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秋獨遊曲江》李商隱


暮秋獨遊曲江

作者:李商隱

朝代:唐代



荷葉生時春恨生,荷葉枯時秋恨成。
深知身在情長在,悵望江頭江水聲。

作品關鍵字:-愛情-思念


作者簡介:

李商隱

  李商隱,字義山,號玉溪生、樊南生,唐代著名詩人,祖籍河內(今河南省焦作市)沁陽,出生於鄭州滎陽。他擅長詩歌寫作,駢文文學價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詩人之一,和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為「溫李」,因詩文與同時期的段成式、溫庭筠風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裡排行第十六,故並稱為「三十六體」。其詩構思新奇,風格穠麗,尤其是一些愛情詩和無題詩寫得纏綿悱惻,優美動人,廣為傳誦。但部分詩歌過於隱晦迷離,難於索解,至有「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之說。因處於牛李黨爭的夾縫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後葬於家鄉沁陽(今河南焦作市沁陽與博愛縣交界之處)。作品收錄為《李義山詩集》。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荷葉初生時,春恨已生。
荷葉枯時,秋恨又成。
深深知道,只要身在人世,情意地久天長永存。
多少惆悵,只有那流不盡的江水聲。

註釋
1曲江:即曲江池。在今陝西省西安市東南。唐高適《同薛司直諸公秋霽曲江俯見南山作》:「南山郁初霽,曲江湛不流。」
2春恨:猶春愁,春怨。唐楊炯《梅花落》詩:「行人斷消息,春恨幾徘徊。」生:一作「起」。
3深知:十分瞭解。漢揚雄《法言·問道》:「深知器械舟車宮室之為,則禮由己。」
4悵望:惆悵地看望或想望。唐杜甫《詠懷古跡五首》之二:「悵望千秋一灑淚,蕭條異代不同時。」

參考資料:

1、
陳永正 .李商隱詩選譯 .成都 :巴蜀書社 ,1991 :222-223 .


賞析

  劉熙載《藝概·概》獨推李商隱詩「深情綿邈」,這首悼念所愛者的小詩便是一篇很有代表性的佳作。

  這首七絕雖都是律句,但句與句之間不盡符合粘對規則。作者故意讓一二句之間不對,二三句之間不粘,並採用其獨擅的字句重用的手法來敘事抒情。馮浩贊此「調古情深」,正說出了這首以律句所寫的古絕,聲調感愴悲涼,情思纏綿哀痛的特點。

  「荷葉生時春恨生,荷葉枯時秋恨成」,詩一開頭就用緩慢沉重的語氣喃喃訴說起作者內心的憾恨。上、下句七字中有四字重複,類似的字句重用令人想起其七絕名篇《夜雨寄北》中關於「巴山夜雨」的吟詠,讀來自有迴環往復、似直而紆的情韻。這兩句賦中寓比,把無情的曲江荷葉化為有情之物,彷彿荷葉的春生、秋枯都與詩人的哀思有關。句中春生、秋枯,恨生、恨成映襯對比,更豐富了詩的內涵。這樣,詩的前半從語氣、字句、修辭、寫法諸方面無不恰到好處地表達出悼亡的沉痛感情。類斯情事在義山的悼亡詩中頗有可印證者,取以參讀有助於對此詩內容旨意的理解。《房中曲》云:「憶得前年春,未語含悲辛。」大中三年(849)春,王氏已患病。時義山因府主鄭亞被貶,罷桂管幕職落魄返京。夫妻久別重逢,無語凝噎。瞭解義山長年飄泊,依人作游的經歷,自會對其詩中「春恨生」的含意有較具體切實的理解。第二年,詩人為生計所迫,又不得不奔波千里,到徐州盧弘止幕府。《房中曲》又云:「歸來已不見,錦瑟長於人。」大中五年(851)春,義山徐幕罷歸,補太學博士,在京與愛妻一起度過最後幾個月的光陰。不幸王氏於秋天病歿。「柿葉翻時獨悼亡」、「秋霖腹疾俱難遣,萬里西風夜正長」這些悼亡詩名句,正可說明其「秋恨成」所指為何。「人世死前惟有別」,義山伉儷情深,卻為著仕途生計夫妻常常在分離中,王氏遽爾病逝,這給詩人留下多大的憾恨。只有知人論世,才能比較確切地把握其中敘事抒情的內容。

  「深知身在情長在」一句無限淒惋,將前兩句所蘊含的綿綿深情推向無以復加的詩境。如此一往情深的悼亡語,正如其作於東川的《屬疾》詩所云:「多情真命薄,容易即迴腸。」他也只不過暫存人世,最為傷心的是常常觸緒成悲,哀思難禁。不過,這一句顯得更為沉痛哀絕,唯《無題》詩中「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的至情之語可以彷彿。詩情亦由此臻於極至的境界。

  前三句是至情語,結句則新境再展,轉用婉曲語作收。又值幕秋之時,衰病垂幕的李商隱獨遊曲江,聞聲起哀,觸景傷情。「悵望江頭江水聲」,他似乎在悵望水聲,而不是在聽水聲。表面的視、聽錯亂,深刻地反映了他內心的悵恨茫然。通感所謂聲入心通,這裡正說明其聽覺、視覺、感覺的交融溝通。詩人所視、所聽並不真切,唯是思潮翻騰,哀痛難忍。曲江流水引起他前塵如夢的回憶,往事難追的悵恨,逝者如斯的歎息。詩戛然而止,卻如曲江流水有悠悠不盡之勢。

參考資料:

1、
陳永正 .李商隱詩選譯 .成都 :巴蜀書社 ,1991 :222-223 .

創作背景

  李商隱妻子王氏於唐宣宗大中五年(851)秋病故。是年秋冬之際,李商隱赴東川節度使柳仲郢幕府,前後凡五年。大中十年(856)冬,柳仲郢被命入朝,李商隱隨柳氏返京。第二年春上抵達長安。《馮譜》謂其「似十一年春初方還京」,是也。大中十二年(858)春,李商隱已病歿於鄭州。由此推之,此篇當為李商隱大中十一年(857)秋暮獨遊曲江之作。

  關於此所悼念的對象,論者有兩種不同的意見。馮浩《玉溪生詩集箋注》以此為艷情,不入編年。其曰:「前有《荷花》、《贈荷花》二詩,蓋意中人也,此則傷其已逝矣。」張采田《玉溪生年譜會箋》系此詩於唐宣宗大中十年(856),其曰:「此亦追悼之作,與《贈荷花》等篇不同,作艷情者誤。」細味《荷花》、《贈荷花》二詩知其人為歌者,詩有憐香惜玉之意,而此篇語淺情深,莊重沉痛,情味自別。集中唯悼念亡妻王氏諸什與之最為切近,詩當為王氏所賦。

  關於此詩還有一段美麗感傷的愛情故事。相傳李商隱與王氏相戀結合以前,曾有一戀人,小名叫「荷花」。荷花天生麗質,清秀可人,心地善良淳樸。李商隱年青有為,相貌出眾,才華橫溢。兩人情投意合非常恩愛。在「荷花」的陪讀下,李商隱的才學進步很快,兩人一起度過了一段幸福甜蜜的時光。就在李商隱快要進京趕考的前一個月。「荷花」突然身染重病,李商隱回天無術,只能日夜在病榻前陪伴「荷花」。隨著病情的加重,一朵嬌艷的「荷花」不幸早早地凋零了。「荷花」的早逝,給詩人帶來了無比沉重的打擊。後來詩人每見到湖塘裡的荷花,心中便泛起陣陣憂傷。他自始至終也不能忘記那清秀美麗的「荷花」姑娘。不論這個傳說真實與否,多情文士李商隱的愛情詩,多與荷花結緣則是勿庸置疑的事實。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