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中措·送劉仲原甫出守維揚》歐陽修


朝中措·送劉仲原甫出守維揚

作者:歐陽修

朝代:宋代



平山闌檻倚晴空。山色有無中。手種堂前垂柳,別來幾度春風。
文章太守,揮毫萬字,一飲千鐘。行樂直須年少,尊前看取衰翁。

作品關鍵字:-酬贈-追憶-生活-豪邁


作者簡介:

歐陽修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漢族,吉州永豐(今江西省永豐縣)人,因吉州原屬廬陵郡,以「廬陵歐陽修」自居。謚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與韓愈、柳宗元、王安石、蘇洵、蘇軾、蘇轍、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後人又將其與韓愈、柳宗元和蘇軾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平山堂的欄杆外是晴朗的天空,遠山似有似無,一片迷濛。我在堂前親手栽種的那棵柳樹啊,離別它已經好幾年了。我這位愛好寫文章的太守,下筆就是萬言,喝酒一飲乾杯。趁現在年輕趕快行樂吧,您看那坐在酒樽前的老頭兒已經不行了。

註釋
平山欄檻:平山堂的欄檻。
手種堂前垂柳:平山堂前,歐陽修曾親手種下楊柳樹。
別來:分別以來。作者曾離開揚州八年,此次是重遊。
文章太守:作者當年知揚州府時,以文章名冠天下,故自稱「文章太守」。
揮毫萬字:作者當年曾在平山堂揮筆賦作文多達萬字。
千鍾:飲酒千杯。
直須:應當。
尊:通「樽」,酒杯。
衰翁:詞人自稱。此時作者已年逾五十。


創作背景

  北宋仁宗慶歷八年(1048),歐陽修任揚州(今江蘇揚州市)太守,在揚州城西北五里的大明寺西側蜀崗中峰上,修建了一座「平山堂」,據說壯麗為淮南第一。堂建在高崗上,背堂遠眺,可以看見江南數百里的土地,真州(今江蘇儀征)、潤州(今江蘇鎮江)和金陵(今南京市)隱隱在目。由於堂的地勢高,坐在堂中,南望江南遠山,正與堂的欄杆相平,故名「平山堂」。每當盛夏,歐陽修常和客人一起清晨就到堂中遊玩,飲酒賞景作。歐陽修調離揚州幾年之後,他的朋友劉原甫也被任命為揚州太守。歐陽修給他餞行,在告別的宴會上,作了這首《朝中措》相送。

鑒賞

  宋仁宗至和元年(1054),與歐陽修過從甚密的劉敞(字原甫)知制誥;嘉祐元年(1056),因避親出守揚州,歐公便作此詞送給他。歐公曾於仁宗慶歷八年(1048)知揚州,此詞借酬贈友人之機,追憶自己揚州的生活,塑造了一個風流儒雅、豪放達觀的「文章太守」形象。詞中所寫平山堂為歐公任揚州太守時所建。

  這首詞一發端即帶來一股突兀的氣勢,籠罩全篇。「平山欄檻倚晴空」,頓然使人感到平山堂凌空矗立,其高無比。這一句寫得氣勢磅礡,便為以下的抒情定下了疏宕豪邁的基調。接下去一句是寫憑闌遠眺的情景。據宋王象之《輿地紀勝》記載,登上平山堂,「負堂而望,江南諸山,拱列簷下」,則山之體貌,應該是清晰的,但詞人卻偏偏說是「山色有無中」。這是因為受到王維原來句的限制,但從揚州而望江南,青山隱隱,自亦可作「山色有無中」之詠。

  以下二句,描寫更為具體。此刻當送劉原甫出守揚州之際,詞人情不自禁地想起平山堂,想起堂前的楊柳。「手種堂前垂柳,別來幾度春風」,深情又豪放。其中「手種」二字,看似尋常,卻是感情深化的基礎。詞人平山堂前種下楊柳,不到一年,便離開揚州,移任穎州。這幾年中,楊柳之枝枝葉葉都牽動著詞人的感情。楊柳本是無情物,但中國傳統詩詞裡,卻與人們的思緒緊密相連。何況這垂柳又是詞人手種的。可貴的是,詞人雖然通過垂柳寫深婉之情,但婉而不柔,深而能暢。特別是「幾度春風」四字,更能給人以欣欣向榮、格調軒昂的感覺。

  過片三句寫所送之人劉原甫,與詞題相應。此詞云「文章太守,揮毫萬字」,不僅表達了詞人「心服其博」的感情,而且把劉敞的倚馬之才,作了精確的概括。綴以「一飲千鍾」一句,則添上一股豪氣,栩栩如生地刻畫了一個氣度豪邁、才華橫溢的文章太守的形象。

  詞的結尾二句,先是勸人,又回過筆來寫自己。餞別筵前,面對知己,一段人生感慨,不禁衝口而出。無可否認,這兩句是抒發了人生易老、必須及時行樂的消極思想。但是由於豪邁之氣通篇流貫,詞寫到這裡,並不令人感到低沉,反有一股蒼涼郁勃的情緒奔瀉而出,滌蕩人的心靈。

  歐詞突破了唐、五代以來的男歡女愛的傳統題材與極力渲染紅香翠軟的表現方法,為後來蘇軾一派豪放詞開了先路。此詞的風格,即與蘇東坡的清曠詞風十分接近。歐陽修政治逆境中達觀豪邁、笑對人生的風範,與蘇東坡非常相似。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