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內人》張祜


贈內人

作者:張祜

朝代:唐代



禁門宮樹月痕過,媚眼惟看宿鷺窠。
斜拔玉釵燈影畔,剔開紅焰救飛蛾。

作品關鍵字:-唐詩三百首-女子-宮怨


作者簡介:

張祜

  張祜 字承吉,邢台清河人,唐代著名詩人。出生在清河張氏望族,家世顯赫,被人稱作張公子,有「海內名士」之譽。張祜的一生,在詩歌創作上取得了卓越成就。「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張祜以是得名,《全唐詩》收錄其349首詩歌。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月光由宮門移到宮樹梢,媚眼只看那宿鷺的窩巢。
在燈影旁拔下頭上玉釵,挑開燈焰救出撲火飛蛾。

註釋
1內人:指宮女。因皇宮又稱大內,故宮女稱內人。
2禁門:宮門。
3宿鷺:指雙棲之鴛鴦。
4紅焰:指燈芯。

參考資料:

1、
蘅塘退士 等 .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元曲三百首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09 :82 .


鑒賞

  唐代選入宮中宜春院的歌舞妓稱「內人」。她們一入深宮內院,就與外界隔絕,被剝奪了自由和人生幸福。這首題為「贈內人」,其實並不可能真向她們投贈詩篇,不過借此題目來馳騁詩人的遐想和遙念而已。這是一首宮怨詩,但詩人匠心獨運,不落窠臼,既不正面描寫她們的淒涼寂寞的生活,也不直接道出她們的愁腸萬轉的怨情,只從她們中間一個人在月下、燈畔的兩個頗為微妙的動作,折射出她的遭遇、處境和心情。

  詩的首句「禁門宮樹月痕過」,乍看是一個平平常常的寫景句子,而詩人在用字遣詞上卻是費了一番斟酌的。「禁門宮樹」,點明地點,但門而曰「禁門」,樹而曰「宮樹」,就烘托出了宮禁森嚴、重門深閉的環境氣氛。「月痕過」,點明時間,但月而曰「月痕」,就給人以暗淡朦朧之感,而接以一個「過」字,更有深意存乎其間,既暗示即將出場的月下之人在百無聊賴之中佇立凝望已久,又從光陰的流逝中暗示此人青春的虛度。

  第二句「媚眼惟看宿鷺窠」,緊承上句所寫的禁門邊月過樹梢之景,引出了地面上仰首望景之人。「媚眼」兩字,說明望景之人是一位女性,而且是一位美貌的少女,《詩經·衛風·碩人》就曾以「美目盼兮」四個字傳神地點出了莊姜之美。但可憐這位美貌的少女,空有明媚的雙目,卻看不到禁門外的世界。此刻在月光掩映下,她正在看宿鷺的窠巢,不僅是看,而且是「惟看」。這是因為,在如同牢獄的宮禁中,環境單調得實在沒有東西可看,她無可奈何地惟有把目光投向那高高在宮樹之上的鷺窠;也可能因為,周圍可看的景物雖多,而惟有樹梢的鷺窠富有生活氣息,所以吸引住了她的視線。這裡,詩人沒有進一步揭示她在「惟看宿鷺窠」時的內心活動,這是留待讀者去想像的。不妨假設,此時月過宮樹,飛鳥早已投林,她在凝望鷺窠時會想:飛鳥還有歸宿,還有「家庭」,它們還可以飛出禁門,在廣大的天地中游翔,而自己不知何時才能飛出牢籠,重回人間。一雙媚眼所注,是充滿了對自由的渴望,對幸福的憧憬的。

  詩的下半首又變換了一個場景,把鏡頭從戶外轉向戶內,從宮院的樹梢頭移到室內的燈光下,現出了一個斜拔玉釵、撥救飛蛾的近景。前一句「斜拔玉釵燈影畔」,是用極其細膩的筆觸描畫出了詩中人的一個極其優美的女性動作,顯示了這位少女的風姿。後一句「剔開紅焰救飛蛾」,是說明「斜拔玉釵」的意向所在,顯示了這位少女的善良心願。這裡,詩人也沒有進一步揭示她的內心活動,而讀者自會這樣設想:如果說她看到飛鳥歸巢會感傷自己還不如飛鳥,那麼,當她看到飛蛾投火會感傷自己的命運好似飛蛾,而剔開紅焰,救出飛蛾,既是對飛蛾的一腔同情,也是出於自我哀憐。

  這是一首造意深曲、耐人尋味的宮怨詩,在藝術構思和表現手法上有其與眾不同的特色。

參考資料:

1、
陳邦炎 等 .唐詩鑒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3 :974-975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