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從叔當塗宰陽冰》李白


獻從叔當塗宰陽冰

作者:李白

朝代:唐代



金鏡霾六國,亡新亂天經。
焉知高光起,自有羽翼生?
蕭曹安屹屼,耿賈摧欃槍。
吾家有季父,傑出聖代英。
雖無三台位,不借四豪名。
激昂風雲氣,終協龍虎精。
弱冠燕趙來,賢彥多逢迎。
魯連善談笑,季布折公卿。
遙知禮數絕,常恐不合並。
惕想結宵夢,素心久已冥。
顧慚青雲器,謬奉玉樽傾。
山陽五百年,綠竹忽再榮。
高歌振林木,大笑喧雷霆。
落筆灑篆文,崩雲使人驚。
吐辭又炳煥,五色羅華星。
秀句滿江國,高才掞天庭。
宰邑艱難時,浮雲空古城。
居人若薙草,掃地無纖莖。
惠澤及飛走,農夫盡歸耕。
廣漢水萬里,長流玉琴聲。
雅頌播吳越,還如泰階平。
小子別金陵,來時白下亭。
群鳳憐客鳥,差池相哀鳴。
各拔五色毛,意重泰山輕。
贈微所費廣,斗水澆長鯨。
彈劍歌苦寒,嚴風起前楹。
月銜天門曉,霜落牛渚清。
長歎即歸路,臨川空屏營。

作品關鍵字:-敘事


作者簡介: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朝浪漫主義詩人,被後人譽為「詩仙」。祖籍隴西成紀(待考),出生於西域碎葉城,4歲再隨父遷至劍南道綿州。李白存世詩文千餘篇,有《李太白集》傳世。762年病逝,享年61歲。其墓在今安徽當塗,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


譯文

顯明的正道在海內已經昏暗,皇帝的廢立已經不按天之常道。
難道不知漢高祖和漢光武帝的崛起,是因為羽翼豐滿的原因?
蕭何曹參安穩了搖搖欲墜的國家,耿弇和賈復摧毀了社會上的邪惡勢力。
你是我們家族的項梁季父,傑出的聖代英豪。
現在雖無三台宰相高位,也不借取四豪孟嘗君﹑平原君﹑信陵君﹑春申君的名義。
激昂的精神風生雲起,猶如龍虎神采奕奕。
你二十來歲從燕趙來,德才俱佳的賢人對你逢迎有加。
你像魯連善於談笑,就像季布征服眾多公卿。
我知道現在很多人不講究禮節了,常恐與他們不合群。
夢裡常有憂思,純潔的心地也已經受到損傷。
面對你這個青雲人物,心有慚愧,又喝了你那麼多美酒,真不好意思。
五百年前的山陽嵇康﹑向秀等嘗居此為竹林之遊,如今山陽的綠竹又再次繁盛。
高歌振動林木,笑聲喧喧猶如雷霆。
你揮筆撥灑古篆文,好像雲崩天裂使人吃驚。
你吐辭鮮明華麗,宛如五色的羅華星。
你的秀麗句傳遍江南,華麗的辭藻,高妙的文才,天庭盡知。
在這艱難時刻當一縣之長,城內空空如也。
居民如鋤過的草,沒有幾個,遍地而掃,也找不到幾個恩。
你來以後,恩惠遍及所有的生靈,農夫也全部回盡耕種。
萬里長江水,流趟著你的玉琴聲。
高雅的頌樂傳播吳越,高昂的樂聲直衝天空的星辰而去。
小子我離別了金陵,來的時候大家在白下亭送我。
就像群鳳憐客鳥一樣,熟人們被我哀鳴抱不平。
每個人都贊助了我一點小錢,錢不多而意重泰山輕。
但是錢真不多,花費又太大,如同舀一斗水去澆長鯨,不夠啊。
彈著寶劍高歌苦寒曲, 寒風起於堂屋前的柱子間,呼呼地響。
天快亮了,月亮銜在東方七宿角宿中的室女座之間,秋霜落滿牛渚,水靜泉明。
長歎一聲,回家吧!面臨長江我彷徨不決。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