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詞》薛逢


宮詞

作者:薛逢

朝代:唐代



十二樓中盡曉妝,望仙樓上望君王。
鎖銜金獸連環冷,水滴銅龍晝漏長。
雲髻罷梳還對鏡,羅衣欲換更添香。
遙窺正殿簾開處,袍褲宮人掃御床。

作品關鍵字:-唐詩三百首-宮怨


作者簡介:

薛逢

  薛逢,字陶臣,蒲洲河東(今山西永濟縣)人,會昌元年(公元八四一)進士。歷侍御史、尚書郎。因恃才傲物,議論激切,屢忤權貴,故仕途頗不得意。《全唐詩》收錄其詩一卷。《舊唐書》卷一九零,《新唐書》卷二零三皆有傳。


譯文及註釋

韻譯
大清早,宮妃們在十二樓打扮梳妝;
登上望仙樓台,盼望著臨幸的君王。
獸形門環緊鎖宮門,內心十分淒愴;
銅龍漏斗越滴越慢,坐待更覺日長。
髮髻梳理完畢,還要對鏡反覆端詳,
重換一件羅衣,注意加熏一些香料。
遠遠看見,正殿閃動人影啟開珠簾;
看見短袍繡褲宮女,正在打掃御床。

註釋
1、十二樓:指一清早宮人就在梳妝以待幸。
2、望仙樓:意謂望君如望仙。
3、水滴銅龍晝漏長:指銅壺滴漏,古時計時儀器。
4、袍?宮人:指穿著衣?的宮女。


評析

作者:李敬一

  宮怨是唐中屢見的題材。薛逢的這首《宮詞》,從望幸著筆,刻畫了宮妃企望君王恩幸而不可得的怨恨心理,情致委婉,有其獨特風格。 

  詩的首聯,即點明人物身份和全詩主旨:「十二樓中盡曉妝,望仙樓上望君王。」「十二樓」、「望仙樓」皆指宮妃的住處。《史記·封禪書》記,方士言「黃帝時為五城十二樓,以候神人於執期」;又,《舊唐書·武宗本紀》記,「會昌五年作望仙樓於神策軍」。詩中用「十二樓」、「望仙樓」代指宮妃的住所,非實指,是取其「候神」、「望仙」的涵義。這兩句是說,宮妃們在宮樓之上,一大早就著意梳妝打扮,像盼望神仙降臨一樣企首翹望著君王的恩幸。 

  頷聯通過對周圍環境的渲染,烘托望幸之人內心的清冷、寂寞:「鎖銜金獸連環冷,水滴銅龍晝漏長。」這兩句說,宮門上那獸形門環被緊緊鎖住,那龍紋漏壺水滴聲聲。上句「冷」字,既寫出銅質門環之冰涼,又顯出深宮緊閉之冷寂,映襯出宮妃心情的淒冷。下句「長」字,通過宮妃對漏壺中沒完沒了的滴水聲的獨特感受,刻畫出她晝長難耐的孤寂無聊的心境。 頸聯通過宮妃的著意裝飾打扮,進一步刻畫她百無聊賴的心理。「雲髻罷梳還對鏡,羅衣欲換更添香」,是說剛剛梳罷那濃密如雲的髮髻,又對著鏡子端詳,惟恐有什麼不妥貼之處;想再換一件新艷的羅衣,又給它加熏一些香氣。這一聯將宮妃那盼望中叫人失望、失望中又懷著希望的心理狀態,刻畫得十分逼真。「望」的時間越長,越叫人心情難堪,說是沒指望吧,又懷著某種期待;說是有希望吧,望眼欲穿,實在渺茫。罷梳復又對鏡,換衣重又添香,不過是心情煩亂無聊和想望之極的寫照。 

  末聯寫宮妃「望」極而怨的心情,不過這種怨恨表達得極其曲折隱晦:「遙窺正殿簾開處,袍褲宮人掃御床」。「袍褲」,指穿短袍繡褲的宮女。「遙窺」二字,表現了妃子複雜微妙的心理:我這尊貴的妃子成日價翹首空望,還倒不如那灑掃的宮女能接近皇帝!又表明,君王即將臨幸正殿,不會再來的了。似乎有一種近乎絕望的哀怨隱隱地透露出來。 

  這首詩對人物心理狀態的描寫極其細膩、逼真。自首聯總起望幸之意後,下三聯即把這種「望」的心情融於對周圍環境的描畫、對人物動作的狀寫和對人物間的處境的反襯之中,生動地反映了宮妃們的空虛、寂寞、苦悶、傷怨的精神生活。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網友李敬一上傳),版權歸原作者李敬一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站務郵箱:service@timetw.com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