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真公主別館苦雨贈衛尉張卿二首》李白


玉真公主別館苦雨贈衛尉張卿二首

作者:李白

朝代:唐代


秋坐金張館,繁陰晝不開。
空煙迷雨色,蕭颯望中來。
翳翳昏墊苦,沉沉憂恨催。
清秋何以慰,白酒盈吾杯。
吟詠思管樂,此人已成灰。
獨酌聊自勉,誰貴經綸才。
彈劍謝公子,無魚良可哀。

苦雨思白日,浮雲何由卷。
稷契和天人,陰陽乃驕蹇。
秋霖劇倒井,昏霧橫絕巘。
欲往咫尺途,遂成山川限。
潈潈奔溜聞,浩浩驚波轉。
泥沙塞中途,牛馬不可辨。
饑從漂母食,閒綴羽陵簡。
園家逢秋蔬,藜藿不滿眼。
蠨蛸結思幽,蟋蟀傷褊淺。
廚灶無青煙,刀機生綠蘚。
投箸解鷫鹴,換酒醉北堂。
丹徒布衣者,慷慨未可量。
何時黃金盤,一斛薦檳榔。
功成拂衣去,搖曳滄洲傍。


作品關鍵字:-秋天-寫雨-抒情-贈別


作者簡介: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朝浪漫主義詩人,被後人譽為「詩仙」。祖籍隴西成紀(待考),出生於西域碎葉城,4歲再隨父遷至劍南道綿州。李白存世詩文千餘篇,有《李太白集》傳世。762年病逝,享年61歲。其墓在今安徽當塗,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


譯文

秋色陰霾,秋雨綿綿,整天獨坐在玉真公主的別墅裡面。
大雨激起水霧,空濛一片,天地都是蕭瑟的景象。
整天昏昏欲睡,時時憂恨交集。
拿什麼來排解秋雨天呢?且把手中的酒杯酌滿白酒,把酒澆愁愁更愁。
作吟頌古時候管仲與樂毅的故事,這已經只是故事,此輩人早已經死去,現在哪裡可尋?
獨自飲酒,獨自勉勵,要自強不息,可是誰還會珍惜能夠經營天下的優秀人才呢?
我現在為張公子您彈著寶劍唱一首歌謠:
「長劍長劍回去吧!吃飯沒有魚。長劍長劍回去吧!出門沒有車。長劍長劍回去吧!沒有錢養我家。」
這終南山沒有魚吃啊,日子怎麼過?

整天下雨,何人可將浮雲席捲?何時可見陽天?
莊稼應與天人和契,陰陽諧調,不應該如現在這樣久陰不陽。
秋天了,秋雨還彷彿井水倒灌一樣地下,滿山滿壑都是水霧濛濛。
原來是咫尺之途。現在因為川水阻隔而成天塹。
小溪匯流成大河。浪濤滾滾驚山川。
泥石流鋪天蓋地。道路中斷。對岸的牛馬不辨形狀。
食品基本都是鄰居的洗衣的老婦女供給,閒來無事就收拾閱讀書簡。
菜園裡的蔬菜長的稀稀拉拉的。
蜘蛛到處布網,蟋蟀聲聲急噪憋屈。
廚房許久已經沒有生火,砧板刀柄都長滿了綠毛黴菌。
扔下筷子,解開鷫鹴拿去賣了,換酒回來北窗下痛飲大醉。
知道丹徒的劉穆之嗎?有朝一日,青雲直上,不可限量。
也許有一天,我將用黃金的果盤,盛滿檳榔,讓你吃個痛快。
我現在來求官,等我功成名就,我將拂衣而去,雲遊五湖四海三山。


創作背景

  此是李白三十歲時第一次入長安干謁時所作。公元730年(唐玄宗開元十八年),李白到長安,本擬通過張說、張垍父子引薦見玄宗以受重用,施展抱負,不意遭張氏父子冷遇,將他置於終南山下的「玉真公主別館」,又遇淫雨連綿,生活艱難。詩人有受愚弄之感,故作此二首詩以抒其憤。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