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情》李益


寫情

作者:李益

朝代:唐代



水紋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
從此無心愛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樓。

作品關鍵字:-失戀-愛情


作者簡介:

李益

  李益(746-829), 唐代詩人,字君虞,陝西姑臧(今甘肅武威)人,後遷河南鄭州。大歷四年(769)進士,初任鄭縣尉,久不得陞遷,建中四年(783)登書判拔萃科。因仕途失意,後棄官在燕趙一帶漫遊。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躺在精美的竹蓆上,思緒萬千,久久不能平靜。期待已久的一次與戀人的約會,在這個晚上告吹了。從今以後再也無心欣賞那良辰美景了,管他明月下不下西樓。

註釋
1水紋珍簟(dian):編織著水紋花樣的珍貴竹蓆。思悠悠:思緒很多。悠悠:漫長,遙遠。「水紋」句寫獨宿無眠,回憶往事。
2佳期:本指好時光,引申為男女約會的好時機。「千里」句是說,由於風雲突變,千里佳期一下子破滅了。

參考資料:

1、
於海娣 等 .唐詩鑒賞大全集 .北京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0 :317-318 .


賞析

  李益這首《寫情》載於《全唐》卷二百八十三。詩以「寫情」為題,很像是寫戀人失約後的痛苦心情。此詩所寫的時間是在女友失約後的當天晚上。詩人躺在花紋精細、珍貴華美的竹蓆上,耿耿不寐,思緒萬千。原來期待已久的一次佳期約會告吹了。對方變心了,而且變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使人連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佳期」而言「千里」,可見是遠地相期,盼望已久,機會難得。「休」而言「一夕」,見得吹得快,吹得徹底,吹得出人意外。而這又是剛剛發生的,正是詩人最痛苦的時刻,是「最難將息」的時候。夜深人靜,想起這件事來,不禁失眠。一、二兩句從因果關係來看是倒裝句法,首句是果,次句是因。

  這個令人痛苦的夜晚,偏偏卻是一個風清月朗的良宵,良夜美景對心灰意懶的詩人說來,不過形同虛設,根本沒有觀賞之心。不但今夜如此,從此以後,他再不會對良夜發生任何興趣了,管他月上東樓,月下西樓。月亮是月亮,自己是自己,從此兩不相涉,對失戀的人來說,冷月清光不過徒增悠悠的愁思,勾起痛苦的回憶而已。

  這首詩藝術特點是以美景襯哀情。在一般情況下,溶溶月色,燦燦星光能夠引起人的美感。但是一個沉浸在痛苦中的心靈,美對他起不了什麼作用,有時反而更愁苦煩亂。此詩以樂景寫哀,倍增其哀。用「良夜」「明月」來烘托和渲染愁情,孤獨、悵惘之情更顯突出,更含蓄,更深邃。

  此詩藝術上的另一特點是用虛擬的手法,來加強語氣,突出人物形象,從而深化主題。三、四兩句所表現的心情與外景的不協調,既是眼前情況的寫照,更預設了今後的情景。「從此無心」四字表示決心之大,決心之大正見其痛苦之深,終生難忘。「任他」二字妙在既表現出詩人的心灰意懶,又描繪出主人公的任性、賭氣的個性特點,逼真而且傳神。這種虛擬的情景,沒有借助任何字面勾勒,而是單刀直入,直接表達虛擬的境界,與一般虛擬手法相比,又別具一格。

參考資料:

1、
劉文忠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719-720 .

創作背景

  此創作時間不詳。蔣防《霍小玉傳》中說,李益早歲入長安應試,與霍小玉相愛,立下結為終身伴侶的誓言。後來,李益回鄉探望母親,不料其母已給他和表妹盧氏訂婚。迫於封建禮教,他不敢違拗,霍小玉也為此飲恨抑鬱而死。從此,李益「傷情感物,鬱鬱不樂」。但此詩與霍小玉是否相關有待考證。

參考資料:

1、
葉桂剛 王貴元 .中國古代十大傳奇賞析(上) .北京 :北京廣播學院出版社 ,1992 :48-55 .

2、
劉文忠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719-720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