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李益


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

作者:李益

朝代:唐代



微風驚暮坐,臨牖思悠哉。
開門復動竹,疑是故人來。
時滴枝上露,稍沾階下苔。
何當一入幌,為拂綠琴埃。

作品關鍵字:-寫風-思念


作者簡介:

李益

  李益(746-829), 唐代詩人,字君虞,陝西姑臧(今甘肅武威)人,後遷河南鄭州。大歷四年(769)進士,初任鄭縣尉,久不得陞遷,建中四年(783)登書判拔萃科。因仕途失意,後棄官在燕趙一帶漫遊。


譯文

  傍晚時分,獨坐室內,臨窗冥想,突然,一陣聲響驚動了我,原來是微風吹來。聽著微風悄悄吹開院門,輕輕吹動竹叢,行動自如,好像真的是懷想中的故人來了。不覺中天已入夜,微風掠過竹叢,枝葉上的露珠不是滴落下來,那久無人跡的石階下早已生滿青苔,滴落的水珠已漸漸潤澤了苔色。風啊,什麼時候能為我拂掉琴上的塵埃,使我能在知音面前一奏高山流水呢?


鑒賞

  題曰《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詩中最活躍的形象便是傍晚驟來的一陣微風。「望風懷想,能不依依」(李陵《答蘇武書》)。風,是古人常用來表示懷念、思戀的比興之物,「時因北風,復惠德音」表現了對故友的懷念,「故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又為對故園的思戀。又,風又常用以象徵美好、高尚。孟子云:「君子之德,風也。」因風而思故人,借風以寄思情,是古已有之的傳統比興。此詩亦然。這微風便是激發詩人思緒的觸媒,是盼望故人相見的寄托,也是結構全詩的線索。

  詩從「望風懷想」生發出來,所以從微風驟至寫起。傍晚時分,詩人獨坐室內,臨窗冥想。突然,一陣聲響驚動了他,原來是微風吹來。於是,詩人格外感到孤獨寂寞,頓時激起對友情的渴念,盼望故人來到。他諦聽著微風悄悄吹開院門,輕輕吹動竹叢,行動自如,環境熟悉,好像真的是懷想中的故人來了。然而,這畢竟是幻覺,「疑是」而已。不覺時已入夜,微風掠過竹叢,枝葉上的露珠不時地滴落下來,那久無人跡的石階下早已蔓生青苔,滴落的露水已漸漸潤澤了苔色。這是無比清幽靜謐的境界,無比深沉的寂寞和思念。可惜這風太小了,未能掀簾進屋來。屋裡久未彈奏的綠琴上,積塵如土。詩人說:風啊,什麼時候能為我拂掉琴上的塵埃呢?結句含蓄雋永,語意雙關。言外之意是:鍾子期不在,伯牙也就沒有彈琴的意緒。什麼時候,故人真能如風來似的掀簾進屋,我當重理絲絃,一奏綠琴,以慰知音,那有多麼好啊!「何當」二字,既見出詩人依舊獨坐室內,又表露不勝埋怨和渴望,雙關風與故人,結出寄思的主題。

  全篇緊緊圍繞「聞風」二字進行藝術構思。前面寫臨風而思友、聞風而疑來。「時滴」二句是流水對,風吹葉動,露滴沾苔,用意還是寫風。入幌拂埃,也是說風,是浪漫主義的遐想。綠琴上積滿塵埃,是由於寂寞無心緒之故,期望風來,拂去塵埃,重理絲絃,以寄思友之意。詩中傍晚微風是實景,「疑是故人」屬遐想;一實一虛,疑似恍惚;一主一輔,交織寫來,繪聲傳神,引人入勝。而於風著力寫其「微」,於己極顯其「驚」、「疑」,於故人則深寄之「悠思」。因微而驚,因驚而思,因思而疑,因疑而似,因似而望,因望而怨,這一系列細微的內心感情活動,隨風而起,隨風遞進,交相襯托,生動有致。全詩構思巧妙,比喻維肖,描寫細緻。可以說,這首詩的藝術魅力實際上並不在以情動人,而在以巧取勝,以才華令人賞歎。全詩共用了九個動詞,或直接寫風的動,或因風而動,如:驚、思、開、動、疑、滴、沾、入、拂。但又都是以「寄(思)」為暗線的,如影之隨形,緊緊相連。這正是詩人的匠心所在,也是此詩有極大的藝術魅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參考資料:

1、
《唐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年12月版,第700-701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