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冠子·露花煙草》張泌


女冠子·露花煙草

作者:張泌

朝代:唐代



露花煙草,寂寞五雲三島,正春深。貌減潛消玉,香殘尚惹襟。
竹疏虛檻靜,松密醮壇陰。何事劉郎去?信沉沉。

作品關鍵字:-女子-思念


作者簡介:

張泌

  張泌,字子澄,唐末重要作家,生卒年約與韓偓(842-914)相當。


註釋

1五雲三島:仙家所居之處。五云:青、白、赤、黑、黃五色瑞雲。」。《雲笈七簽》:「元洲有絕空之宮,在五雲之中。」白居易《長恨歌》:「樓閣玲瓏五雲起,其中綽約多仙子。」三島:《史記·封禪書》:「蓬萊,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在渤海中,諸仙人及不死藥在焉,而黃金白銀為宮闕。」此「三神山」即「三島」。《史記·秦始皇本紀》:「齊人徐巿等上書,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萊、方丈、瀛洲,仙人居之。」
2醮壇——道家求神之台,僧道為禳除災祟而設的祭神壇。
3劉郎——劉晨。這裡泛指所念之人。據《神仙傳》和《續齊諧記》載,漢明帝永平時,剡縣有劉晨、阮肇二人人天台山採藥,迷失道路,忽見山頭有一顆桃樹,共取食之,下山,得到澗水,又飲之。行至山後,見有一杯隨水流出,上有胡麻飯屑。二人過水行一里左右,又越過一山,出大溪,見二女顏容絕妙,喚劉、阮二人姓名,好像舊時相識,並問:「郎等來何晚也!」因邀還家,床帳帷慢,非世所有。又有數仙客,拿三五個桃來,說:「來慶女婿。」各出樂器作樂,二人就於女家住宿,行夫妻之禮,住了半年,天氣和暖,常如春二、三月。常聞百烏啼鳴,求歸心切。女子說:「罪根未滅,使君等如此。」於是送劉、阮從山洞口去。到家,鄉里怪異,經查尋,世上已是他們第七代子孫。二人於是又想回返女家,尋山路,不獲,迷歸。至太康八年,還不知二人下落。以後詞中就常用「劉阮」、「劉郎」、「阮郎」來指久去不歸的心愛男子。


評析

  這首詞寫了女道士的思凡之心。上片「露花」三句是她所在的地方環境;「貌減」二句寫她與情人分別後因思念而憔怦,以餘香作為一種安慰,的確可憐可歎。下片開頭二句寫其周圍清冷陰森,沒有一點樂趣,使她更想念情人;最後兩句脫口而出,情真意切。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