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漏子·柳絲長》溫庭筠


更漏子·柳絲長

作者:溫庭筠

朝代:唐代



柳絲長,春雨細,花外漏聲迢遞。驚塞雁,起城烏,畫屏金鷓鴣。
香霧薄,透簾幕,惆悵謝家池閣。紅燭背,繡簾垂,夢長君不知。

作品關鍵字:-婉約-女子-相思


作者簡介:

溫庭筠

  溫庭筠(約812—866)唐代詩人、詞人。本名岐,字飛卿,太原祁(今山西祁縣東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試,押官韻,八叉手而成八韻,所以也有「溫八叉」之稱。然恃才不羈,又好譏刺權貴,多犯忌諱,取憎於時,故屢舉進士不第,長被貶抑,終生不得志。官終國子助教。精通音律。工詩,與李商隱齊名,時稱「溫李」。其詩辭藻華麗,穠艷精緻,內容多寫閨情。其詞藝術成就在晚唐諸詞人之上,為「花間派」首要詞人,對詞的發展影響較大。在詞史上,與韋莊齊名,並稱「溫韋」。存詞七十餘首。後人輯有《溫飛卿集》及《金奩集》。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柳絲柔長春雨霏霏,花叢外漏聲不斷傳向遠方。塞雁向南歸去令人驚心,雜亂的城鳥尋覓著棲巢,望著畫屏上對對金鷓鴣令人格外傷感。
薄薄的香霧透入簾幕之中,美麗的樓閣池榭啊再無人一起觀賞。繡簾低垂獨自背著垂淚的紅色蠟燭,長夢不斷遠方親人啊可知道我的衷腸?

註釋
1、更漏:古人用銅壺滴漏來計時,將一夜分為五更。
2、子:曲子的簡稱。
3、漏聲:指報更報點之聲。
4、迢遞(tiao di):遙遠。
5、塞雁:北雁,春來北飛。
6、城烏:城頭上的烏鴉。
7、畫屏:有圖飾品的屏風,為女主人公居室中的擺設。
8、金鷓鴣(zhe gū):金線繡成的鷓鴣,可能繡在屏風上,也可能是繡在衣服上的。
9、薄:通「迫」,逼來。
10、惆悵(chou chang):失意、煩惱。
11、謝家池閣:豪華的宅院,這星即指女主人公的住處。謝氏為南朝望族,居處多有池閣之勝。後來便成為一共名。韋莊歸國遙詞中有「日落謝家池閣」句。
12、紅燭背:背向紅燭;一說以物遮住紅燭,使其光線不向人直射。

參考資料:

1、
顧農,徐俠 .《中國歷代名家流派詞傳·花間派詞傳》 .長春 :吉林人民出版社 ,1999 :48 .

2、
林霄 .《唐宋元明清名家詞選》 .貴陽 :貴州民族出版社 ,2005 :12 .

3、
陳耳東,陳笑吶 .《情詞》 .西安 :陝西人民出版社 ,1997 :47 .

4、
亦冬 .《唐五代詞選譯》(修訂版) .南京 :鳳凰出版社 ,2011 :48 .

5、
趙仁珪 .《唐五代詞三百首》 .長春 :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2 :49 .

6、
郭彥全 .《歷代詞今譯》 .北京 :首都師範大學出版社 ,1994 :10 .


鑒賞

  這首詞是一首抒寫女子春夜相思愁苦的春怨詞。詞的上片寫女子春夜難眠的情狀。作者由景寫起,以動寓靜。柳絲亦如情絲,細雨亦濕心田,如此長夜,思婦本已難眠,卻偏偏總有更漏之聲不絕。「驚」「起」雁、烏,更驚起獨守空房的相思女子。寂寞中聽更漏聲,彷彿石破天驚,甚至連畫屏上的鳥都已被驚起,女子的朦朧情態一掃而空,惆悵更重。上片寫景似乎單純,但處處都可見情,「驚」「起」的氣氛籠罩全片,為下片的敘寫情懷做了極好的鋪墊。

  詞的下片直接寫人,以靜寓動。香霧雖薄卻能透過重重的簾幕,正像相思的惆悵揮之不去,驅之還來。過片三句寫盡了閨中女兒悵惘寂寞的心思。最後三句說,任紅燭燃盡,把帳帷落下,本以為可以不再聽、不再看便不再思了,未料想,相思卻入夢,只是夢裡有君君不知啊!下片寫人兼寫境,以女子的心境來寫女子的環境,實際上暗中寫出了「君」的無情和冷漠,由「君」的「不知」更寫出了女子的「惆悵」和淒苦,是以情視景、以景見意的寫法,委婉含蓄。

  全詞動中有靜、靜中寓動,動靜相生,虛實結合,以女子的情態反映相思之情的無奈和愁苦,語輕意重,言簡情深,含蓄蘊藉,曲致動人,是婉約詞的風格。

  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庭筠工於造語,極為綺靡,《花間集》可見矣。《更漏子》一首尤佳。

  胡元任云:庭筠工於造語,極為奇麗,此詞尤佳。《花間集評注》引尤侗云:飛卿《玉樓春》、《更漏子》,最為擅長之作。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更漏子》與《菩薩蠻》同意。「夢長君不知」即《菩薩蠻》之「心事竟誰知」、「此情誰得知」也。前半詞意以鳥為喻,即引起後半之意。塞雁、城烏,俱為驚起,而畫屏上之鷓鴣,仍漠然無知,猶簾垂燭背,耐盡淒涼,而君不知也。陳廷焯《白雨齋詞話》:「驚塞雁」三句,此言苦者自苦,樂者自樂。

賞析

  這首詞表現了一個思婦在春雨之夜的孤寂境遇和愁苦思戀。

  上片寫室外之景。首三句描寫春雨綿綿灑在柳絲上,灑在花木叢中的情形。獨處空閨的人是敏感的。外界的事物很容易觸動其心緒,何況是在萬籟俱寂的春夜。因此,當她聽到從花木上掉下來的雨滴之聲,猶誤以為是遠方傳來的計時漏聲。可以想像,思婦由於對遠人的眷念時刻縈繫在心,無法釋然。故而心緒不寧,度日如年。那雨滴之聲就像是放大了的漏聲,對她來講就格外地刺耳。柳絲、春雨等本是濃麗之景。但在這裡只是用來暗示思婦淒涼的心境,增強對比的效果。「驚塞雁」三句則進一步渲染思婦的這種心理感覺。人忍受不了這夜雨之聲的侵擾,那麼物又如何呢。在思婦的想像中,即使征塞之大雁,宿城之烏鴉,甚至是畫屏上之鷓鴣也必定會聞聲而驚起,不安地抖動其翅翼。這幾句是移情於物的寫法,以驚飛的鳥來暗示思婦不安的心情。「畫屏金鷓鴣」乍一看似突亍鏗由室外移至室內,由聽覺變成了視覺。其實,描寫靜止的鷓鴣慢慢變得靈動起來,這種錯覺正好襯出思婦胸中難言之痛苦。

  下片描寫思婦所居之室內情形。在蘭室之內,爐香即將燃盡.香霧漸漸消散,但卻依然能透過層層的帷帳。在這樣精緻雅潔的環境裡,思婦的心態卻只能以「惆悵」兩字來概括,可見其淒苦。這裡「謝家池閣」泛指思婦居處。由於這些華堂美室曾經是思婦與離人共同歡樂的地方。現今獨自居住,物是人非,故其心理感覺就迥然不同。「紅燭背」三句則進一步描繪了在這孤寐無伴的夜晚。百無聊賴的環境下思婦之情狀。如何才能排遣心中綿綿不絕的離情,如何才能尋覓離人的蹤影。只有吹熄紅燭,放下帳帷,努力排除外界的干擾,進入夢鄉。然而「夢長君不知」,這又是一種多麼可悲可歎的情景。

  全詞用暗示的手法,造成含蓄的效果,思婦寂寞淒涼的心理狀態,深沉細膩的感情世界,幾乎都是從具體的物象中反映出來的。

參考資料:

1、
錢仲聯 .《愛情詞與散曲鑒賞辭典》 .長沙 :湖南教育出版社 ,1992 :24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