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江詞六首》李白


橫江詞六首

作者:李白

朝代:唐代


人道橫江好,儂道橫江惡。
一風三日吹倒山,白浪高於瓦官閣。

海潮南去過潯陽,牛渚由來險馬當。
橫江欲渡風波惡,一水牽愁萬里長。

橫江西望阻西秦,漢水東連揚子津。
白浪如山那可渡,狂風愁殺峭帆人。

海神來過惡風回,浪打天門石壁開。
浙江八月何如此?濤似連山噴雪來!

橫江館前津吏迎,向余東指海雲生。
郎今欲渡緣何事?如此風波不可行!

月暈天風霧不開,海鯨東蹙百川回。
驚波一起三山動,公無渡河歸去來。


作品關鍵字:-樂府-寫景-抒情-山水-組詩


作者簡介: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朝浪漫主義詩人,被後人譽為「詩仙」。祖籍隴西成紀(待考),出生於西域碎葉城,4歲再隨父遷至劍南道綿州。李白存世詩文千餘篇,有《李太白集》傳世。762年病逝,享年61歲。其墓在今安徽當塗,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人人都說橫江好,但是我覺得橫江地勢險惡無比。這裡能連刮三天大風,風勢之猛烈能吹倒山峰。江中翻起的白浪有瓦官閣那麼高。

  倒灌進長江的海水從橫江浦向南流去,途中要經過潯陽。牛渚山北部突入江中,山下有磯,地勢本就十分險要,馬當山橫枕長江,回風撼浪,船行艱阻。橫江欲渡風波十分險惡,要跨渡這一水之江會牽動愁腸幾萬里。

  從橫江向西望去,視線為橫江的如山白浪所阻,望不到長安。漢江東邊與揚子津相連。江中的白浪翻滾如山,如此險阻怎麼能夠渡過呢?狂風愁殺了將要出行的船夫。

  橫江上常有急風暴雨至,洶湧的浪濤能把天門山劈成兩半。錢塘江八月的潮水比起它來怎樣呢?橫江上的波濤好似連山噴雪而來。

  我在橫江浦渡口的驛館前受到了管理渡口的小吏的相迎,他向我指著東邊,告訴我海上升起了雲霧,大風雨即將來臨。你這樣急著橫渡到底為了什麼事情呢?如此大的風波危險,可不能出行啊!

  橫江之上經常月暈起風,整日籠罩在風霧中,江裡的海鯨東向,百川倒流。波濤大浪一起,聲勢浩大,三山都會被之搖動,橫江水勢湍急,千萬不要輕易渡江,如果輕易而渡,將會有去無回。

註釋
1橫江:橫江浦,安徽和縣東南,古長江渡口。
2道:一作「言」。
3一風三日吹倒山:一作「猛風吹倒天門山」。三日:一作「一月」。
4漢:一作「楚」;連:一作「流」。
5峭帆:很高的船帆。
6浙江:此指錢塘江。
7來:一作「東」。
8海雲生:海上升起濃雲。
9月:一作「日」。
十蹙:驅迫。回:倒流。
⑾公無渡河:古樂府有《公無渡河》曲,相傳朝鮮有個「白首狂夫」渡河淹死,其妻追趕不及,也投河自盡。自盡前唱哀歌道「公無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當奈公何!」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年12月版 :第263-264頁 .


創作背景

  對於這組創作背景的看法,學界還沒有取得一致意見。上海復旦大學及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先後出版的《李白詩選》,均據此詩中「郎今欲渡緣何事」一語,認為「郎」乃古時對年輕男子的稱呼,因此推定此詩乃公元726年(開元十四年)李白初出蜀時所寫。李協民則認為這組詩是公元742年(天寶元年)秋李白由南陵奉詔赴京途中所作,詩中「顯示當時李白初受玄宗信任,急欲上到西秦為玄宗效力,大展宏圖」,而「白浪如山」的橫江,卻阻擋了去「西秦」的道路,可望而不可及,最急人,詩人把急切欲渡的心情寫到了十二萬分。而黃錫圭《李太白編年詩集目錄》將此詩繫於公元755年(天寶十四年),地點在當塗採石戍之橫江館前;何慶善也認為這組詩是「安史之亂爆發前夕的天寶十四年秋」所作,詩中的橫江風波象徵著「黑暗腐朽的政治局面」、「岌岌可危的國家命運」,寄寓著「大亂將興、大禍將起、迫在眉睫的危急形勢」。安旗先生則認為這組詩是公元753年(天寶十二載)秋天,李白由幽州歸來南下宣城途中經橫江浦時所作,認為橫江風浪象徵安祿山行將叛亂,寄寓著詩人對唐王朝危急形勢的憂慮。

參考資料:

1、
安旗.李白《橫江詞》新探.載《唐代文學論叢》1982年第1期

2、
李協民.再談《橫江詞》的寫作年代.載《鄭州大學學報》1982年第4期

3、
李協民.關於《橫江詞》的兩個問題.載《鄭州大學學報》1980年第4期

鑒賞

  「人道橫江好,儂道橫江惡。」開首兩句,語言自然流暢,樸實無華,充滿地方色彩。「儂」為吳人自稱。「人道」、「儂道」,純用口語,生活氣息濃烈。一抑一揚,感情真率,語言對稱,富有民間文學本色。橫江,即橫江浦,在今安徽和縣東南,位於長江西北岸,與東南岸的採石磯相對,形勢險要。從橫江浦觀看長江江面,有時風平浪靜,景色宜人,所謂「人道橫江好」;然而,有時則風急浪高,「橫江欲渡風波惡」,「如此風波不可行」,驚險可怖,所以「儂道橫江惡」,引出下面兩句奇語。
  「猛風吹倒天門山」,「吹倒山」,這是民歌慣用的誇張手法。天門山由東、西兩梁山組成。西梁山位於和縣以南,東梁山又名博望山,位於當塗縣西南,「兩山石狀飆巖,東西相向,橫夾大江,對峙如門」(《江南通志》),形勢十分險要。「猛風吹倒」,人描摹大風吹得兇猛:狂飆怒吼,呼嘯而過,彷彿要刮倒天門山。
  緊接一句,順水推舟,形容猛風掀起洪濤巨浪的雄奇情景:「白浪高於瓦官閣。」猛烈的暴風掀起洪濤巨浪,激起雪白的浪花,從高處遠遠望去,「白浪如山那可渡?」「濤似連山噴雪來」。沿著天門山長江江面,排山倒海般奔騰而去,洪流浪峰,一浪高一浪,彷彿高過南京城外江邊上的瓦官閣。詩中以「瓦官閣」收束結句,是畫龍點睛的傳神之筆。瓦官閣即瓦棺寺,又名升元閣,故址「在建康府城西隅。前瞰江面,後據重岡……乃梁朝故物,高二百四十尺」(《方輿勝覽》)。它在詩中好比一座航標,指示方向、位置、高度,詩人在想像中站在高處,從天門山這一角度縱目遙望,彷彿隱約可見。巨浪滔滔,一瀉千里,向著瓦官閣鋪天蓋地奔去,那洶湧雄奇的白浪高高騰起,似乎比瓦官閣還要高,真是蔚為壯觀。詩人描繪大風大浪的誇張手法,妙在似與不似之間。「猛風吹倒天門山」,顯然是大膽誇張,然而,從摹狀山勢的險峻與風力的猛烈情景看,可以說是寫得活龍活現,令人感到可信而不覺得虛妄離奇。「白浪高於瓦官閣」,粗看彷彿不似,但從近大遠小的透視規律上看,站在高處遠望,白浪好像高過遠處的瓦官閣了。這樣的誇張,合乎情理而不顯得生硬造作。

  「海潮南去過潯陽,牛渚由來險馬當。」長江在安徽地界變為南北走向,所以「海潮」不是西去,而是南去。潯陽,即江西九江市,「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白居易的《琵琶行》所寫的,就是這裡。牛渚,即採石,歷來以地勢險峻而聞名,可以用一人當關,萬夫莫開的險要來形容,其險峻遠遠勝過馬當這個地方。馬當,江西彭澤縣西北四十里,山形似馬橫枕大江而得名。「橫江欲渡風波惡,一水牽愁萬里長。」這兩句看似寫渡江之險,實則寫北上報國之路難行,「風波惡」,是指世事險惡,人心難測,所以才會有一個「愁」字了得。當時詩人避禍江南,也可以說報國無門,這裡還沒有以酒澆愁,這愁中還存在某種幻想,不似《月下獨酌》其四所寫的那樣「窮愁千萬端,美酒三百杯。愁多酒雖少,酒傾愁不來。」二十個字中用了三個「愁」字,而且愁到最後,連愁都不來了。

  「橫江西望阻西秦,漢水東連一作楚水東流揚子津。」長江天塹阻隔了李白北上的路途,只能在站在橫江向西望了,長江由東西走向變為南北走向,所以用西望,而不是北望。西秦,指唐朝長安所在的地方,李白念念不忘報君恩。漢水,即長江水,東流到揚子津,古地名,實際上是揚子江畔的渡口。長江到江蘇地界,俗稱揚子江。李白想由此北上,但「白浪如山那可渡」,正趕上那天狂風大浪,白浪如山,根本無法渡船過江。古代人過江可沒有現在方便,無論坐火車或汽車,從長江大橋幾分鐘就可以完全過江,古代長江上沒有一座橋,過江主要是船,那時的船一般都是木頭做的,根本架不住淘天的白浪,可以說一不小心就可能船翻人亡。所以在風大的日子,船一般是不過江的。「狂風愁殺峭帆人。」從這句來看,當時的船不僅有櫓,還有帆,開船的也不只一個人,至少有兩個人。一個搖櫓,一個掛帆。從詩句來看,狂風讓人愁不是李白,而是開船的人,因為不能開船渡人,他們的生活費也沒有著落了,那一家人大小日子也沒法過。這裡實寫開船人愁,而真正愁的是李白。他要北上,究竟為何事,六首詞都沒有交待,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李白不想久居江南,遠離唐朝政治中心——長安。

  「海神來過惡風回,浪打天門石壁開」,「海神」,指海潮,這裡剛剛漲潮,潮還沒退,狂風又來了,浪打在天門石壁上,似乎打開了天門的大門。天門,即天門山。「浙江八月何如此?濤似連山噴雪來!」「浙江八月」一詞很令人費解,詩寫的是江東,寫到浙江去的原因,實際上不過是用浙江潮來說明橫江浪濤之大。宋代的蘇軾蘇這樣寫浙江潮:「八月十八潮,壯觀天下無。鯤鵬水擊三千里,組練長驅十萬夫。紅旗青蓋互明滅,黑沙白浪相吞屠。」農曆八月是浙江潮最為壯觀的時候,那凶險的程度非比尋常,而橫江潮後之浪可與浙江潮相匹敵。可見李白是見過浙江潮的,隨手撿來,不著痕跡。最後一句「濤似連山噴雪來」來形容風起濤湧的凶險。

  「橫江館前津吏迎,向余東指海雲生。」橫江驛館面前渡口的官吏來送,可見那時的津渡是公家渡口,津吏長期生活在當地的渡口,對這裡的氣候變化瞭如指掌,他遇到李白後,伸出手臂,用手指一指東邊,說:「你看,海雲出現了。」意思說,馬上海潮就要來了,渡船不能渡人了。接著問到「郎今欲渡緣何事?」,翻譯成現在的話就是:「大人您今天渡船北方有什麼事呀?」有人根據「郎」這個字,認為李白在橫江渡時還是一個年輕人,因為年輕的男子才叫「郎」,但實際上,這「郎」顯然不是指人的年紀。「郎」在古代有五種含義:一是地名,春秋魯邑;二是官名,戰國開始設置,秦漢以後遂為朝廷官吏通稱;三是指少年男子之通稱;四是指女子對情人的暱稱;五是姓氏。詩中的「郎」可以用解釋為第二種,即郎官之意,比如《史記·司馬相如傳》:「賦奏,天子以為郎」,又比如《漢書·明帝紀》:「館陶公主為子求郎」。李白曾在宮中呆了三年,大大小小也算一個官,但這兒離京城有好幾千公里,一個渡口的小吏能夠知道他在京城做官,可能是因為李白身上穿著唐玄宗贈給他的宮錦袍,人家一看,當然知道他就是一個官了。還沒等李白回答,那人就說:「如此風波不可行!」意思是:不管有什麼事,是大事或小事,反正今天是行不得了,因為很快就要風起浪湧了。

  「月暈天風霧不開,海鯨東蹙百一作眾川回。驚波一起三山動,公無渡河歸去來。」這四句詩不僅寫長江浪濤之大,「海鯨」是形容浪濤的,而且江面上起了大霧,那就更不能行了。

  六首詩中處處流露出李白北上的急切和惡劣天氣下不可渡口北上的惆悵與焦慮。詩人以浪漫主義的彩筆,馳騁豐富奇偉的想像,創造出雄偉壯闊的境界,讀來使人精神振奮,胸襟開闊。語言也像民歌般自然流暢,明白如話。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年12月版 :第263-264頁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