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終南山》姚合


游終南山

作者:姚合

朝代:唐代



南山塞天地,日月石上生。
高峰夜留景,深谷晝未明。
山中人自正,路險心亦平。
長風驅松柏,聲拂萬壑清。
即此悔讀書,朝朝近浮名。

作品關鍵字:-寫景-寫山


作者簡介:

姚合

  姚合,陝州硤石人。生卒年均不詳,約唐文宗太和中前後在世。以詩名。登元和十一年(公元八一六年)進士第。初授武功主簿,人因稱為姚武功。調富平、萬年尉。寶歷中,(公元八二六年左右)歷監察御史,戶部員外郎。出任荊、杭二州刺史。後為給事中,陝、虢觀察使。與馬戴、費冠卿、殷堯藩、張籍游,李頻師事之。詩與賈島齊名,號稱「姚、賈」。仕終秘書監。合著有詩集十卷,《新唐書藝文志》及選王維、祖詠等十八人詩,為極玄集一卷,又摭古人詩聯,敘其措意,各有體要,撰詩例一卷,(均《唐才子傳》)並傳於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終南山高大雄偉,塞滿了整個天地,太陽和月亮都是從山中的石頭上升起落下。
當終南山其他地方都已被夜色籠罩時,高高的山峰上還留著落日的餘暉;
而當終南山其他地方都已經灑滿陽光時,深深的幽谷中還是一片昏暗。
終南山矗立在那兒不偏不斜,山中居住的人也和這山一樣爽直正派,雖然山路陡峭,崎嶇不平,但他們卻心地平坦,從不會有路險身危的感覺。
山高風長,長風吹動松柏,松枝松葉在風中呼呼作響,松濤迴盪在千山萬壑之間,十分清脆激越。
來到終南山見到如此險絕壯美的景色,我真後悔當初為什麼要刻苦讀書,天天去追求那些虛名浮利。

註釋
1終南山:秦嶺著名的山峰,在今陝西省西安市南。
2南山:指終南山。塞:充滿,充實。
3高峰夜留景:《全唐》此句下註:「太白峰西黃昏後見餘日。」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 .全唐詩(上)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933 .

2、
於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 :300 .


賞析

  此載於《全唐詩》第三百七十五卷。陝西師範大學文學研究所所長、博士生導師霍松林教授認為欣賞這首詩,必須緊扣詩題「游終南山」,切莫忘記那個「游」字。

  韓愈在《薦士》詩裡說孟郊的詩「橫空盤硬語,妥帖力排奡」。「硬語」的「硬」,指字句的堅挺有力。這首《游終南山》,在體現這一特點方面很有代表性。

  就實際情況說,終南儘管高大,但遠遠沒有塞滿天地。「南山塞天地」,的確是硬語盤空,險語驚人。這是作者寫他「游」終南山的感受。身在深山,仰望,則山與天連;環顧,則視線為千巖萬壑所遮,壓根兒看不見山外還有什麼空間。用「南山塞天地」概括這種獨特的感受,雖「險」而不「怪」,雖「誇」而非「誕」,非常「妥帖」。

  日和月,當然不是「石上生」的,更不是同時從「石上生」的。「日月石上生」一句,的確「硬」得出奇,「險」得驚人。然而這也是作者寫他「游」終南山的感受。日月並提,不是說日月並「生」;而是說作者來到終南,既見日昇,又見月出,已經度過了幾個晝夜。終南之大,作者遊興之濃,也於此曲曲傳出。身在終南深處,朝望日,夕望月,都從南山高處初露半輪,然後冉冉升起,這就像從石上「生」出來一樣。張九齡的「海上生明月」,王灣的「海日生殘夜」,杜甫的「四更山吐月」,都與此同一機杼。孤立地看,「日月石上生」似乎「誇過其理」(《文心雕龍·誇飾》),但和作者「游」終南山的具體情景、具體感受聯繫起來,就覺得它雖「險」而不「怪」,雖「誇」而非「誕」。當然,「險」「硬」的風格,使它不可能有「四更山吐月」「海上生明月」那樣的情韻。

  「高峰夜留景,深谷晝未明」兩句的風格仍然是「奇險」。在同一地方,「夜」與「景」 (日光)互不相容;作者硬把它們安排在一起,突出一個「奇」字。但細玩詩意,「高峰夜留景」,不過是說在其他地方已經被夜幕籠罩之後,終南的高峰還留有落日的餘輝。極言其高,又沒有違背真實。從《詩經·大雅·崧高》「崧高維岳,駿極於天」以來,人們習慣於用「插遙天」、「出雲表」之類的說法來表現山峰之高聳。孟郊卻避熟就生,抓取富有特徵性的景物加以誇張,就在「言峻則崧高極天」之外另闢蹊徑,顯得很新穎。在同一地方,「晝」與「未明」(夜)無法並存,作者硬把二者統一起來,自然給人以「險」的感覺。但玩其本意,「深谷晝未明」,不過是說在其他地方已經灑滿陽光之時,終南的深谷裡依然一片幽暗。極言其深,很富有真實感。「險」的風格,還從上下兩句的誇張對比中表現出來。同一終南山,其高峰高到「夜留景」,其深谷深到「晝未明」。一高一深,懸殊若此,似乎「誇過其理」。然而這不過是借一高一深表現千巖萬壑的千形萬態,於以見終南山高深廣遠,無所不包。究其實,略同於王維的「陰晴眾壑殊」,只是風格各異而已。

  「長風驅松柏」,「驅」字下得「險」。然而山高則風長,長風過處,千柏萬松,枝枝葉葉,都向一邊傾斜,這只有那個「驅」 字才能表現得形神畢肖。「聲」既無形又無色,當然不能看見它在「拂」。「聲拂萬壑清」,「拂」字下得「險」。然而那「聲」來自「長風驅松柏」,長風過處,千柏萬松,枝枝葉葉都在飄拂,也都在發聲。說「聲拂萬壑清」,就把萬頃松濤的視覺形象和萬壑清風的聽覺形象統一起來了。

  這六句詩插在這中間的兩句,以抒情為主。「山中人自正」裡的「中」是「正」的同義語。山「中」而不偏,山中人「正」而不邪;因山及人,抒發了讚頌之情。「路險心亦平」中的「險」是「平」的反義詞。山中人既然正而不邪,那麼,山路再「險」,心還是「平」 的。以「路險」作反襯,突出地歌頌了山中人的心地平坦。

  硬語盤空,險語驚人,也還有言外之意耐人尋味。讚美終南的萬壑清風,就意味著厭惡長安的十丈紅塵;讚美山中的人正心平,就意味著厭惡山外的人邪心險。以「即此悔讀書,朝朝近浮名」收束全詩,這種言外之意就表現得相當明顯了。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733-734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