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漏子·星斗稀》溫庭筠


更漏子·星斗稀

作者:溫庭筠

朝代:唐代



星斗稀,鐘鼓歇,簾外曉鶯殘月。蘭露重,柳風斜,滿庭堆落花。
虛閣上,倚闌望,還似去年惆悵。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

作品關鍵字:-懷人


作者簡介:

溫庭筠

  溫庭筠(約812—866)唐代詩人、詞人。本名岐,字飛卿,太原祁(今山西祁縣東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試,押官韻,八叉手而成八韻,所以也有「溫八叉」之稱。然恃才不羈,又好譏刺權貴,多犯忌諱,取憎於時,故屢舉進士不第,長被貶抑,終生不得志。官終國子助教。精通音律。工詩,與李商隱齊名,時稱「溫李」。其詩辭藻華麗,穠艷精緻,內容多寫閨情。其詞藝術成就在晚唐諸詞人之上,為「花間派」首要詞人,對詞的發展影響較大。在詞史上,與韋莊齊名,並稱「溫韋」。存詞七十餘首。後人輯有《溫飛卿集》及《金奩集》。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天邊的星辰漸漸地隱入曉霧,鐘聲鼓樂也已停歇在遠處,窗外的曉鶯在啼送殘月西去。蘭花上凝結著晶瑩的晨露,柳枝在風中翩翩飛舞,滿庭的落花報道著春暮。
空蕩蕩的閣樓上,我還在憑欄遠望,惆悵,還似去年一樣。春天就要過去了,舊日的歡欣已彷彿夢中的幻影,我仍在無窮的相思中把你期待。

註釋
更漏子:詞牌名。又名「付金釵」「獨倚樓」「翻翠袖」「無漏子」。《尊前集》注「大石調」,《黃鐘商》 又注「商調」(夷則商),《金奩集》入「林鍾商調」。《詞律》卷四,《詞譜》卷六列此詞。以四十六字體為正體。
2星斗:即星星。
3虛閣:空閣。
4倚闌:即「倚欄」。鄂本作「倚蘭」,誤。

參考資料:

1、
房開江 崔黎民 .花間集全譯 .貴陽 :貴州人民出版社 ,1997 :25-26 .

2、
胡國瑞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54-55 .


賞析

  此詞寫女主人公晨起之後,登閣望遠思念心上人的惆悵思緒。前三句從視聽的感覺描寫清晨景象。天剛曉時許多星星都隱沒了,天空只剩下少數星星,故覺「星斗稀」。「鐘鼓歇」是說清曉報時警夜的鐘鼓聲已經停歇。首二句從高遠處寫起,「簾外」句落到近處。用星斗、鐘鼓、曉鶯、殘月等一系列表示時間的意象,點明時間是在清曉,在景物描寫中已暗含人物。次三句繼續描寫景物,寫露重風斜、落花滿院,顯已為暮春時節。不僅感到其中有人,而且隱約似見其有活動,從室內移步至庭院。上片名為寫景,則已見情。主人公由室內轉向庭院,滿目蕭索之景,滿耳淒清之音。則其所感自不待言。作者抓住暮春與黎明的特點佈景,展示出清冷凋零的畫面,烘托出孤寂惆悵的氣氛。這裡雖然人未露面,景象中卻已透出主人公的怨情愁緒。尤其畫面中的「殘月」、「落花」,蘊含人的情思更明顯。

  下片著重寫主人公的活動心情。頭三句寫主人公登高望遠,引起的無限惆悵之情。「虛」字既表物象,也表人情。虛的感覺因空空無人產生,從實境的空虛導致心情的空虛。「倚闌望」是下闋的關節,一切內心活動俱由此句的「望」引出。「還似去年」四字可見其惆悵時日之長。次三句點明惆悵之因,是惆悵之際的深入思索,表現主人公的活動心情。說惆悵「還似去年」,道舊歡「如夢中」,不僅寫出主人公登高望遠的一時心境,而且揭示出主人公相思的苦況,閨怨的深沉由來已久。「春欲暮」暗示青春已逝,美人遲暮的憂懼,「思無窮」則見其所歡仍然是遙不可及。因此結句點明舊日的歡樂如今只有在夢中追尋了。末句語調似甚輕淡,而表情極為深刻。「舊歡」是「思」的中心,兩性歡愛是深閉閨中婦女的至願,尤其是芳春花前月下的親暱。而今芳時一再虛度,舊日歡樂益令人追思不置。過往之事,恍如夢逝,可思而不可即,而思念的迷惘之狀,於此句則表現得淋漓盡致。

  此詞意蘊豐富,既可作思婦念人之看。亦可作人臣失位之想。全詞語淡情濃,把主人公的懷人之情寫得千轉百回,纏綿不盡。這在溫詞中也可謂別具一格。

參考資料:

1、
胡國瑞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54-55 .

2、
譚新紅 王兆鵬 .唐宋詞名篇導讀 .武漢 :長江文藝出版社 ,2005 :72-73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