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呈吳郎》杜甫


又呈吳郎

作者:杜甫

朝代:唐代



堂前撲棗任西鄰,無食無兒一婦人。
不為困窮寧有此?只緣恐懼轉須親。
即防遠客雖多事,便插疏籬卻甚真。
已訴徵求貧到骨,正思戎馬淚盈巾。

作品關鍵字:-憂國憂民


作者簡介:

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世稱「杜工部」、「杜少陵」等,漢族,河南府鞏縣(今河南省鞏義市)人,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杜甫被世人尊為「詩聖」,其詩被稱為「詩史」。杜甫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跟另外兩位詩人李商隱與杜牧即「小李杜」區別開來,杜甫與李白又合稱「大李杜」。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他的約1400餘首詩被保留了下來,詩藝精湛,在中國古典詩歌中備受推崇,影響深遠。759-766年間曾居成都,後世有杜甫草堂紀念。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來堂前打棗我從不阻攔任隨西鄰,因為她是一個五食無兒的老婦人。
若不是由於窮困怎會做這樣的事?正因她心存恐懼反更該與她相親。
見你來就防著你雖然是多此一舉,但你一來就插上籬笆卻甚像是真。
她說官府征租逼稅已經一貧如洗,想起時局兵荒馬亂不禁涕淚滿巾。

註釋
1呈:呈送,尊敬的說法。這是用寫的一封信,作者以前已寫過一首《簡吳郎司法》,這是又一首,所以說「又呈」。吳郎:系杜甫吳姓親戚。杜甫將草堂讓給他住。這位親戚住下後,即有築「籬」,護「棗」之舉。杜甫為此寫詩勸阻。
2婦人:成年女子的通稱,多指已婚者。《易·恆》:「婦人吉,夫子凶。」
3撲棗:擊落棗子。漢王吉婦以撲東家棗實被遣。撲:打。任:放任,不拘束。西鄰:就是下句說的「婦人」。
4不為:要不是因為。困窮:艱難窘迫。《易·系辭下》:「困窮而通。」寧有此:怎麼會這樣(做這樣的事情)呢?寧:豈,怎麼,難道。此:代詞,代貧婦人打棗這件事。
5只緣:正因為。恐懼:害怕。轉須親:反而更應該對她表示親善。親:親善。
6即:就。防遠客:指貧婦人對新來的主人存有戒心。防:提防,心存戒備。一作「知」。遠客:指吳郎。多事:多心,不必要的擔心。
7使:一作「便」。插疏籬:是說吳郎修了一些稀疏的籬笆。甚:太。
8徵求:指賦稅征斂。《谷梁傳·桓公十五年》:「古者諸侯時獻於天子,以其國之所有,故有辭讓而無徵求。」貧到骨:貧窮到骨(一貧如洗)。
9戎(rong)馬:兵馬,指戰爭。杜甫《登岳陽樓》詩:「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盈:滿。

參考資料:

1、
張國舉.唐詩精華注譯評.長春:長春出版社,2010:329-320


鑒賞

  的第一句開門見山,從詩人自己過去怎樣對待鄰婦撲棗說起。「撲棗」就是打棗。這裡不用那個猛烈的上聲字「打」,而用這個短促的、沉著的入聲字「撲」,是為了取得聲調和情調的一致。「任」就是放任。之所以要放任,第二句說:「無食無兒一婦人。」原來這位西鄰竟是一個沒有吃的、沒有兒女的老寡婦。詩人等於是在對吳郎說:「對於這樣一個無依無靠的窮苦婦人,我們能不讓她打點棗兒嗎?」

  三四兩句緊接一二句:「不為困窮寧有此?只緣恐懼轉須親。」「困窮」,承上第二句;「此」,指撲棗一事。這裡說明杜甫十分同情體諒窮苦人的處境。陝西民歌中唱道:「唐朝詩聖有杜甫,能知百姓苦中苦。」說的正是杜甫。以上四句,一氣貫串,是杜甫自敘以前的事情,目的是為了啟發吳郎。

  五六兩句才落到吳郎身上。「即防遠客雖多事,便插疏籬卻甚真。」這兩句上下一氣,相互關聯,相互依賴,相互補充,要聯繫起來看。「防」的主語是寡婦。下句「插」字的主語是吳郎。這兩句詩言外之意是:這不能怪她多心,倒是吳郎有點太不體貼人。她本來就是提心吊膽的,吳郎不特別表示親善,也就夠了,卻不該還要插上籬笆。這兩句詩,措詞十分委婉含蓄。這是因為怕話說得太直、太生硬,教訓意味太重,會引起對方的反感,反而不容易接受勸告。

  最後兩句「已訴徵求貧到骨,正思戎馬淚盈巾」,是全詩結穴,也是全詩的頂點。表面上是對偶句,其實並非平列的句子,因為上下句之間由近及遠,由小到大是一個發展的過程。上句,杜甫借寡婦的訴苦,指出了寡婦的、同時也是當時廣大人民困窮的社會根源。這就是官吏們的剝削,也就是詩中所謂「徵求」,使她窮到了極點。這也就為寡婦撲棗行為作了進一步的解脫。下句說得更遠、更大、更深刻,指出了使人民陷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又一社會根源。這就是「安史之亂」以來持續了十多年的戰亂,即所謂「戎馬」。由一個窮苦的寡婦,由一件撲棗的小事,杜甫竟聯想到整個國家大局,以至於流淚。這一方面固然是他那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的思想感情的自然流露;另一方面,也是點醒、開導吳郎的應有的文章。讓他知道:「在這兵荒馬亂的情況下,苦難的人還有的是,決不止寡婦一個;戰亂的局面不改變,就連我們自己的生活也不見得有保障,我們現在不正是因為戰亂而同在遠方作客,而你不是還住著我的草堂嗎?」最後一句詩,好像扯得太遠,好像和勸阻吳郎插籬笆的主題無關,其實是大有關係,大有作用的。希望他由此能站得高一點,看得遠一點,想得開一點,他自然就不會在幾顆棗子上斤斤計較了。讀者正是要從這種地方看出詩人的「苦用心」和他對待人民的態度。

  這首詩的人民性是強烈而鮮明的,在通常用來歌功頌德以「高華典雅」為特徵的七言律詩中,尤其值得重視。詩的藝術表現方面也很有特點。首先是現身說法,用詩人自己的實際行動來啟發對方,用顛撲不破的道理來點醒對方,最後還用詩人自己的眼淚來感動對方,盡可能地避免抽像的說教,措詞委婉,入情入理。其次是,運用散文中常用的虛字來作轉接。像「不為」、「只緣」、「已訴」、「正思」,以及「即」、「便」、「雖」、「卻」等,因而能化呆板為活潑,既有律詩的形式美、音樂美,又有散文的靈活性,抑揚頓挫,耐人尋味。

  清人盧德水說:「杜詩溫柔敦厚,其慈祥愷悌之衷,往往溢於言表。如此章,極煦育鄰婦,又出脫鄰婦;欲開導吳郎,又回護吳郎。八句中,百種千層,莫非仁音,所謂仁義之人其音藹如也」(《讀杜私言》)。全詩正是在這種委婉曲折的夾敘夾議中來展現詩人的心理和品質的。詩作表達了杜甫對窮困人民的深切同情。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583-585

創作背景

  唐代宗大歷二年(767年),即杜甫漂泊到四川夔州的第二年,他住在瀼西的一所草堂裡。草堂前有幾棵棗樹,西鄰的一個寡婦常來打棗,杜甫從不干涉。後來,杜甫把草堂讓給一位姓吳的親戚(即中吳郎),他自己搬到離草堂十幾里路遠的東屯去。不料這姓吳的一來就在草堂插上籬笆,禁止打棗。寡婦向杜甫訴苦,杜甫便寫此詩去勸告吳郎。以前杜甫寫過一首《簡吳郎司法》,所以此詩題作《又呈吳郎》。吳郎的年輩要比杜甫小,杜甫不說「又簡吳郎」,而有意地用了「呈」這個似乎和對方身份不大相稱的敬詞,這是讓吳郎易於接受。

參考資料:

1、
蕭滌非 等.唐詩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583-585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