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軍九日思長安故園》岑參


行軍九日思長安故園

作者:岑參

朝代:唐代



強欲登高去,無人送酒來。
遙憐故園菊,應傍戰場開。

作品關鍵字:-重陽節-登高-思鄉-菊花


作者簡介:

岑參

  岑參(cen shēn)(約715年—770年),漢族,原籍南陽(今屬河南新野),遷居江陵(今屬湖北),是唐代著名的邊塞詩人,去世之時56歲。其詩歌富有浪漫主義的特色,氣勢雄偉,想像豐富,色彩瑰麗,熱情奔放,尤其擅長七言歌行。現存詩403首,七十多首邊塞詩,另有《感舊賦》一篇,《招北客文》一篇,墓銘兩篇。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九月九日重陽佳節,我勉強登上高處遠眺,然而在這戰亂的行軍途中,沒有誰能送酒來。我心情沉重地遙望我的故鄉長安,那菊花大概傍在這戰場零星的開放了。

註釋
九日:指九月九日重陽節
2強:勉強。
登高重陽節登高賞菊飲酒以避災禍的風俗。
4憐:可憐。
5傍:靠近、接近。


鑒賞一

  唐代以九月九日重陽節登高為題材的好不少,並且各有特點。岑參的這首五絕,表現的不是一般的節日思鄉,而是對國事的憂慮和對戰亂中人民疾苦的關切。表面看來寫得平直樸素,實際構思精巧,情韻無限,是一首言簡意深、耐人尋味的抒情佳作。

  這首詩的原注說:「時未收長安。」公元755年(唐天寶十四載)安祿山起兵叛亂,次年長安被攻陷。公元757年(至德二載)舊歷二月肅宗由彭原行軍至鳳翔,岑參隨行。九月唐軍收復長安,詩可能是該年重陽節在鳳翔寫的。岑參是南陽人,但久居長安,故稱長安為「故園」。

  古人在九月九日重陽節有登高飲菊花酒的習俗,首句「登高」二字就緊扣題目中的「九日」。劈頭一個「強」字,則表現了詩人在戰亂中的淒清景況。第二句化用陶淵明的典故。據《南史·隱逸傳》記載:陶淵明有一次過重陽節,沒有酒喝,就在宅邊的菊花叢中獨自悶坐了很久。後來正好王弘送酒來了,才醉飲而歸。這裡反用其意,是說自己雖然也想勉強地按照習俗去登高飲酒,可是在戰亂中,沒有像王弘那樣的人來送酒助興。此句承前句而來,銜接自然,寫得明白如話,使人不覺是用典,達到了前人提出的「用事」的最高要求:「用事不使人覺,若胸臆語也。」(邢邵語)正因為此處巧用典故,所以能引起人們種種的聯想和猜測:造成「無人送酒來」的原因是什麼呢?這裡暗寓著題中「行軍」的特定環境。

  第三句開頭一個「遙」字,是渲染自己和故園長安相隔之遠,而更見思鄉之切。作者寫思鄉,沒有泛泛地籠統地寫,而是特別強調思念、憐惜長安故園的菊花。這樣寫,不僅以個別代表一般,以「故園菊」代表整個故園長安,顯得形象鮮明,具體可感;而且這是由登高飲酒的敘寫自然發展而來的,是由上述陶淵明因無酒而悶坐菊花叢中的典故引出的聯想,具有重陽節的節日特色,仍貼題目中的「九日」,又點出「長安故園」,可以說是切時切地,緊扣詩題。詩寫到這裡為止,還顯得比較平淡,然而這樣寫,卻是為了逼出關鍵的最後一句。這句承接前句,是一種想像之辭。本來,對故園菊花,可以有各種各樣的想像,詩人別的不寫,只是設想它「應傍戰場開」,這樣的想像扣住詩題中的「行軍」二字,結合安史之亂和長安被陷的時代特點,寫得新巧自然,真實形象,使讀者彷彿看到了一幅鮮明的戰亂圖:長安城中戰火紛飛,血染天街,斷牆殘壁間,一叢叢菊花依然寂寞地開放著。此處的想像之辭已經突破了單純的惜花和思鄉,而寄托著詩人對飽經戰爭憂患的人民的同情,對早日平定安史之亂的渴望。這一結句用的是敘述語言,樸實無華,但是寓巧於樸,余意深長,耐人咀嚼,頓使全詩的思想和藝術境界出現了一個飛躍。

鑒賞二

  重陽節登高是古已有之的風俗。王維說"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因登高而引發出深沉的鄉思,寫得誠摯感人,但這單純的思親情緒畢竟圍繞一己的身世,境界算不得寬闊。岑參這首則不然。首句便說"強欲登高去","登高去",還見出逢場作戲的味道,而前面冠以"強欲"二字,其含意便深刻得多了。兩個字表現出強烈的無可奈何的情緒。強,是勉強,是不願為之而又不得不為之的心態體現。"強欲登高",結合題目"思長安故園"來看,是流露出濃郁的思鄉情緒,但"長安"不僅是故園,更是詩人生活了多年的帝都。而它,竟被安、史亂軍所佔領。在這種特定情境之下,詩人又怎能有心思去過重陽節,去登高勝賞呢?這首詩原有小注說:"時未收長安"。長安被安、史攻陷,在天寶十五年(756)六月,其收復在肅宗至德二年(757)九月。詩題言"行軍九日",當是指他在至德元年(756)隨軍扈從肅宗自靈武至彭原的行軍途中過重陽節。典型的環境,使詩人登高時的心情愈趨複雜,既思故園,更思帝都,既傷心,更感慨,兩種感情交匯撞擊著他的心房。

  既是"登高",詩人自然聯想到飲酒、賞菊。據說陶淵明"嘗九月九日無酒,出宅邊菊叢中坐。久之,逢弘(指江州刺史王弘)送酒至,即便就酌,醉而後歸"。陶潛居宅,有人送酒。詩人行軍在外,自然沒有這個福分。所以,"無人送酒來"句,實際上是在寫旅況的淒涼蕭瑟,無酒可飲,更無菊可賞。他想到故園今日黃花堆積的情景,只能遙遙寄去一片深沉的鄉情。"遙"字,渲染出詩人與長安的相距之遠。"憐"字,不僅寫出詩人對故鄉之菊的眷戀,更寫出詩人對故園之菊開在戰場上的長長歎息,百般憐惜。"應傍戰場開",沈德潛說"可悲在戰場二字"。殘垣斷壁,戰血塗地,黃花開在被亂軍糟踏得不成樣子的帝都長安豈不可悲可歎!結句把惜花、思鄉、感時傷亂的情緒包容在一起加以抒發,所以最為"可悲"。

  這首詩由欲登高而引出無人送酒的聯想,又由無人送酒遙想故園之菊,復由故園之菊而慨歎故園為戰場,蟬聯而下,猶如彈丸脫手,圓美流轉。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