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宮曲》王昌齡


春宮曲

作者:王昌齡

朝代:唐代



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輪高。
平陽歌舞新承寵,簾外春寒賜錦袍。

作品關鍵字:-唐詩三百首-女子-宮怨


作者簡介:

王昌齡

  王昌齡 (698— 756),字少伯,河東晉陽(今山西太原)人。盛唐著名邊塞詩人,後人譽為「七絕聖手」。早年貧賤,困於農耕,年近不惑,始中進士。初任秘書省校書郎,又中博學宏辭,授汜水尉,因事貶嶺南。與李白、高適、王維、王之渙、岑參等交厚。開元末返長安,改授江寧丞。被謗謫龍標尉。安史亂起,為刺史閭丘所殺。其詩以七絕見長,尤以登第之前赴西北邊塞所作邊塞詩最著,有「詩家夫子王江寧」之譽(亦有「詩家天子王江寧」的說法)。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昨夜的春風吹開了露井邊的桃花,未央宮前的明月高高地掛在天上。
平陽公主家的歌女新受武帝寵幸,見簾外略有春寒皇上特把錦袍賜給她。

註釋
1春宮曲:一作「殿前曲」。
2露井:指沒有井亭覆蓋的井。
3未央:即未央宮?,漢宮殿名,漢高祖劉邦?所建。也指唐宮。
4平陽歌舞:平陽公主?家中的歌女。新承:一作「承新」。


鑒賞

  天寶(742—756)年間,唐玄宗寵納楊玉環,淫佚無度,人以漢喻唐,拉出漢?武帝寵幸衛?子夫、遺棄陳皇后的一段情事,為自己的諷刺詩罩上了一層「宮怨」的煙幕。更為巧妙的是,詩人寫宮怨,字面上卻看不出一點怨意,只是從一個失寵者的角度,著力描述新人受寵的情狀,這樣,「只說他人之承寵,而己之失寵,悠然可會」(沈德潛?《唐詩別裁?》)。

  全詩通篇都是失寵者對「昨夜」的追述之詞。「昨夜風開露井桃」點明時令,切題中「春」字;露井旁邊的桃樹,在春風的吹拂下,綻開了花朵。「未央前殿月輪高」點明地點,切題中「宮」字。未央宮的前殿,月輪高照,銀光鋪灑。字面上看來,兩句詩只是淡淡地描繪了一幅春意融融、安詳和穆的自然景象,觸物起興,暗喻歌女承寵,有如桃花沾沐雨露之恩而開放,是興而兼比的寫法。月亮,對於人們來說,本無遠近、高低之分,這裡偏說「未央前殿月輪高」,因為那裡是新人受寵的地方,是這個失寵者心嚮往之而不得近的所在,所以她只覺得月是彼處高,儘管無理,但卻有情。

  後兩句寫新人的由來和她受寵的具體情狀。衛子夫原為平陽公主的歌女,因妙麗善舞,被漢武帝看中,召入宮中,大得寵幸。「新承寵」一句,即就此而發。為了具體說明新人的受寵,第四句選取了一個典型的細節。露井桃開,可知已是春暖時節,但寵意正濃的皇帝猶恐簾外春寒,所以特賜錦袍,見出其過分的關心。通過這一細節描寫,新人受寵之深,顯而易見。另外,由「新承寵」三字,人們自然會聯想起那個剛剛失寵的舊人,此時此刻,她可能正站在月光如水的幽宮簷下,遙望未央殿,耳聽新人的歌舞嬉戲之聲而黯然神傷,其孤寂、愁慘、怨悱之情狀,更是可想而知的了。正是因為有見於此,前人評論此詩,多認為是詩人代失寵的舊人抒發妒嫉、怨恨之情的。王堯衢《古唐詩合解》云:「不寒而寒,賜非所賜,失寵者思得寵者之榮,而愈加愁恨,故有此詞也。」這些說法,儘管不為無見,但此詩的旨義乃敘春宮中未承寵幸的宮人的怨思,從而諷刺皇帝沉溺聲色,喜新厭舊。這種似此實彼、言近旨遠的藝術手法,正體現出王昌齡七絕詩「深情幽怨,意旨微茫,令人測之無端,玩之不盡」的特色。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