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五夜》蘇味道


正月十五夜

作者:蘇味道

朝代:唐代



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
暗塵隨馬去,明月逐人來。
游伎皆穠李,行歌盡落梅。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作品關鍵字:-節日-元宵節


作者簡介:

蘇味道

  蘇味道(648—705),唐代政治家、文學家。趙州欒城(今河北石家莊市欒城縣)人,少有才華,20歲舉進士 ,累遷咸陽尉。武則天時居相位數年,苟合取容,處事依違兩可,時稱「蘇模稜」。因阿附張易之,中宗時貶郿州刺史,死於任所。與杜審言、崔融、李嶠並稱為文章四友,與李嶠並稱蘇李。對唐代律詩發展有推動作用,詩多應制之作,浮艷雍容。但《正月十五夜》(一作《上元》)詠長安元宵夜花燈盛況,為傳世之作。原有集,今佚。《全唐詩》錄其詩16首。蘇味道死後葬今欒城蘇邱村,其一子留四川眉山,宋代「三蘇」為其後裔。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明燈錯落,園林深處映射出璀璨的光芒,有如嬌艷的花朵一般;由於四處都可通行,所以城門的鐵鎖也打開了。人潮洶湧,馬蹄下塵土飛揚;月光灑遍每個角落,人們在何處都能看到明月當頭。月光燈影下的歌妓們花枝招展、濃妝艷抹,一面走,一面高唱《梅花落》。京城取消了夜禁,計時的玉漏你也不要著忙,莫讓這一年只有一次的元宵之夜匆匆過去。

註釋
火樹銀花:比喻燦爛絢麗的燈光和焰火。特指上元節的燈景。此句對後世影響甚大,如宋辛棄疾《青玉案·元夕》詞有:「東風夜放花千樹……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紅樓夢》十八回:「只見庭燎繞空,香雪布地,火樹琪花,金窗玉檻」近人柳亞子《浣溪沙·五O年國慶觀劇》詞:「火樹銀花不夜天,弟兄姊妹舞蹁躚。」
鐵鎖開:唐朝都城有宵禁,此夜消禁,鐵鎖開啟,任人通行。
穠李:《經·召南·何彼穠矣》:「何彼穠矣,華如桃李。」指年輕人像盛開嬌艷的桃花李花一樣華美富麗。游伎:指街上游舞的藝伎。
落梅:樂曲《梅花落》。
金吾:掌管京城戒備,禁人夜行的官名,漢代置。《西京雜記》:「西都京城街衢,有執金吾曉夜傳呼,以禁止夜行,惟正月十五敕金吾弛禁,前後各一日,謂之夜放。」
玉漏:古代用玉做的計時器皿,即滴漏。

參考資料:

1、
傅熹年主編,中國古代建築史 第2卷 三國、兩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建築,中國建築工業出版社,2009.12,第354頁

2、
鄧楚棟,鄧亞文編注,五朝千家詩(上)唐代千家詩,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2008.01,第100頁


創作背景

  元夜,即上元之夜,也稱元夕、元宵。大概因為是春節慶典的尾聲,比起除夕的守夜、元日的祝賀以及人日的鏤金作勝,正月十五上元之夜是最為熱鬧的節日了。隋朝時,每年還要舉行盛大燈會,招待各國使節。據《大唐新語》和《唐兩京新記》記載:每年元宵晚上,長安城裡都要大放花燈;前後三天,夜間照例不戒嚴,看燈的真是人山人海。豪門貴族的車馬喧闐,市民們的歌聲笑語,匯成一片,通宵都在熱鬧的氣氛中度過。唐玄宗曾於先天二年(713年)正月十五重開宵禁,命點千盞花燈,張燈三夜,成為一時之盛。

  此大約作於唐中宗神龍元年(705),描寫的即是初唐元夜的景象。也有學者認為,此詩作於長安元年(701)。

賞析二

  正月十五日中華民族傳統的節日——上元節。該描繪的是神龍元年(705年)上元夜神都觀燈的景象。詩的首聯總寫節日氣氛:徹夜燈火輝煌,京城馳禁,整個城池成了歡樂的海洋。「火樹銀花」形容燈采華麗。史載:唐玄宗先天二年(713年)正月十五、十六、十七日在皇城門外作燈輪,高二十丈,衣以錦綺,飾以金銀,燃五萬盞燈,豎之如花樹。這雖不是作者筆下的那個夜晚,但由此也可以推想其盛況如許。「合」字是四望如一的意思,是說洛陽城處處如此。唐代,孫逖《正月十五日夜應制》詩中說:「洛城三五夜,天子萬年春。彩仗移雙闕,瓊筵會九賓。舞成蒼頡字,燈作法王輪。不覺東方日,遙垂御藻新。」可與此詩相印證,可見隋唐時代洛陽皇城端門的元宵節觀燈盛況。是說原本黑洞洞的城門與黑沉沉的城河在節日的夜晚也點綴著無數的明燈,遠遠望去有如天上的星橋銀河了。

  中間兩聯是節日歡樂氣氛的具體寫照:萬家空巷,一起湧上街頭;人人雀躍,不分富貴貧賤。上聯寫達官貴人,走馬觀花,馬蹄濺起飛揚的塵土;明月當空,照耀著簇簇攢動的人群。下聯寫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游伎們艷裝行歌,唱著「落梅」一類通俗流行的歌曲。「裱李」,是說遊行的歌伎們濃裝艷抹有如桃李。「行歌」是說她們邊走邊舞,邊舞邊唱。「落梅」,即「梅花落」。是漢樂府《橫吹曲》的典調之一。這裡泛指一般通俗歌曲而言。由這些描寫不難想像,洛陽城裡的元宵之夜,成了不眠之夜,不知不覺已至深更半夜,但歡騰的人群仍然樂而忘返,希望這一年一度的良辰美景不要匆匆過去。這就逼出了結尾兩句:「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金吾」,又稱「執金吾」,指京城裡的禁衛軍。據史記載唐代設左、右金吾衛,主管統率禁軍。玉漏,指古時的計時器,用銅壺滴漏以記時。統觀全詩詞采華艷,絢麗多姿;而音調和諧,韻致流溢,有如一幀古代節日的風情畫,讓人百看不厭。

參考資料:

1、
賀新輝主編,唐詩名篇賞析 第一冊,中國婦女出版社,2007.01,第16頁

賞析

  這首是描寫長安城裡元宵之夜的景色。據《大唐新語》和《唐兩京新記》記載:每年這天晚上,長安城裡都要大放花燈;前後三天,夜間照例不戒嚴,看燈的真是人山人海。豪門貴族的車馬喧闐,市民們的歌聲笑語,匯成一片,通宵都在熱鬧的氣氛中度過。

  春天剛剛才透露一點消息,還不是萬紫千紅的世界,可是明燈錯落,在大路兩旁、園林深處映射出燦爛的輝光,簡直象明艷的花朵一樣。從「火樹銀花」的形容,我們不難想像,這是多麼奇麗的夜景!說「火樹銀花合」,因為四望如一的緣故。王維《終南山》「白雲回望合」,孟浩然《過故人莊》「綠樹村邊合」的「合」,用意相同,措語之妙,可能是從這裡得到啟發的。由於到處任人通行,所以城門也開了鐵鎖。崔液《上元夜》詩有句云:「玉漏銅壺且莫催,鐵關金鎖徹明開。」可與此相印證。城關外面是城河,這裡的橋,即指城河上的橋。這橋平日是黑沈沈的,今天換上了節日的新裝,點綴著無數的明燈。燈影照耀,城河望去有如天上的星河,所以也就把橋說成「星橋」了。「火樹」「銀花」「星橋」都寫燈光,詩人的鳥瞰,首先從這兒著筆,總攝全篇;同時,在「星橋鐵鎖開」這句話裡說出遊人之盛,這樣,下面就很自然地過渡到節日風光的具體描繪。

  人潮一陣陣地湧著,馬蹄下飛揚的塵土也看不清;月光照到人們活動的每一個角落,哪兒都能看到明月當頭。原來這燈火輝煌的佳節,正是風清月白的良宵。在燈影月光的映照下,花枝招展的歌妓們打扮得分外美麗,她們一面走,一面唱著《梅花落》的曲調。長安城裡的元宵,真是觀賞不盡的。所謂「歡娛苦日短」,不知不覺便到了深更時分,然而人們卻仍然懷著無限留戀的心情,希望這一年一度的元宵之夜不要匆匆地過去。「金吾不禁」二句,用一種帶有普遍性的心理描繪,來結束全篇,言盡而意不盡,讀之使人有餘音繞樑,三日不絕之感。這詩於鏤金錯采之中,顯得韻致流溢,也在於此。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