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有感》李商隱


重有感

作者:李商隱

朝代:唐代



玉帳牙旗得上游,安危須共主君憂。
竇融表已來關右,陶侃軍宜次石頭。
豈有蛟龍愁失水,更無鷹隼與高秋!
晝號夜哭兼幽顯,早晚星關雪涕收?

作品關鍵字:-愛國


作者簡介:

李商隱

  李商隱,字義山,號玉溪生、樊南生,唐代著名詩人,祖籍河內(今河南省焦作市)沁陽,出生於鄭州滎陽。他擅長詩歌寫作,駢文文學價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詩人之一,和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為「溫李」,因詩文與同時期的段成式、溫庭筠風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裡排行第十六,故並稱為「三十六體」。其詩構思新奇,風格穠麗,尤其是一些愛情詩和無題詩寫得纏綿悱惻,優美動人,廣為傳誦。但部分詩歌過於隱晦迷離,難於索解,至有「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之說。因處於牛李黨爭的夾縫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後葬於家鄉沁陽(今河南焦作市沁陽與博愛縣交界之處)。作品收錄為《李義山詩集》。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將軍的玉帳牙旗正處有利地位,國家危難的時刻應與皇帝分憂。
雖然已像竇融從關右奏上戰表,還應傚法陶侃率大軍進駐石頭。
哪能有蛟龍為失水而愁的道理,偏沒有鷹隼在高爽的秋空遨遊。
京城裡日夜號哭不分人世陰間,宮內何時能抹乾眼淚恢復自由。

註釋
1玉帳牙旗:指出征時主帥的營帳大旗。得上游:居於有利的軍事地理形勢。
2安危:偏義複詞,這裡偏用「危」義。須:應當。主君:指皇上。
3竇融:東漢初人,任梁州牧。此處指代劉從諫上疏聲討宦官。
4陶侃:東晉時荊州刺史,時蘇峻叛亂,陶侃被推為討伐蘇峻的盟主,後殺了蘇峻。石頭:石頭城,即東晉都城建康(今南京)。
5蛟龍:比喻掌握天下大權的天子。愁:一作「曾」,一作「長」。
6鷹隼:比喻猛將名臣。與:通「舉」。
7幽顯:指陰間的鬼神和陽間的人。
8早晚:即「多早晚」,什麼時候,系不定之詞。星關:天門,指宮廷,即皇帝住處。雪涕:指落淚。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 .全唐詩(下)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1369 .

2、
陳永正 .李商隱詩選譯 .成都 :巴蜀書社 ,1991 :17-19 .

3、
於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 :390 .


創作背景

  此作於開成元年(836年)。大和九年(835年)十一月,宰相李訓、鳳翔節度使鄭注在唐文宗授意下密謀誅滅宦官。事敗,李、鄭先後被殺,連未曾預謀的宰相王涯、賈餗、舒元輿等也遭族滅,同時株連者千餘人,造成「流血千門,殭屍萬計」的慘劇,史稱「甘露之變」。事變後,宦官氣焰更加囂張,「迫脅天子,下視宰相,陵暴朝士如草芥」(《通鑒》)。開成元年(836年)二、三月,昭義軍節度使劉從諫兩次上表,力辯王涯等無辜被殺,指斥宦官「擅領甲兵,恣行剽劫」,表示要「修飾封疆,訓練士卒,內為陛下心腹,外為陛下藩垣。如奸臣難制,誓以死清君側」,並派人揭露宦官仇士良等人的罪行。一時宦官氣焰稍有收斂。作者有感於此事以及朝廷依然存在的嚴重弊端,寫了這首詩。

參考資料:

1、
於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 :390 .

2、
蕭滌非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1197-1198 .

賞析

  此載於《全唐詩》卷五四O。作者在寫此詩不久前已就甘露之變寫過《有感二首》,所以此篇題為「重有感」。這種標題,類似無題。

  首句「玉帳牙旗」,是說劉從諫握有重兵,為一方雄藩。昭義鎮轄澤、潞等州,靠近京城長安,軍事上據有極便利的形勢,所以說「得上游」。這句重筆渲染,顯示劉的實力雄厚,條件優越,完全有平定宦官之亂的條件,以逼出下句,點明正意:在國家危急存亡之秋,作為一方雄藩理應與君主共憂患。句中「須」字極見用意,強調的是義不容辭的責任。如改用「誓」字,就變成純粹讚賞了。「須」字高屋建瓴,下面的「宜」「豈有」「更無」等才字字有根。

  頷聯用了兩個典故。東漢初涼州牧竇融得知光武帝打算征討西北軍閥隗囂,便整頓兵馬,上疏請示出師伐囂日期。這裡用來指劉從諫上表聲討宦官。東晉陶侃任荊州刺史時,蘇峻叛亂,京城建康危險。侃被討蘇諸軍推為盟主,領兵直抵石頭城下,斬蘇峻。這裡用來表達對劉從諫進軍平亂的期望。一聯中迭用兩件性質相類的事,同指一人,本來極易流於堆垛重沓,但由於作者在運用時各有意義上的側重(分別切上表與進軍),角度又不相同(一切已然之事,一切未然之事),再加上在出句與對句中用「已」「宜」兩個虛字銜連相應,這就不僅切合劉從諫雖上表聲言「清君側」,卻並未付諸行動的情況,而且將作者對劉既有所讚歎、又有所不滿,既有所希望、又不免有些失望的複雜感情準確而細密地表現出來。不說「將次」,而說「宜次」,正透露出作者對劉的「誓以死清君側」的聲言並不抱過於樂觀的看法。「宜」字中有鼓勵、有敦促,也隱含著輕微的批評和譴責。

  頸聯中用了兩個比喻。「蛟龍愁失水」,比喻文宗受制於宦官,失去權力和自由。「鷹隼與高秋」,比喻忠於朝廷的猛將奮起反擊宦官。(《左傳·文公十八年》:「見無禮於其君者,誅之,如鷹隼之逐鳥雀也。」鷹隼之喻用其意。)前者,是根本不應出現的,然而卻是已成的事實,所以用「豈有」表達強烈的義憤,和對這種局面的不能容忍;後者,是在「蛟龍失水」的情況下理應出現卻竟未出現的局面,所以用「更無(根本沒有)」表達深切的憂恨和強烈的失望。與上面的「須共」「宜次」聯繫起來,還不難體味出其中隱含著對徒有空言而無實際行動、能為「鷹隼」而竟未為「鷹隼」者的不滿與失望。

  末聯緊承第六句。正因為「更無鷹隼與高秋」,眼下的京城仍然晝夜人號鬼哭,一片悲慘恐怖氣氛。「早晚星關雪涕收?」兩句所表達的是對國家命運憂急如焚的感情。

  用「有感」作為政治抒情詩的題目,創自杜甫。李商隱這首詩,不但承繼了杜甫關注國家命運的精神和以律體反映時事、抒寫政治感慨的優良傳統,而且在風格的沉鬱頓挫、用事的嚴密精切乃至虛字的錘煉照應等方面,都刻意描摹杜律。詩的風格,酷似杜甫的《諸將五首》;它的立意,可能也受到「獨使至尊憂社稷,諸君何以答昇平」這兩句詩的啟發。但比起他後期學杜的律詩(如《籌筆驛》《二月二日》等),他前期的這類作品就不免顯得精嚴厚重有餘而縱橫變化不夠。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1197-1198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