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使兼送孟學士南遊》盧照鄰


西使兼送孟學士南遊

作者:盧照鄰

朝代:唐代



地道巴陵北,天山弱水東。相看萬餘里,共倚一征蓬。
零雨悲王粲,清尊別孔融。裴回聞夜鶴,悵望待秋鴻。
骨肉胡秦外,風塵關塞中。唯餘劍鋒在,耿耿氣成虹。

作品關鍵字:-離別


作者簡介:

盧照鄰

   盧照鄰,初唐詩人。字升之,自號幽憂子,漢族,幽州范陽(治今河北省涿州市)人,其生卒年史無明載,盧照鄰望族出身,曾為王府典簽,又出任益州新都(今四川成都附近)尉,在文學上,他與王勃、楊炯、駱賓王以文詞齊名,世稱「王楊盧駱」,號為「初唐四傑」。有7卷本的《盧升之集》、明張燮輯注的《幽憂子集》存世。盧照鄰尤工詩歌駢文,以歌行體為佳,不少佳句傳頌不絕,如「得成比目何辭死,願作鴛鴦不羨仙」等,更被後人譽為經典。


鑒賞

  此是初唐五言排律中的佼佼者,素來被詩論家所稱道。明人胡應麟在《詩藪》中說:「凡排律起句,極宜冠裳雄渾,不得作小家語。唐人可法者,盧照鄰:『地道巴陵北,天山弱水東。』駱賓王:『二庭歸望斷,萬里客心愁。』杜審言:『六位乾坤動,三微歷數遷。』沈佺期:『閶闔連雲起,巖郎拂露開。』此類最為得體。」清人沈德潛在《唐詩別裁》中也評論說:「前人但賞其起語雄渾,須看一氣承接,不平實,不板滯。後太白每有此種格法。」從這些評語裡足以看出這首詩對當時詩壇和盛唐詩人的重要影響。

  盧照鄰在《釋疾文》中寫道:「是時也天子按劍,方有事於八荒,駕風輪而梁弱水,飛日馭而苑扶桑。戈船萬計兮連屬,鐵騎千群兮啟行。文臣鼠竄,猛士鷹揚。故吾甘棲棲以赴蜀,分默默以從梁。可見盧照鄰是在一種極複雜、極矛盾的心境中離開長安的。他甘心赴蜀,是出於無奈躲避的考慮的。因此詩的第五、六兩句寫道:「零雨悲王粲,清尊別孔融。」這實際上是把王粲比作己,把孔融比作友人,讚揚了孟學士剛直的品格。言外之意是說自己西去有王粲避難荊州之悲,而孟學士南遊有孔融賦閒之歎。兩句詩緊扣題目,抒寫自己西使和送別友人的心情,憤世嫉俗、抑鬱不平之氣流露於字裡行間。

  詩的起句點明兩人分別要到之處,孟學士要到巴陵郡,詩人要到巴蜀地。「相看萬里余,共倚一征蓬」,他們所去的地方都有萬里之遙,此次分別每人都像飛蓬一樣行蹤不定。「徘徊聞夜鶴,悵望待秋鴻」,是設想和朋友分別後,思念難耐,夜不成寐,竟起徘徊,傾聽著淒厲的鶴聲,等待著向南飛來的鴻雁悵然若失。意思是等著孟學士的來信。「骨肉胡秦外,風塵關塞中」,是指詩人的兄弟親戚都在塞外或薊北;自己卻在關內宦海中飄泊多年。寫身世的孤苦,是為了強調友誼的重要。「唯余劍鋒在,耿耿氣如虹」,是自比為鋒利的寶劍,儘管不為人所用,但忠心耿直氣貫長虹。前句中是借申包胥思存楚的典故,後句源出荊軻刺秦王。鄒陽獄中上書有:「荊軻慕燕丹之義,白虹貫日。」這裡用這兩個典故來表示自己忠心為國,精誠之氣可感天地。

  沈德潛稱讚這首五言排律說:「一氣承接,不平實,不板滯。」的確,這首排律寫得流暢自然,一氣呵成,而又起伏跌宕。詩人採用了情景交映、虛實結合等手法,來抒發自己內心濃烈的感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