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陶潛體詩十六首》白居易


郊陶潛體詩十六首

作者:白居易

朝代:唐代


不動者厚地,不息者高天。無窮者日月,長在者山川。

松柏與龜鶴,其壽皆千年。嗟嗟群物中,而人獨不然。

早出向朝市,暮已歸下泉。形質及壽命,危脆若浮煙。

堯舜與周孔,古來稱聖賢。借問今何在,一去亦不還。

我無不死藥,萬萬隨化遷。所未定知者,修短遲速間。

幸及身健日,當歌一尊前。何必待人勸,持此自為歡。

翳翳逾月陰,沉沉連日雨。開簾望天色,黃雲暗如土。

行潦毀我墉,疾風壞我宇。蓬莠生庭院,泥塗失場圃。

村深絕賓客,窗晦無儔侶。盡日不下床,跳蛙時入戶。

出門無所往,入室還獨處。不以酒自娛,塊然與誰語。

朝飲一杯酒,冥心合元化。兀然無所思,日高尚閒臥。

暮讀一卷書,會意如嘉話。欣然有所遇,夜深猶獨坐。

又得琴上趣,安弦有餘暇。復多詩中狂,下筆不能罷。

唯茲三四事,持用度晝夜。所以陰雨中,經旬不出捨。

始悟獨往人,心安時亦過。

東家採桑婦,雨來苦愁悲。蔟蠶北堂前,雨冷不成絲。

西家荷鋤叟,雨來亦怨咨。種豆南山下,雨多落為萁。

而我獨何幸,醞酒本無期。及此多雨日,正遇新熟時。

開瓶瀉尊中,玉液黃金脂。持玩已可悅,歡嘗有餘滋。

一酌發好容,再酌開愁眉。連延四五酌,酣暢入四肢。

忽然遺我物,誰復分是非。是時連夕雨,酩酊無所知。

人心苦顛倒,反為憂者嗤。

朝亦獨醉歌,暮亦獨醉睡。未盡一壺酒,已成三獨醉。

勿嫌飲太少,且喜歡易致。一杯復兩杯,多不過三四。

便得心中適,盡忘身外事。更復強一杯,陶然遺萬累。

一飲一石者,徒以多為貴。及其酩酊時,與我亦無異。

笑謝多飲者,酒錢徒自費。

天秋無片雲,地靜無纖塵。團團新晴月,林外生白輪。

憶昨陰霖天,連連三四旬。賴逢家醞熟,不覺過朝昏。

私言雨霽後,可以罷餘尊。及對新月色,不醉亦愁人。

床頭殘酒榼,欲盡味彌淳。攜置南簷下,舉酌自慇勤。

清光入杯杓,白露生衣巾。乃知陰與晴,安可無此君。

我有樂府詩,成來人未聞。今宵醉有興,狂詠驚四鄰。

獨賞猶復爾,何況有交親。

中秋三五夜,明月在前軒。臨觴忽不飲,憶我平生歡。

我有同心人,邈邈崔與錢。我有忘形友,迢迢李與元。

或飛青雲上,或落江湖間。與我不相見,於今四五年。

我無縮地術,君非馭風仙。安得明月下,四人來晤言。

良夜信難得,佳期杳無緣。明月又不駐,漸下西南天。

豈無他時會,惜此清景前。

家醞飲已盡,村中無酒酤。坐愁今夜醒,其奈秋懷何。

有客忽叩門,言語一何佳。雲是南村叟,挈榼來相過。

且喜尊不燥,安問少與多。重陽雖已過,籬菊有殘花。

歡來苦晝短,不覺夕陽斜。老人勿遽起,且待新月華。

客去有餘趣,竟夕獨酣歌。

原生衣百結,顏子食一簞。歡然樂其志,有以忘饑寒。

今我何人哉,德不及先賢。衣食幸相屬,胡為不自安。

況茲清渭曲,居處安且閒。榆柳百餘樹,茅茨十數間。

寒負簷下日,熱濯澗底泉。日出猶未起,日入已復眠。

西風滿村巷,清涼八月天。但有雞犬聲,不聞車馬喧。

時傾一尊酒,坐望東南山。稚侄初學步,牽衣戲我前。

即此自可樂,庶幾顏與原。

湛湛尊中酒,有功不自伐。不伐人不知,我今代其說。

良將臨大敵,前驅千萬卒。一簞投河飲,赴死心如一。

壯士磨匕首,勇憤氣蓬勃。一酣忘報讎,四體如無骨。

東海殺孝婦,天旱逾年月。一酌酹其魂,通宵雨不歇。

咸陽秦獄氣,冤痛結為物。千歲不肯散,一沃亦銷失。

況茲兒女恨,及彼幽憂疾。快飲無不消,如霜得春日。

方知麴糵靈,萬物無與匹。

煙霞隔懸圃,風波限瀛洲。我豈不欲往,大海路阻修。

神仙但聞說,靈藥不可求。長生無得者,舉世如蜉蝣。

逝者不重回,存者難久留。踟躕未死間,何苦懷百憂。

念此忽內熱,坐看成白頭。舉杯還獨飲,顧影自獻酬。

心與口相約,未醉勿言休。今朝不盡醉,知有明朝不。

不見郭門外,纍纍墳與丘。月明愁殺人,黃蒿風颼颼。

死者若有知,悔不秉燭游。

吾聞潯陽郡,昔有陶征君。愛酒不愛名,憂醒不憂貧。

嘗為彭澤令,在官才八旬。愀然忽不樂,掛印著公門。

口吟歸去來,頭戴漉酒巾。人吏留不得,直入故山雲。

歸來五柳下,還以酒養真。人間榮與利,擺落如泥塵。

先生去已久,紙墨有遺文。篇篇勸我飲,此外無所云。

我從老大來,竊慕其為人。其他不可及,且效醉昏昏。

楚王疑忠臣,江南放屈平。晉朝輕高士,林下棄劉伶。

一人常獨醉,一人常獨醒。醒者多苦志,醉者多歡情。

歡情信獨善,苦志竟何成。兀傲甕間臥,憔悴澤畔行。

彼憂而此樂,道理甚分明。願君且飲酒,勿思身後名。

有一燕趙士,言貌甚奇瑰。日日酒家去,脫衣典數杯。

問君何落拓,雲僕生草萊。地寒命且薄,徒抱王佐才。

豈無濟時策,君門乏良媒。三獻寢不報,遲遲空手回。

亦有同門生,先升青雲梯。貴賤交道絕,朱門叩不開。

及歸種禾黍,三歲旱為災。入山燒黃白,一旦化為灰。

蹉跎五十餘,生世苦不諧。處處去不得,卻歸酒中來。

南巷有貴人,高蓋駟馬車。我問何所苦,四十垂白鬚。

答雲君不知,位重多憂虞。北裡有寒士,甕牖繩為樞。

出扶桑棗杖,入臥蝸牛廬。散賤無憂患,心安體亦舒。

東鄰有富翁,藏貨遍五都。東京收粟帛,西市鬻金珠。

朝營暮計算,晝夜不安居。西捨有貧者,匹婦配匹夫。

布裙行賃舂,裋褐坐傭書。以此求口食,一飽欣有餘。

貴賤與貧富,高下雖有殊。憂樂與利害,彼此不相逾。

是以達人觀,萬化同一途。但未知生死,勝負兩何如。

遲疑未知間,且以酒為娛。

濟水澄而潔,河水渾而黃。交流列四瀆,清濁不相傷。

太公戰牧野,伯夷餓首陽。同時號賢聖,進退不相妨。

謂天不愛民,胡為生稻粱。謂天果愛民,胡為生豺狼。

謂神福善人,孔聖竟棲遑。謂神禍淫人,暴秦終霸王。

顏回與黃憲,何辜早夭亡。蝮蛇與鴆鳥,何得壽延長。

物理不可測,神道亦難量。舉頭仰問天,天色但蒼蒼。

唯當多種黍,日醉手中觴。


作者簡介:

白居易

  白居易(772~846),字樂天,晚年又號稱香山居士,河南鄭州新鄭人,是我國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他的詩歌題材廣泛,形式多樣,語言平易通俗,有「詩魔」和「詩王」之稱。官至翰林學士、左贊善大夫。有《白氏長慶集》傳世,代表詩作有《長恨歌》、《賣炭翁》、《琵琶行》等。白居易祖籍山西、陝西、出生於河南鄭州新鄭,葬於洛陽。白居易故居紀念館坐落於洛陽市郊。白園(白居易墓)坐落在洛陽城南香山的琵琶峰。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