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稚川山水》戴叔倫


題稚川山水

作者:戴叔倫

朝代:唐代



松下茅亭五月涼,汀沙雲樹晚蒼蒼。
行人無限秋風思,隔水青山似故鄉。

作品關鍵字:-山水-思鄉


作者簡介:

戴叔倫

  戴叔倫(732—789),唐代詩人,字幼公(一作次公),潤州金壇(今屬江蘇)人。年輕時師事蕭穎士。曾任新城令、東陽令、撫州刺史、容管經略使。晚年上表自請為道士。其詩多表現隱逸生活和閒適情調,但《女耕田行》、《屯田詞》等篇也反映了人民生活的艱苦。論詩主張「詩家之景,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煙,可望而不可置於眉睫之前」。其詩體裁皆有所涉獵。


譯文

五月,松下的茅草亭裡卻涼爽宜人,
白沙覆蓋的汀洲和遠處的繁茂樹林融入了暮色,呈現出一片蒼蒼茫茫。
路上的行人興起了無限的思鄉之情,
此處的青山綠水也彷彿是自己的故鄉了。


鑒賞

  山水向來多是對自然美的歌詠,但也有一些題詠山水的篇什,歸趣並不在山水,而別有寄意。此詩即是一例。

  這首題詠稚川山水的小詩,寫得風光如畫,感情充沛。稚川,所在不詳。從詩中描繪的境界看,像是江南山水之鄉。戴叔倫曾先後在新城(今浙江富陽)、東陽(今浙江東陽)當過縣令,詩中所詠山水,或在兩地中某一處。

  前兩句即景描寫,由近及遠。「松下茅亭五月涼」,松下茅亭是詩人觀賞稚川山水的立足點和題詠之處。時值仲夏,天氣已開始有些暖熱,而蒼松覆蓋下的茅亭卻依然涼意襲人,為覽眺這一帶的山水提供了一個宜人的場所。從下文「行人」之語推測,詩人大概是行旅路經此地,在茅亭歇腳。這就更給這次覽眺增添一份不期而遇的欣喜。

  次句「汀沙雲樹晚蒼蒼」,是茅亭眺望所見的中景和遠景。近處有江流,對岸有白沙覆蓋的汀洲,再遠一點,便是鬱鬱蔥蔥的樹林。時近傍晚,汀沙雲樹漸漸融入暮靄,呈現出一片蒼蒼茫茫的色調。這兩句以茅亭為中心,勾勒出一幅有山有水,有風景有人物(詩人自己就在畫中)的稚川山水畫。「晚」字暗引出下文的鄉思,筆法渾然無跡。

  「行人無限秋風思,隔水青山似故鄉。」「秋風思」用西晉張翰見秋風起,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膾,遂命駕歸江東的典故,借指鄉思,與上文「五月」實寫的季節並不矛盾。兩句是說,自己這個奔馳道途的客子本就懷有無限鄉思,現在突然發現隔河相望的青山竟有些像故鄉那座朝夕相伴的青山。更牽起無限鄉思。戴叔倫是潤州金壇人,其地有山有水。江南山水有共同特點,在客處旅途鄉思無限的情況下,忽見「隔水青山似故鄉」,恰似他鄉遇故知,其不期而遇的歡喜和親切感,自不待言。而深究其裡,所謂「似」,也只是差似而已。正因為懷著「無限秋風思」,遂不覺移情於景,感到對岸青山似曾相識,而覺其「似故鄉」了。而一旦發現「隔水青山似故鄉」之後,又反過來進一步增強了對故鄉的思念。總之,末句所抒寫的雖只是瞬間的感覺和聯想,卻既有似曾相識的神往,又含不期而遇的欣喜,甚至還有雖「似故鄉」而終非故土的喟歎。感情內涵相當複雜。

  如果說,前兩句堪稱「詩中有畫」,那麼後兩句卻是畫筆所不能到的詩的意境。畫面上可以出現行人遙望隔水青山的形象,但卻畫不出行人心中的「無限秋風思」,更無法畫出懷著無限鄉思的行人面對隔水青山時所引起的聯想和複雜微妙的思緒。

  山水畫之所以不能代替山水詩,就在於它缺乏抒情的直接性。這首題詠山水的詩之所以成為詩而非畫,正在於三、四句融鑄了詩人獨特的內心感受。其妙處不在於它寫出一種較為普遍的思想感情,而在於它寫出了這種思想感情獨特的發生過程,從而傳達出一種特殊的生活況味,耐人含詠。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