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漏子》溫庭筠


更漏子

作者:溫庭筠

朝代:唐代


柳絲長,春雨細,花外漏聲迢遞。驚塞雁,起城烏,畫屏金鷓鴣。
香霧薄,透簾幕,惆悵謝家池閣。紅燭背,繡簾垂,夢長君不知。
星斗稀,鐘鼓歇,簾外曉鶯殘月。蘭露重,柳風斜,滿庭堆落花。
虛閣上,倚闌望,還似去年惆悵。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
金雀釵,紅粉面,花裡暫時相見。知我意,感君憐,此情須問天。
香作穗,蠟成淚,還似兩人心意。山枕膩,錦衾寒,覺來更漏殘。
相見稀,相憶久,眉淺淡煙如柳。垂翠幕,結同心,待郎熏繡衾。
城上月,白如雪,蟬鬢美人愁絕。宮樹暗,鵲橋橫,玉簽初報明。
背江樓,臨海月,城上角聲嗚咽。堤柳動,島煙昏,兩行征雁分。
京口路,歸帆渡,正是芳菲欲度。銀燭盡,玉繩低,一聲村落雞。
玉爐香,紅蠟淚,偏照畫堂秋思。眉翠薄,鬢雲殘,夜長衾枕寒。
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


作品關鍵字:-寫景-懷人


作者簡介:

溫庭筠

  溫庭筠(約812—866)唐代詩人、詞人。本名岐,字飛卿,太原祁(今山西祁縣東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試,押官韻,八叉手而成八韻,所以也有「溫八叉」之稱。然恃才不羈,又好譏刺權貴,多犯忌諱,取憎於時,故屢舉進士不第,長被貶抑,終生不得志。官終國子助教。精通音律。工詩,與李商隱齊名,時稱「溫李」。其詩辭藻華麗,穠艷精緻,內容多寫閨情。其詞藝術成就在晚唐諸詞人之上,為「花間派」首要詞人,對詞的發展影響較大。在詞史上,與韋莊齊名,並稱「溫韋」。存詞七十餘首。後人輯有《溫飛卿集》及《金奩集》。


譯文

柳絲柔長春雨霏霏,花叢外漏聲不斷傳向遠方。塞雁向南歸去令人驚心,雜亂的城鳥尋覓著棲巢,望著畫屏上對對金鷓鴣令人格外傷感。
薄薄的香霧透入簾幕之中,美麗的樓閣池榭啊再無人一起觀賞。繡簾低垂獨自背著垂淚的紅色蠟燭,長夢不斷遠方親人啊可知道我的衷腸?                                      
天邊的星辰漸漸地隱入曉霧,鐘聲鼓樂也已停歇在遠處,窗外的曉鶯在啼送殘月西去。蘭花上凝結著晶瑩的晨露,柳枝在風中翩翩飛舞,滿庭的落花報道著春暮。
空蕩蕩的閣樓上,我還在憑欄遠望,惆悵,還似去年一樣。春天就要過去了,舊日的歡欣已彷彿夢中的幻影,我仍在無窮的相思中把你期待。
那時我頭插金釵,面帶微紅的羞赧,在花叢中與你短暫相見。你知道我對你的情意,我知道你對我的愛憐,上蒼可以作證。
香已燃成灰燼,紅燭只剩下蠟淚一灘,恰似你我二人心境。枕上的清淚漣漣,我感受著錦衾的清冷,難耐更漏聲聲的敲打。
相見總是那樣的稀少,相憶的時間卻很長很長,她那淺淺的眉色已淡如柳煙。
入夜,她又放下翠簾,把同心結放在床上,在熏香的繡被裡等待郎君的到來。
城頭的月色白如雪霜,蟬鬢的姑娘愁欲斷腸。
樹影在月落時漸漸散去,鵲橋空空的橫在銀河上。
相思的人兒怎麼還不見蹤影,只聽到報曉的玉簽在耳邊迴響。
背倚江邊樓閣,面對海上新月,聽城頭角號聲嗚咽。
長堤在柳的舞姿中輕輕搖動,小島在暮煙裡漸漸的隱沒,兩行雁群紛飛又似離別。
在那京口渡頭,他的歸帆已上路,正是花落春暮的時候。
守著燃盡的銀燭,看天邊漸漸低垂的北斗,聽村落一聲雞鳴似把晨曲奏。
玉爐散發著香煙,紅色的蠟燭滴著燭淚,搖曳的光影映照的是畫堂中人的秋思。她的蛾眉顏色已褪,鬢髮也已零亂,漫漫長夜無法安眠,只覺枕被一片寒涼。
窗外的梧桐樹,正淋著三更的冷雨,也不管屋內的她正為別離傷心。一滴一滴的雨點,正淒厲地敲打著一葉一葉的梧桐,滴落在無人的石階上,一直到天明。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