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杜甫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

作者:杜甫

朝代:唐代


大歷二年十月十九日,夔府別駕元持宅,見臨穎李十二娘 舞劍器,壯其蔚跂,問其所師,曰:「余公孫大娘弟子也。」 開元三載,余尚童稚,記於郾城觀公孫氏,舞劍器渾脫, 瀏漓頓挫,獨出冠時,自高頭宜春梨園二伎坊內人洎外供奉, 曉是舞者,聖文神武皇帝初,公孫一人而已。 玉貌錦衣,況余白首,今茲弟子,亦非盛顏。 既辨其由來,知波瀾莫二,撫事慷慨,聊為《劍器行》。 昔者吳人張旭,善草書帖,數常於鄴縣見公孫大娘舞西河劍器,自此草書長進,豪蕩感激,即公孫可知矣。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
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絳唇珠袖兩寂寞,晚有弟子傳芬芳。
臨穎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揚揚。
與余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劍器初第一。
五十年間似反掌,風塵傾動昏王室。
梨園弟子散如煙,女樂余姿映寒日。
金粟堆前木已拱,瞿唐石城草蕭瑟。
玳筵急管曲復終,樂極哀來月東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繭荒山轉愁疾。


作品關鍵字:-唐詩三百首-婦女-舞蹈-詠史


作者簡介:

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世稱「杜工部」、「杜少陵」等,漢族,河南府鞏縣(今河南省鞏義市)人,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杜甫被世人尊為「詩聖」,其詩被稱為「詩史」。杜甫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跟另外兩位詩人李商隱與杜牧即「小李杜」區別開來,杜甫與李白又合稱「大李杜」。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他的約1400餘首詩被保留了下來,詩藝精湛,在中國古典詩歌中備受推崇,影響深遠。759-766年間曾居成都,後世有杜甫草堂紀念。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唐大歷二年十月十九日,我在夔府別駕元持家裡,觀看臨穎李十二娘跳劍器舞,覺得舞姿矯健多變非常壯觀, 就問她是向誰學習的?她說:「我是公孫大娘的學生」。玄宗開元三年,我還年幼,記得在郾城看過公孫大娘跳《劍器》和《渾脫》舞,流暢飄逸而且節奏明朗,超群出眾,當代第一,從皇宮內的宜春、梨園弟子 到宮外供奉的舞女中,懂得此舞的,在唐玄宗初年,只有公孫大娘一人而已。當年她服飾華美,容貌漂亮,如今我已是白首老翁,眼前她的弟子李十二娘,也已經不是年輕女子了。既然知道了她舞技的淵源,看來她們師徒的舞技一脈相承,撫今追昔,心中無限感慨,姑且寫了《劍器行》這首。 聽說過去吳州人張旭,他擅長書寫草書字帖,在鄴縣經常觀看公孫大娘跳一種《西河劍器》舞,從此草書書法大有長進,豪放激揚,放蕩不羈,由此可知公孫大娘舞技之高超了。

從前有個漂亮女人,名叫公孫大娘,每當她跳起劍舞來,就要轟動四方。
觀看人群多如山,心驚魄動臉變色,天地也被她的舞姿感染,起伏震盪。
劍光璀璨奪目,有如后羿射落九日, 舞姿矯健敏捷,恰似天神駕龍飛翔,
起舞時劍勢如雷霆萬鈞,令人屏息,收舞時平靜,好像江海凝聚的波光。
鮮紅的嘴唇綽約的舞姿,都已逝去,到了晚年,有弟子把藝術繼承發揚。
臨穎美人李十二娘,在白帝城表演,她和此曲起舞,精妙無比神采飛揚。
她和我談論好久,關於劍舞的來由,我憶昔撫今,更增添無限惋惜哀傷。
當年玄宗皇上的侍女,約有八千人,劍器舞姿數第一的,只有公孫大娘。
五十年的光陰,真好比翻一下手掌,連年戰亂烽煙瀰漫,朝政昏暗無常。
那些梨園子弟,一個個地煙消雲散,只留李氏的舞姿,掩映冬日的寒光。
金粟山玄宗墓前的樹木,已經合抱,瞿塘峽白帝城一帶,秋草蕭瑟荒涼。
玳絃琴瑟急促的樂曲,又一曲終了,明月初出樂極生悲,我心中惶惶。
我這老夫,真不知哪是要去的地方, 荒山裡邁步艱難,越走就越覺淒傷。

註釋
1公孫大娘:唐玄宗時的舞蹈家。
2弟子:指李十二娘。
3劍器:指唐代流行的武舞,舞者為戎裝女子。
4大歷二年:公元七六七年。
5開元三載:公元七一七年。
6劍器渾脫:《渾脫》是唐代流行的一種武舞,把《劍器》和《渾脫》綜合起來,成為一種新的舞蹈

參考資料:

1、
佚名.教育中國.http://edu.china.com.cn/2011-04/18/content_22381442.htm


賞析

  的開頭八句是先寫公孫大娘的舞蹈:很久以前有一個公孫大娘,她善舞劍器的名聲傳遍了四面八方。人山人海似的觀眾看她的舞蹈都驚訝失色,整個天地好像也在隨著她的劍器舞而起伏低昂,無法恢復平靜。「霍如羿射九日落」四句,或稱為「四如句」,前人解釋不一,這大體是描繪公孫舞蹈給杜甫留下的美好印象。羿射九日,可能是形容公孫手持紅旗、火炬或劍器作旋轉或滾翻式舞蹈動作,好像一個接一個的火球從高而下,滿堂旋轉;驂龍翔舞,是寫公孫翩翩輕舉,騰空飛翔;雷霆收怒,是形容舞蹈將近尾聲,聲勢收斂;江海凝光,則寫舞蹈完全停止,舞場內外肅靜空闊,好像江海風平浪靜,水光清澈的情景。

  「絳唇珠袖兩寂寞」以下六句,突然轉到公孫死後劍器舞的沉寂無聞,幸好晚年還有弟子繼承了她的才藝。跟著寫她的弟子臨穎李十二娘在白帝城重舞劍器,還有公孫氏當年神采飛揚的氣概。同李十二娘一席談話,不僅知道她舞技的師傳淵源,而且引起了自己撫今思昔的無限感慨。

  「先帝侍女八千人」以下六句,筆勢又一轉折,思想又回到五十年前。回憶開元初年,當時政治清明,國 勢強盛,唐玄宗在日理萬機之暇,親自建立了教坊和梨園,親選樂工,親教法曲,促成了唐代歌舞藝術的空前繁榮,當時宮廷內和內外教坊的歌舞女樂就有八千人,而公孫大娘的劍器舞又在八千人中「獨出冠時」,號稱第一。可是五十年歷史變化多大啊!一場安史之亂把大唐帝國的整個天下鬧得風塵四起、天昏地黑。唐玄宗當年親自挑選、親自培養的成千上萬的梨園弟子、歌舞人材,也在這一場浩劫中煙消雲散了,如今只有這個殘存的教坊藝人李十二娘的舞姿,還在冬天殘陽的餘光裡映出美麗而淒涼的影子。對曾經親見開元盛世的文藝繁榮,曾經親見公孫大娘《劍器舞》的老詩人杜甫說來,這是他晚年多麼難得的精神安慰,可是又多麼地令他黯然神傷啊!這一段是全詩的高潮。善於用最簡短的幾句話集中概括巨大的歷史變化和廣闊的社會內容,正是杜詩「沉鬱頓挫」的表現。

  「金粟堆南木已拱」以下六句,是全詩的尾聲。詩人接著上段深沉的感慨,說玄宗已死了六年,在他那金粟山上的陵墓上,樹已夠雙手拱抱了。而自己這個玄宗時代的小臣,卻流落在這個草木蕭條的白帝城裡。末了寫別駕府宅裡的盛筵,在又一曲急管繁弦的歌舞之後告終了,這時下弦月已經東出了,一種樂極哀來的情緒支配著詩人,他不禁四顧茫茫,百端交集,行不知所往,止不知所居,長滿老繭的雙足,拖著一個衰老久病的身軀,寒月荒山,踽踽獨行。身世的悲涼,就不言而可知了。「轉愁疾」三字,是說自己以繭足走山道本來很慢,但在心情沉重之時,卻反而怪自己走得太快了。

  這首七言歌行自始至終並沒有離開公孫大娘師徒和劍器舞,但是從全詩那雄渾的氣勢,從「五十年間似反掌,風塵澒洞昏王室」這樣力透紙背的詩史之筆,又感到詩人的確是在通過歌舞的事,反映五十年來興衰治亂的歷史。王嗣總評這首詩說:「此詩見劍器而傷往事,所謂撫事慷慨也。故詠李氏,卻思公孫;詠公孫,卻思先帝;全是為開元天寶五十年治亂興衰而發。不然,一舞女耳,何足搖其筆端哉!」(《杜詩祥注》引《杜臆》)這一段評語,分析全詩的層次、中心,說得相當中肯。但是,他說「一舞女耳,何足搖其筆端哉!」並不符合杜甫本來的思想,杜甫是十分重視和熱愛藝術的。

  這首詩的藝術風格,既有「瀏漓頓挫」的氣勢節奏,又有「豪蕩感激」的感人力量,是七言歌行中沉鬱悲壯的傑作。開頭八句,富麗而不浮艷,鋪排而不呆板。「絳唇珠袖」以下,則隨意境之開合,思潮之起伏,語言音節也隨之頓挫變化。全詩既不失雄渾完整的美,用字造句又有渾括錘煉的功力。篇幅雖然不太長,包容卻相當廣大。從樂舞之今昔對比中見五十年的興衰治亂,沒有沉鬱頓挫的筆力是寫不出來的。

浣曚負鏶賊櫒鑸?/h3>

浣滆€他細浣氬悕

鈥滃塊鍣ㄨ垶鈥濇槸浠€涔壟牁鐨劇垶韞堝憿錛熷捍浠g殑鑸閃菤鍒嗕負鍋ヨ垶鍜屻蔣鑸炰袱澶х被錛岸塊鍣ㄨ垶灞炰簬鍋ヨ垶涔嬬被銆傛椿鍞晃儜宓庛€婃觸闃抽棬銆嬭錛氣€滃綴瀛欏塊浼庣殕紲炱鈥濂紝鑷敞璇達細鈥滄湁鍏瓩澶у鑸炱塊錛岸綋鏃跺彿涓洪浾濡欍€滀€?a href="http://so.timetw.com/author_163.aspx" target="_blank">鍙哥└鍥?/a>銆婂塊鍣ㄣ€嬭瘲璇達細鈥滄ゼ涓嬪綴瀛欐樣鎿喋滿錛出└鎖欏コ瀛愮埍鍐瀆鈥濄€傚螭瑙佽繖鏄竴縐嶅コ瀛愮┘鐫€鍐瀆鐨劇垶韞堬紝鑸閃搗鏉ワ紝鏈變竴縐嶉浾鍋ュ垰鍔茬殑濮垮娍鍜屾禍婕撻】鐫殑鑺傚銆?

鏈〉鍐喋鎖寸悊鑷繡緇滐紙鎴栫敳鍖垮悕緗賊弸涓婁紶錛多紝鍘爨綔鑰喋凡鏃豹磣鑰太瘉錛出增鏉富綊鍘爨綔鑰呮塈鏈齋€?a style=" color:#919090;" href="http://www.timetw.com/">鏈珯鍏嶈垂鍙賊竷浠呬稯瀛︿範鍙傝€津紝鍏惰鐐逛笉浠h〃鏈珯褲嬪滿銆傜珯鍔¢者綆憋細service@timetw.com

創作背景

  人寫此詩年已55歲,飽經憂患,卻仍滯留異鄉,自有不勝今昔興衰之感,詩中借幾十年前觀看玄宗開元年間著名舞蹈家公孫大娘舞劍器的回憶,傾述了這種感情。

  公孫大娘:唐玄宗時的舞蹈家。弟子:指李十二娘。劍器:指唐代流行的武舞,舞者為戎裝女子。大歷二年:公元七六七年。開元五載:公元七一七年。劍器渾脫:《渾脫》是唐代流行的一種武舞,把《劍器》和《渾脫》綜合起來,成為一種新的舞蹈。

總體評價

  序寫得像散文詩,旨在說明目睹李十二娘舞姿,並聞其先師,觸景生情,撫今思昔,記起童年觀看公孫大娘之劍舞,讚歎其舞技高超,並以張旭見舞而書藝大有長進之故事點綴。

  詩開頭八句,先寫公孫大娘的舞技高超,如「羿射九日」,「驂龍飛翔」。接著「絳唇」六句,寫公孫氏死後,劍舞沉寂,幸好晚年還有弟子承繼。「先帝」六句筆鋒一轉,又寫五十年前公孫氏是宮裡八千舞女中首屈一指,然而安史之亂後,「宜春」、「梨園」的人才早已煙消雲散了。如今只有殘存的教坊藝人李十二娘。「金粟」六句是尾聲,感慨身世悲涼。

  全詩氣勢雄渾,沉鬱悲壯。見《劍器》而傷往事,撫事慷慨,大有時序不同,人事蹉跎之感。詩以詠李氏,而思公孫;詠公孫而思先帝,寄托作者念念不忘先帝盛世,慨歎當今衰落之情。語言富麗而不浮艷,音節頓挫而多變。

參考資料:

1、
佚名.教育中國.http://edu.china.com.cn/2011-04/18/content_22381442.htm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