松百里,颯颯松聲如鳴琴。
沿靈溪看越國,華頂峰就顯得特別縹緲超忽。
山上有石樑橫躺在青天之上,人只得側足而行,起碼要花半個月。
你突然就想去看看永嘉,不怕海路遙遠。
揚帆掛席橫渡海灣,回頭看見赤城一片彩霞光。
赤城逐漸遠去消失,眼前又突現一高聳的孤嶼。
海水連續萬古流淌,孤嶼上高亭歷盡千年霜月。
縉雲河谷水急難渡,但那裡的石門最雄壯可觀。
瀑布似乎掛在北斗星上,不知道此水的源頭在那裡。
瀑布才山壁噴薄而下,如灑白雪,空空濛濛,白天也寒意遽然而生。
你有種,不懼惡溪的水險灘急,還想去看看惡溪是怎麼個惡法。
那惡溪,咆哮七十灘,水石相噴薄。
路是李北海李邑開的,巖是謝康樂鑿的。
到處是松風和猿聲,你卻一洞一壑地搜索看看住沒住神仙。
山徑出往梅花橋,雙溪合併與潮水融合一體。
到金華岸落帆,看到赤松子了嗎?
那裡有沈約題的八詠樓,城西邊孤峰高聳孤峰高聳在四荒外,曠望群川匯合。
雲卷天地開闊,波濤連天,似乎要席捲浙西。
新安江口亂流奔湧,北岸有個嚴光瀨。
那是嚴子光的釣台,聳立在碧雲中,邈然與蒼嶺相對。
後來你又到吳都,悠然到了姑蘇城。
從煙綿籠罩的九疑山樣的地方出來,突然看到五湖漭蕩如天。
目極心遠,悲歌長吁,李白你在那裡?
船回楚江濱,揮漿回到揚子津。
身著日本布裘,神態昂然出風塵。
五月份見到我,交談以後,我就知道你是個聰明人。
你我相逢,其樂無限,天天一起遊山玩水。
我徒然干謁諸侯,不致意於財產積累。
吾的朋友楊利物句如揚子江上的雲彩——飄逸瀟灑,愛好絃歌,日播清芬。
他雖為江寧太守,但是個山公一樣豪氣沖天的人。
我們乘興去拜訪他,讓他知道我喜愛你。
你以後還有機會來嗎?也許我們仙台有期。
你回到家裡,東窗邊的綠玉樹,一定又多長出三五枝枝。
你家北邊天壇山的人,一定會笑你,如此遲歸。
我們就要遠別了,寫首詩歌送你,表達我悲傷的心情。
我思念你的心就像黃河水永不斷歇。


評析

  根據裴斐的《李白年譜簡編》,此當作於公元754年(唐玄宗天寶十三載),當時李白送魏萬歸隱故鄉王屋山。王屋山位於河南省西北部的濟源市,是中國古代名山,也是道教十大洞天之首。此詩介紹了魏萬一生的戎馬生涯,同時表達了李白對魏萬遭遇的憤慨、無奈和惋惜之情。詩中「目極心更遠,悲歌但長吁」、「黃河若不斷,白首長相思」等句表達了作者對好友的留戀以及替好友感到惋惜之情,同時也蘊含著作者對當時社會的不滿情緒。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