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鶯》李商隱


流鶯

作者:李商隱

朝代:唐代



流鶯漂蕩復參差,度陌臨流不自持。
巧囀豈能無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
風朝露夜陰晴裡,萬戶千門開閉時。
曾苦傷春不忍聽,鳳城何處有花枝。

作品關鍵字:-詠物-抒情-寫鳥-身世


作者簡介:

李商隱

  李商隱,字義山,號玉溪生、樊南生,唐代著名詩人,祖籍河內(今河南省焦作市)沁陽,出生於鄭州滎陽。他擅長詩歌寫作,駢文文學價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詩人之一,和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為「溫李」,因詩文與同時期的段成式、溫庭筠風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裡排行第十六,故並稱為「三十六體」。其詩構思新奇,風格穠麗,尤其是一些愛情詩和無題詩寫得纏綿悱惻,優美動人,廣為傳誦。但部分詩歌過於隱晦迷離,難於索解,至有「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之說。因處於牛李黨爭的夾縫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後葬於家鄉沁陽(今河南焦作市沁陽與博愛縣交界之處)。作品收錄為《李義山詩集》。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流鶯兒啊,到處飄蕩,上下翻飛;越過小路,臨近河邊,無法自持。
美妙地鳴囀,怎麼能沒有本意?碰到了良辰,也未必就有佳期。
鳴囀在風朝霞夜陰晴之日,鳴囀在千門萬戶開閉之時。
我曾經苦於傷春而不忍再聽,京城哪裡有可以棲息的花枝?

註釋
1流鶯:指漂蕩流轉、無所棲居的黃鶯。
2參差:參差,本是形容鳥兒飛翔時翅膀張斂振落的樣子,這裡用如動詞,猶張翅飛翔。
3不自持:不能自主,無法控制自己。
4囀(zhuan):鳥宛轉地鳴叫。
5佳期:美好的時光。南朝齊謝朓《晚登三山還望京邑》:「佳期悵何許,淚下如流霰。」
6「風朝」二句:《漢書·郊祀志》:「作建章宮,度為千門萬戶。」《漢書·東方朔傳》:「起建章宮,左鳳闕,右神明,號千門萬戶。」此聯寫京華鶯聲,無論風露陰晴、門戶開閉,皆漂蕩啼囀不已。
7不忍:一作「不思」。
8鳳城:此借指京城長安。馮注引趙次公注杜詩:「弄玉吹簫,鳳降其城,因號丹鳳城。其後曰京師之盛曰鳳城」。花枝:指流鶯棲息之所。此句言鳳城雖有花枝,而流鶯難以借寓,故有傷春之苦吟,而令人不忍卒聽。

參考資料:

1、
彭定求 等 .全唐詩(下)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1371 .

2、
陳永正 .李商隱詩選譯 .成都 :巴蜀書社 ,1991 :212-213 .


賞析

  張《會箋》系此為大中三年(849)春長安之作。此詩乃苦悶之詞,寫自己仕途窮困,漂泊無定所,懷才不遇知音,心意無人理解。全詩詠物抒情,借流鶯自喻,寄托身世之感。清陸昆曾《李義山詩解》云:"此作者自傷漂蕩,無所歸依,特托流鶯以發歎耳。渡陌臨流,喻己之東川、嶺表,身不由己也。"此詩風格輕倩流美,情思深婉。張《會箋》曰:"含思宛轉,獨絕今古。"

  這是李商隱托物寓懷、抒寫身世之感的詩篇。寫作年份不易確定。從詩中寫到「漂蕩」、「巧囀」和「鳳城」來看,可能是「遠從桂海,來返玉京」以後所作。宣宗大中三年(849)春,作者在長安暫充京兆府掾屬,「天官補吏府中趨,玉骨瘦來無一把」(《偶成轉韻》),應是他當時生活和心情的寫照。

  流鶯,指漂蕩流轉、無所棲居的黃鶯。詩的開頭兩句,正面重筆寫「流」字。參差,本是形容鳥兒飛翔時翅膀張斂振落的樣子,這裡用如動詞,猶張翅飛翔。漂蕩復參差,是說漂蕩流轉之後又緊接著再飛翔漂泊。「度陌」、「臨流」,則是在不停地漂蕩流轉中所經所憩,應上句「復」字。流鶯這樣不停地漂泊、飛翔,究竟是為什麼呢?又究竟要漂蕩到何時何地呢?詩人對此不作正面交代,只淡淡接上「不自持」三字。這是全聯點眼,暗示出流鶯根本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彷彿是被某種無形的力量控制著。用流鶯的漂蕩比喻詩人自己的輾轉幕府的生活,是比較平常的比興寓托,獨有這「不自持」三字,融和著詩人的獨特感受。詩人在桂林北返途中就發出過悵然的歎息:

  「昔去真無奈,今還豈自知」(《陸發荊南始至商洛》)。「去真無奈」、「還豈自知」,正像是「不自持」的註腳。它把讀者的思緒引向「漂蕩復參差」的悲劇身世後面的社會原因,從而深化了詩的意境。

  漂蕩流轉,畢竟是流鶯的外在行動特點,接下來三、四兩句,便進一步通過對流鶯另一特點—— 巧囀的描寫,來展示它的內心苦悶。「巧囀豈能無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流鶯那圓轉流美的歌吟中分明隱藏著一種殷切的願望—— 希望在美好的三春良辰中有美好的相會。然而,它那「巧囀」中所含的「本意」卻根本不被理解,因而雖然適逢春日芳辰也不能盼來「佳期」,實現自己的願望。如果說,流鶯的漂泊是詩人飄零身世的象徵,那麼流鶯的巧囀便是詩人美妙歌吟的生動比喻。它的獨特之處,就在於強調巧囀中寓有不為人所理解的「本意」,這「本意」可以是詩人的理想抱負,也可以是詩人所抱的某種政治遇合的期望。這一聯和《蟬》的頷聯頗相似。但「五更疏欲斷,一樹碧無情」所強調的是雖淒楚欲絕而不被同情,是所處環境的冷酷;而「巧囀」一聯所強調的卻是巧囀本意的不被理解,是世無知音的感歎。「豈能」、「未必」,一縱一收,一張一弛,將詩人不為人所理解的滿腹委屈和良辰不遇的深刻傷感曲曲傳出,在流美圓轉中有迴腸蕩氣之致。可以說這兩句詩本身就是深與婉的統一。

  頸聯承上「巧囀」,仍寫鶯啼。「風朝露夜陰晴裡,萬戶千門開閉時。」這是「本意」不被理解、「佳期」不遇的流鶯永無休無止的啼鳴:無論是颳風的早晨還是降露的夜晚,是晴明的天氣還是陰霾的日子,無論是京城中萬戶千門開啟或關閉的時分,流鶯總是時時處處在啼囀歌吟。它彷彿執著地要將「本意」告訴人們,而且在等待著渺茫無盡的佳期。這一聯是兩個略去主、謂語的狀語對句構成的,每句中「風朝」與「露夜」、「陰」與「晴」、「萬戶」與「千門」、「開」與「閉」又各自成對,讀來別有一種既整飭又優美,既明暢又含蓄的風調。

  尾聯聯繫到詩人自身,點明「傷春」正意。「鳳城」借指長安,「花枝」指流鶯棲息之所。兩句是說,自己曾為傷春之情所苦,實在不忍再聽流鶯永無休止的傷春的哀鳴,然而在這廣大的長安城內,又哪裡能找到可以棲居的花枝呢?初唐詩人李義府《詠烏》云:

  「上林多少樹,不借一枝棲。」末句從此化出。傷春,就是傷佳期之不遇;佳期越渺茫,傷春的情緒就越濃重。三春芳辰就要在傷春的哀啼中消逝了,流鶯不但無計留春,而且連暫時棲息的一枝也無從尋找。這已經是杜鵑啼血般的淒怨欲絕的情境了。詩人借「不忍聽」流鶯的哀啼強烈地抒發了自己的「傷春」之情—— 抱負成空、年華虛度的精神苦悶。末句明寫流鶯,實寓自身,讀來既像是詩人對無枝可棲的流鶯處境的關心,又像是詩人從流鶯哀啼聲中聽出的寓意,更像是詩人自己的心聲,語意措辭之精妙,可謂臻於化境。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1210-1212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