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南望余雪》祖詠


終南望余雪

作者:祖詠

朝代:唐代



終南陰嶺秀,積雪浮雲端。
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

作品關鍵字:-唐詩三百首-冬天-寫景-寫雪


作者簡介:

祖詠

  祖詠 唐代詩人。洛陽(今屬河南)人。生卒年不詳。少有文名,擅長詩歌創作。與王維友善。王維在濟州贈詩云:"結交二十載,不得一日展。貧病子既深,契闊余不淺。"(《贈祖三詠》)其流落不遇的情況可知。開元十二年(724),進士及第,長期未授官。後入仕,又遭遷謫,仕途落拓,後歸隱汝水一帶。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終南山的北面,山色多麼秀美;
峰頂上的積雪,似乎浮在雲端。
雨雪晴後,樹林表面一片明亮;
暮色漸生,城中覺得更冷更寒。

註解
1、終南:山名,在陝西省西安市南面。
2、陰嶺:背向太陽的山嶺
3、林表:林梢。
4、霽色:雨後的陽光。


賞析

  祖詠年輕時去長安應考,文題是「終南望余雪「,必須寫出一首六韻十二句的五言長律。祖詠看完後思付了一下,立刻寫完了四句,他感到這四句已經表達完整,按照考官要求,寫成六韻十二句的五言體,有畫蛇添足的感覺。當考官讓他重寫時,他又堅持了自己的看法,考官很不高興。結果祖詠未被錄取。但這首一直流傳至今,被清代詩人王漁稱為詠雪最佳作。詩人描寫了終南山的余雪,遠望積雪,長安城也增添了寒意。這詩精練含蓄,別有新意。

  通過山與陽光的向背表現了各處不同的景象,又聯想到山頭的積雪消融後,叢林明亮,低處的城中反會增寒,使詩達到全新的境界。

  據《唐詩紀事》卷二十記載,這首詩是祖詠在長安應試時作的。按照規定,應該作成一首六韻十二句的五言排律,但他只寫了這四句就交卷。有人問他為什麼,他說:「意思已經完滿了。」這真是無話即短,不必畫蛇添足。

  題意是望終南余雪。從長安城中遙望終南山,所見的自然是它的「陰嶺」(山北叫做「陰」);而且,惟其「陰」,才有「餘雪」。「陰」字下得很確切。「秀」是望中所得的印象,既讚頌了終南山,又引出下句。「積雪浮雲端」,就是「終南陰嶺秀」的具體內容。這個「浮」字下得多生動!自然,積雪不可能浮在雲端。這是說:終南山的陰嶺高出雲端,積雪未化。雲,總是流動的;而高出雲端的積雪又在陽光照耀下寒光閃閃,不正給人以「浮」的感覺嗎?讀者也許要說:「這裡並沒有提到陽光呀!」是的,這裡是沒有提,但下句卻作了補充。「林表明霽色」中的「霽色」,指的就是雨雪初晴時的陽光給「林表」塗上的色彩。

  「明」字當然下得好,但「霽」字更重要。作者寫的是從長安遙望終南餘雪的情景。終南山距長安城南約六十華里,從長安城中遙望終南山,陰天固然看不清,就是在大晴天,一般看到的也是籠罩終南山的濛濛霧靄;只有在雨雪初晴之時,才能看清它的真面目。賈島的《望(終南)山》詩裡是這樣寫的:「日日雨不斷,愁殺望山人。天事不可長,勁風來如奔。陰霾一似掃,浩翠瀉國門。長安百萬家,家家張屏新。」久雨新晴,終南山翠色慾流,長安百萬家,家家門前張開一面新嶄嶄的屏風,多好看!唐時如此,現在仍如此,久住西安的人,都有這樣的經驗。所以,如果寫從長安城中望終南餘雪而不用一個「霽」字,卻說望見終南陰嶺的餘雪如何如何,那就不是客觀真實了。

  祖詠不僅用了「霽」,而且選擇的是夕陽西下之時的「霽」。怎見得?他說「林表明霽色」,而不說山腳、山腰或林下「明霽色」,這是很費推敲的。「林表」承「終南陰嶺」而來,自然在終南高處。只有終南高處的林表才明霽色,表明西山已銜半邊日,落日的餘光平射過來,染紅了林表,不用說也照亮了浮在雲端的積雪。而結句的「暮」字,也已經呼之欲出了。

  前三句,寫「望」中所見;末一句,寫「望」中所感。俗諺有云:「下雪不冷消雪冷」;又云:「日暮天寒」。一場雪後,只有終南陰嶺尚餘積雪,其他地方的雪正在消融,吸收了大量的熱,自然要寒一些;日暮之時,又比白天寒;望終南餘雪,寒光閃耀,就令人更增寒意。做望終南餘雪的題目,寫到因望餘雪而增加了寒冷的感覺,意思的確完滿了;何必死守清規戎律,再湊幾句呢?

  王士禛在《漁洋詩話》捲上裡,把這首詩和陶潛的「傾耳無希聲,在目皓已潔」、王維的「灑空深巷靜,積素廣庭寬」等並列,稱為詠雪的「最佳」作,不算過譽。 詩中的霽色、陰嶺等詞烘托出了詩題中餘字的精神。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