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昔二首》杜甫


憶昔二首

作者:杜甫

朝代:唐代


憶昔先皇巡朔方,千乘萬騎入咸陽。
陰山驕子汗血馬,長驅東胡胡走藏。
鄴城反覆不足怪,關中小兒壞紀綱。
張後不樂上為忙,至令今上猶撥亂,勞心焦思補四方。
我昔近侍叨奉引,出兵整肅不可當。
為留猛士守未央,致使岐雍防西羌。
犬戎直來坐御床,百官跣足隨天王。
願見北地傅介子,老儒不用尚書郎。

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
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
九州道路無豺虎,遠行不勞吉日出。
齊紈魯縞車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
宮中聖人奏雲門,天下朋友皆膠漆。
百餘年間未災變,叔孫禮樂蕭何律。
豈聞一絹直萬錢,有田種穀今流血。
洛陽宮殿燒焚盡,宗廟新除狐兔穴。
傷心不忍問耆舊,復恐初從亂離說。
小臣魯鈍無所能,朝廷記識蒙祿秩。
周宣中興望我皇,灑淚江漢身衰疾。


作品關鍵字:-組詩-憶昔-諷今


作者簡介:

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世稱「杜工部」、「杜少陵」等,漢族,河南府鞏縣(今河南省鞏義市)人,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杜甫被世人尊為「詩聖」,其詩被稱為「詩史」。杜甫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跟另外兩位詩人李商隱與杜牧即「小李杜」區別開來,杜甫與李白又合稱「大李杜」。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他的約1400餘首詩被保留了下來,詩藝精湛,在中國古典詩歌中備受推崇,影響深遠。759-766年間曾居成都,後世有杜甫草堂紀念。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當年肅宗即位靈武,收復關中,借陰山驕子回紇之兵收復兩京,東胡安慶緒奔走河北死守鄴城,史思明出兵相救安慶緒於鄴城,既降又叛反覆無常並復陷東京洛陽早是意料之中的事。肅宗整日誠惶誠恐多方討好信任關中小人李輔國,寵懼後宮張良娣,致使綱紀壞而國政亂,以致今日代宗仍在勞心焦思肅清朝綱。
當年我自己官為拾遺時。在皇帝左右,又拾遺職掌供奉扈從,代宗以廣平王拜天下兵馬元帥,先後收復兩京勢不可擋。代宗聽信宦官程元振讒害,奪郭子儀兵柄,使岐雍一帶兵力單薄,不能防敵於國門之外。致使吐蕃入侵兩京淪陷,府庫閭捨,焚掠一空,百官狼狽就道,鞋子都來不及穿跟隨代宗逃往陝州。何時才能出現傅介子這樣勇猛的人物來湔雪國恥啊,只要國家能滅寇中興,我個人做不做尚書郎倒沒關係。

想當年開元盛世時,小城市就有萬家人口,農業豐收,糧食儲備充足,儲藏米谷的倉庫也裝的滿滿的。社會秩序安定,天下太平沒有寇盜橫行,路無豺虎,旅途平安,隨時可以出門遠行,自然不必選什麼好日子。當時手工業和商業的發達,到處是貿易往來的商賈的車輛,絡繹不絕於道。男耕女桑,各安其業,各得其所。宮中天子奏響祭祀天地的樂曲,一派太平祥和。社會風氣良好,人們互相友善,關係融洽,百餘年間,沒有發生過大的災禍。國家昌盛,政治清明。
誰知安史亂後,田園荒蕪,物價昂貴,一絹布匹要賣萬貫錢。洛陽的宮殿被焚燒殆盡,吐蕃也攻陷長安,盤踞了半月,代宗不久之後收復兩京。不敢跟年高望重的人絮叨舊事,怕他們又從安祿山陷兩京說起,惹得彼此傷起心來。小臣我愚鈍無所能,承蒙當初朝廷授檢校工部員外郎官職給我。希望當代皇上能像周宣王恢復周代初期的政治,使周朝中興那樣恢復江山社稷,我在江漢流經的巴蜀地區也會激動涕零的。

註釋
先皇巡朔方:指唐肅宗在靈武、鳳翔時期。《晉書·鄭沖傳》:「翼亮先皇。至德元載,肅宗即位於靈武,下制曰:『朕治兵朔方,須安兆姓之心,勉順群臣之請。』趙曰:『朔方乃靈武鄰郡。』」
入咸陽:指至德二年九月收復關中,十月肅宗還京。與漢靈帝末童謠相仿:「侯非侯,王非王,干乘萬騎上北邙。」
陰山驕子:指回紇。《史記·秦本紀》:「西北斥逐匈奴,自渝中並河以東屬之陰山。」徐廣曰:「陰山在五原北。」《通典》:「陰山,唐安北都護府也。」汗血馬:大宛國有汗血馬。
「長驅」句:東胡,指安慶緒。肅宗借兵回紇,收復兩京,安慶緒奔河北,保鄴郡,所以說胡走藏。
「鄴城」句:鄴城反覆,指史思明既降又叛,救安慶緒於鄴城,復陷東京洛陽一事。思明被迫投降,反覆無常,乃意料中事,故雲不足怪。
「關中」句:關中小兒,指李輔國。《舊唐書·宦官傳》:「李輔國,閒廄馬家小兒,少為閹,貌陋,粗知書計,為僕事高力士。」《通鑒》註:「凡廄牧、五坊、禁苑給使者,皆渭之小兒。」晉泰始謠:「賈裴王,亂紀綱。」
「張後」句:《舊唐書·后妃傳》:「張後寵遇專房,與輔國持權禁中,干預政事。帝頗不悅,無如之何」。上,指肅宗。
至令:一作「至今」。今上:當今皇上,此指代宗。
「我昔」句:指人杜甫自己為拾遺時。在皇帝左右,故日近侍。又拾遺職掌供奉扈從,故日叨奉引。叨,忝也,自謙之詞。
「出兵」句:指代宗當時以廣平王拜天下兵馬元帥,先後收復兩京。《新唐書》:「代宗為太子,時從狩靈武,拜天下兵馬元帥。山濤啟事:『可以整肅朝廷,裁製時政。』陳琳檄文:『天下不可當。』」
「為留」句:猛士,指郭子儀。寶應元年(762年)代宗聽信宦官程元振讒害,奪郭子儀兵柄,使居留長安。未央,漢宮名,在長安。翻用劉邦《大風歌》。「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感慨甚深。
「致使」句:岐(qi)雍,唐鳳翔關內地,邊兵入衛,岐雍一帶,兵力單薄,遂不能防敵於國門之外。《舊唐書·吐蕃傳》:「乾元後數年,鳳翔之西,邠州之北,盡為蕃戎境。」
犬戎:古代族名,又叫獫狁,古代活躍於今陝、甘一帶,獫、岐之間。此處指吐蕃,廣德元年(763年)十月,吐蕃入侵,代宗逃到陝州,長安第二次淪陷,府庫閭捨,焚掠一空。
跣足:打赤足。寫逃跑時的狼狽,鞋子都來不及穿。天王:指唐代宗。
「願見」句:傅介子,西漢時北地人,曾斬樓蘭王頭,懸之北闕。杜甫意在湔雪國恥,故願見能有這種人物。
尚書郎:作者自謂。《木蘭行》:「欲與木蘭賞,不用尚書郎。」
開元:唐玄宗年號(718—741年)。開元盛世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治世之一。孫洙曰:「開元間承平日久,四郊無虞,居人滿野,桑麻如織,雞犬之音相聞。時開遠門外西行,亙地萬餘裡,路不拾遺,行者不繼糧,丁壯之人不識兵器。」
小邑:小城。藏:居住。萬家室:言戶口繁多。《資治通鑒》唐玄宗開元二十八年載:「是歲,天下縣千五百七十三,戶八百四十一萬二千八百七十一,口四千八百一十四萬三千六百九。
「稻米」二句:寫全盛時農業豐收,糧食儲備充足。流脂,形容稻米顆粒飽滿滑潤。倉廩:儲藏米谷的倉庫。
「九州」二句:寫全盛時社會秩序安定,天下太平。豺虎:比喻寇盜。
路無豺虎:旅途平安,出門自然不必選什麼好日子,指隨時可出行。《資治通鑒》開元二十八年載:「海內富安,行者雖萬里不持寸兵。
「齊紈」二句:寫全盛時手工業和商業的發達。齊紈魯縞:山東一帶生產的精美絲織品。車班班:商賈的車輛絡繹不絕。班班:形容繁密眾多,言商賈不絕於道。
桑:作動詞用,指養蠶織布。不相失:各安其業,各得其所。《通典·食貨七》載:開元十三年,「米斗至十三文,青、齊谷斗至五文。自後天下無貴物。兩京米斗不至二十文,面三十二文,絹一匹二百一十文。東至宋汴,西至岐州,夾路列店肆待客,酒饌豐溢。每店皆有驢賃客乘,倏忽數十里,謂之驛驢。南詣荊、襄,北至太原、范陽,西至蜀川、涼府,皆有店肆以供商旅。遠適數千里,不恃寸刃」。
聖人:指天子。奏雲門:演奏《雲門》樂曲。雲門,祭祀天地的樂曲。
「天下」句:是說社會風氣良好,人們互相友善,關係融洽。膠漆,比喻友情極深,親密無問。
百餘年間:指從唐王朝開國(618年)到開元末年(741年),有一百多年。未災變:沒有發生過大的災禍。
「叔孫」句:西漢初年,高祖命叔孫通制定禮樂,蕭何制定律令。這是用漢初的盛世比喻開元時代的政治情況。
「豈聞」二句:開始由憶昔轉為說今,寫安史亂後的情況:以前物價不高,生活安定,如今卻是田園荒蕪,物價昂貴。一絹,一匹絹。直,同「值」。
「洛陽」句:用東漢末董卓燒洛陽宮殿事喻指兩京破壞之嚴重。廣德元年十月吐蕃陷長安。盤踞了半月,代宗於十二月復還長安,詩作於代宗還京不久之後,所以說「新除」。
宗廟:指皇家祖廟。狐兔:指吐蕃。顏之推《古意二首》:「狐兔穴宗廟。」杜詩本此。
「傷心」二句:寫不堪回首的心情。耆舊們都經歷過開元盛世和安史之亂,不忍問:是因為怕他們又從安祿山陷京說起,惹得彼此傷起心來。耆舊:年高望重的人。
亂離:指天寶末年安史之亂。
小臣:杜甫自謂。魯鈍:粗率,遲鈍。
記識:記得,記住。祿秩:俸祿。蒙祿秩:指召補京兆功曹,不赴。
周宣:周宣王,厲王之子,即位後,整理亂政,勵精圖治,恢復周代初期的政治,使周朝中興。我皇:指代宗。灑血:極言自己盼望中興之迫切。
江漢:指長江和嘉陵江。也指長江、嘉陵江流經的巴蜀地區。因為嘉陵江上源為西漢水,故亦稱漢水。

參考資料:

1、
韓成武 張志民 .杜甫詩全譯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617-620 .

2、
蕭滌非 .杜甫詩選注 :人民文學出版社 ,1998 :219-221 .

3、
張志忠 .杜甫詩選 :中華書局 ,2005 :265-268 .


創作背景

  根據《杜臆》:「此是既為工部郎後,追論往事也。故以《憶昔》為題,乃廣德二年嚴武幕中作。吐蕃陷京,在去年之冬。」可知這兩首作於廣德二年(764年)。廣德元年,杜甫被召為京兆功曹參軍,未去赴任。到了廣德二年春,杜甫便寄居閬州。杜甫感於今昔變化,借憶昔表示對現實的憂慮和哀歎。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杜甫詩選注 :人民文學出版社 ,1998 :219-221 .

賞析

  題目雖說是《憶昔》,其實是諷今之作。第一首回憶的是唐肅宗的信任宦官和懼怕老婆,目的作於警戒代宗不要走他父親的老道;第二首回憶的是唐玄宗是開元盛世,目的在於鼓舞代宗恢復往日繁榮,並不是為憶昔而憶昔。

  第一首上段九句,下段八句。上段九句感傷肅宗之失德。當時肅宗起兵靈武,收復西京長安,率回紇兵討安慶緒,凡是肅宗認為是有才能的都以任用,便任用了李輔國。但寵幸張良娣,對於政事自然就很少有時間去管了。所以中興之業,是仍處於停滯階段的。「後不樂」,狀其驕傲放縱。「上為忙」,狀其畏縮恐懼。這分明寫出了懼內意。王洙曰:「撥亂,內平張後之難。補四方,外能經營河北也。」下段八句感傷代宗不能振起。代宗初為元帥,出兵整肅,到了程元振帶兵時,使郭子儀束手留京,吐蕃入侵,而肅宗再次外逃,一時邊境無法安定下來,所以願能有像傅介子這樣的人物,杜甫意在湔雪國恥。「老儒」句,作者自歎不能為國靖亂而尸位素餐。

  第二首上段十二句,下段十句。上段十二句追思開元盛世。當時國盛民富,盜亂息止人民安定,政治通和清明,民風淳厚,禮儀等方面也秩序井然,勝於貞觀之治。這裡便是惜唐明皇疏於政事,所以又極盛轉至衰敗。下段十句悲痛亂離而思盼興復。自開元至作此,戰火不斷,民不聊生。「絹萬錢,無復齊紈魯縞矣。田流血,無復室家倉廩矣。東洛燒焚,西京狐兔,道路盡為豺狼,宮中不奏雲門矣。」(仇兆鰲《杜詩詳注》)亂後景象,是不忍直視的。所以作者在此概歎,中興事業只能期望於後世之君了。

  雖然杜甫是從地主階級的立場和理想來觀察現實,但第二首詩中所描述的人丁興旺、和平環境、豐衣足食,卻也是勞動人民所祈望的。因而杜甫的政治理想對廣大人民是有利的。詩人素來就有「位卑未敢忘憂國」的崇高理想、「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精神境界,「小臣魯鈍無所能,朝廷記識蒙祿秩。周宣中興望我皇,灑血江漢身衰疾。」身處亂世、顛沛流離,仍抱憂國憂民之心,「願見北地傅介子,老儒不用尚書郎。」甘願「灑血江漢」、再圖中興。

參考資料:

1、
韓成武 張志民 .杜甫詩全譯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617-620 .

2、
蕭滌非 .杜甫詩選注 :人民文學出版社 ,1998 :219-221 .

3、
張志忠 .杜甫詩選 :中華書局 ,2005 :265-268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