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其二》李白


長相思·其二

作者:李白

朝代:唐代



日色慾盡花含煙,月明欲素愁不眠。
趙瑟初停鳳凰柱,蜀琴欲奏鴛鴦弦。
此曲有意無人傳,願隨春風寄燕然。
憶君迢迢隔青天,昔日橫波目,今作流淚泉。
不信妾斷腸,歸來看取明鏡前。(斷腸 一作:腸斷)

作品關鍵字:-唐詩三百首-樂府-女子-思念


作者簡介: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朝浪漫主義詩人,被後人譽為「詩仙」。祖籍隴西成紀(待考),出生於西域碎葉城,4歲再隨父遷至劍南道綿州。李白存世詩文千餘篇,有《李太白集》傳世。762年病逝,享年61歲。其墓在今安徽當塗,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


譯文及註釋

韻譯
夕陽西下暮色朦朧,花蕊籠罩輕煙,
月華如練,我思念著情郎終夜不眠。
柱上雕飾鳳凰的趙瑟,我剛剛停奏,
心想再彈奏蜀琴,又怕觸動鴛鴦弦。
這飽含情意的曲調,可惜無人傳遞,
但願它隨著春風,送到遙遠的燕然。
憶情郎呵、情郎他迢迢隔在天那邊,
當年遞送秋波的雙眼,
而今成了流淚的源泉。
您若不信賤妾懷思肝腸欲斷,
請歸來看看明鏡前我的容顏!

註釋
1趙瑟:相傳古代趙國的人善彈瑟。瑟:絃樂器。
2鳳凰柱:或是瑟柱上雕飾鳳凰形狀。
3蜀琴句:舊注謂蜀琴與司馬相如琴挑故事有關。按:鮑照有「蜀琴抽白雪」句。白居易也有「蜀琴安膝上,《周易》在床頭」句。李賀「吳絲蜀桐張高秋」,王琦注云:「蜀中桐木宜為樂器,故曰蜀桐。」蜀桐實即蜀琴。似古人中常以蜀琴喻佳琴,恐與司馬相如、卓文君事無關。鴛鴦弦也只是為了強對鳳凰柱。


簡析

  「日色慾盡花含煙,月明如素愁不眠」一句,季節、時間、環境、情緒全出來了。春日的一個黃昏,日色將盡,夜幕降臨,花辨上也似乎含著縷縷煙霧,女主人在幹什麼呢?月亮已經升起來了,明如鏡、皎如絹,一種淡淡的愁緒讓她開始感到悶倦,難以安眠。這樣一烘托,一幅溫婉細膩的場景率先浮現在了讀者面前。

  緊接著一副工整的對仗「趙瑟初停鳳凰柱,蜀琴欲奏鴛鴦弦」。古代趙國的婦女善鼓瑟,故稱趙瑟,蜀中有桐木宜作琴,相傳司馬相如曾奏蜀琴來挑逗卓文君。人用這兩句排比在暗喻什麼呢。從字面上來看,趙瑟剛彈過,鳳凰狀的瑟柱停下來了,又不知不覺的拿起蜀琴,準備開始奏起鴛鴦弦。而鳳凰、鴛鴦都是成雙成對生活,正是男女之情的一種見證!哦,原來女主人是在思念她的愛人了。 

  再來看下句「此曲有意無人傳,願隨春風寄燕然」,男人在思念至極吶喊「天長地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一片如火之熱情。女人則如水,她不怨恨,她只是把滿懷心事托與春風,希望春風能把因鳳凰柱、鴛鴦弦帶給她的那深切的別離之苦捎給遠方的心上人。「寄燕然」一句告訴我們,原來她的丈夫是從征去了。李白在《關山月》中曾經這樣描寫過征客的心境「戍客望邊邑,思歸多苦顏。高樓當此夜,歎息未應閒」,這樣的思念,比起「一種相思、兩種閒愁」的「閒愁」更多了幾分煙火氣息和現實意義。

  心事已經寄予春風了,春風真的能給愛人帶去自己的一片相思嗎?女人心裡依舊一片茫然,於是她發出了一聲沉重的歎息:「憶君迢迢隔青天」!山水迢迢,對你的思念如此遙遠,就像隔著那蒼茫的青天。

  「昔日橫波目,今為流淚泉」,一句想像奇特、大膽誇張的對偶把這個美麗的女子形象刻畫出來了,舊日的那對顧盼靈秀、眼波如流的雙目,如今卻變成了淚水的源泉,可知二人分開之後,女子除了長夜無眠和深深歎息之外,竟是常常的以淚洗面。 

  末句「不信妾腸斷,歸來看取明鏡前」,使這個女子的形象更加鮮明豐滿了,你看她嬌嗔的說道:如果你不相信我因為思念你而肝腸寸斷,等你回來時,在明鏡前看看我憔悴、疲憊的面容就知道了。一副天真、調皮的樣子躍然紙上,讓人倍加愛憐和心痛。 

  《長相思》第二首相比第一首,言語更加淺顯易懂、音韻更加曲調化,我想,這與唐朝音樂鼎盛有關,從宮廷樂府到民間教坊,許多詩詞都被譜上曲譜,四處吟唱,李白的樂府詩更是其中一顆璀璨的明珠。第二首又用了誇張、排比、想像、暗喻等手法,從多個角度把這個美麗多情的女子對出征邊塞丈夫的思念之情表現得淋漓盡致。

  詩人雖不是女子,卻能刻畫如此生動、細膩的女子形象,就好像曹雪芹不是女人,卻能讀懂天下形形色色的女人一樣,我想,世間無論男女,也許不必太多的在意付出,只要能真正的讀懂對方,此生足矣!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