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桑子·天容水色西湖好》歐陽修


採桑子·天容水色西湖

作者:歐陽修

朝代:宋代



天容水色西湖好,雲物俱鮮。鷗鷺閒眠。應慣尋常聽管弦。
風清月白偏宜夜,一片瓊田。誰羨驂鸞。人在舟中便是仙。

作品關鍵字:-寫景-寫水-西湖-抒情-曠達


作者簡介:

歐陽修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漢族,吉州永豐(今江西省永豐縣)人,因吉州原屬廬陵郡,以「廬陵歐陽修」自居。謚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與韓愈、柳宗元、王安石、蘇洵、蘇軾、蘇轍、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後人又將其與韓愈、柳宗元和蘇軾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西湖風光好,天光水色融成一片,景物都那麼鮮麗。鷗鳥白鷺安穩地睡眠,它們早就聽慣了不停的管絃樂聲。 那風清月白的夜晚更是迷人,湖面好似一片白玉鋪成的田野,有誰還會羨慕乘鸞飛昇成仙呢,這時人在遊船中就好比是神仙啊!

註釋
1雲物:雲彩、風物。
2瓊田:傳說中的玉田。


賞析

  此詞描寫西湖的天光水色,側重於月色下的西湖,尤其著意刻畫了一幅如如畫、如夢如幻的西湖夜景,表達了作者對大自然和現實人生的深深熱愛和眷戀,反映了歐公晚年曠達樂觀的人生態度。

  詞的上片著力表現西湖的恬靜脫俗。詞人用鷗鷺閒眠來烘托,一方面突出西湖的靜謐,另一方面暗示西湖的遊客的高雅脫俗,沒有功利之心:儘管遊人往來、管弦聲聲,但是鷗鷺毫不戒備,依然安睡。

  詞一開始,作者便充滿喜悅之情地衷心讚美西湖。湖上的「鷗鷺閒眠」,表明已經是夜晚。宋代士大夫們遊湖,習慣帶上歌妓,絲竹管弦,極盡遊樂之興。

  鷗鷺對於這些管絃歌吹之聲,早已聽慣不驚。這一方面表明歐公與好友陶醉於湖光山色間;另一方面也間接表現了歐公退隱之後,已無機心,故能與鷗鷺相處。相傳古時海邊有個喜愛鷗鳥的人,每天早上到海邊,鷗鳥群集,與之嬉戲。歐公引退之後,歡度晚年,胸懷坦蕩,與物有情,故能使鷗鷺忘機。

  詞的下片寫月下西湖的景色及夜晚泛舟西湖的歡悅之情。雖然西湖之美多姿多態,但比較而言要數「風清月白偏宜夜」最有詩意了。清風徐徐,月光皎潔,湖水澄澈,晶瑩透明,月光一照,閃閃發光。這時泛舟湖心,天容水色相映,廣袤無際,好似「一片瓊田」。「瓊田」即神話傳說中的玉田,此處指月光照映下瑩碧如玉的湖水。

  這種境界會使人感到遠離塵囂,心曠神怡。人在此時此境中,很容易產生「人在舟中便是仙」的妙想,誰還願意乘著驂鸞做神仙呢!後來張孝祥過洞庭湖作《念奴嬌》云「玉界瓊田三萬頃,著我扁舟一葉。素月分輝,明河共影,表裡俱澄澈」,且曰「妙處難與君說 」,同此境界,同此會心。

  這首詞通篇寫景,景中寓情,反映的雖是個人生活感受和剎那間的意緒波動,但詞境清雋疏澹,一掃宋初詞壇上殘餘的「花間」習氣。全詞意境開闊,明麗曉暢,清新質樸,讀來確有耳目一新之感。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