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冠子·元夕》蔣捷


女冠子·元夕

作者:蔣捷

朝代:宋代



蕙花香也。雪晴池館如畫。春風飛到,寶釵樓上,一片笙簫,琉璃光射。而今燈漫掛。不是暗塵明月,那時元夜。況年來、心懶意怯,羞與蛾兒爭耍。
江城人悄初更打。問繁華誰解,再向天公借。剔殘紅灺。但夢裡隱隱,鈿車羅帕。吳箋銀粉砑。待把舊家風景,寫成閒話。笑綠鬟鄰女,倚窗猶唱,夕陽西下。

作品關鍵字:-婉約-元宵節-懷念


作者簡介:

蔣捷

  蔣捷(生卒年不詳),字勝欲,號竹山,宋末元初陽羨(今江蘇宜興)人。先世為宜興巨族,鹹淳十年(1274)進士。南宋亡,深懷亡國之痛,隱居不仕,人稱「竹山先生」、「櫻桃進士」,其氣節為時人所重。長於詞,與周密、王沂孫、張炎並稱「宋末四大家」。其詞多抒發故國之思、山河之慟 、風格多樣,而以悲涼清俊、蕭寥疏爽為主。尤以造語奇巧之作,在宋季詞壇上獨標一格,有《竹山詞》1卷,收入毛晉《宋六十名家詞》本、《疆村叢書》本;又《竹山詞》2卷,收入涉園景宋元明詞續刊本。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蕙蘭花散花出陣陣幽香,雪後的晴空,輝映著池沼館閣猶如畫景風光。春風吹到精美的歌樓舞榭,到處是笙簫管樂齊鳴。琉璃燈綵光四射,滿城都是笑語歡聲。而今隨隨便便掛上幾盞小燈,再不如昔日士女雜沓,綵燈映紅了塵埃迷天漫地,車水馬龍,萬眾歡騰。何況近年來我已心灰意冷,再也沒有心思去尋歡逛燈。
江城冷落人聲寂靜,聽鼓點知道才到初更,卻已是如此的冷清。請問誰能向天公,再度討回以前的繁榮昇平?我剔除紅燭的殘燼,只能在夢境中隱隱約約重見往年的情景。人來人往,車聲隆隆,手持羅帕的美女如雲。我正想用吳地的銀粉紙,閒記故國元夕的風景,以便他日吊憑。我笑歎那鄰家梳著黑髮的姑娘,憑倚窗欄還在唱著「夕陽西下」!

註釋
1蕙:香草名。
2寶釵樓:宋時著名酒樓,此處泛指精美的樓閣。
3琉璃:指燈。宋時元宵節極繁華,有五色琉璃燈,大者直徑三四尺。
4暗塵明月:指元宵節燈光暗淡。
5蛾兒:鬧蛾兒,用彩紙剪成的飾物。


賞析

  元宵佳節是歷代詞人經常吟詠的話題。在百姓心中,元宵節也最重要,最熱鬧。蔣捷這首詞作於宋亡之後,詞中寄寓了他對故國的深切緬懷之情。

  全詞起筆「蕙花香也。雪睛池館如畫。」即沉入了對過去元夕的美好回憶:蘭蕙花香,街市樓館林立,宛若畫圖,一派迷人景象。極度地渲染了元宵節日氛圍。「春風飛到,寶釵樓上,一片笙簫,琉璃光射。」春風和煦,酒旗飄拂,笙簫齊奏,仙樂風飄。據載,宮中曾做五丈多高的琉璃燈。地方更有五色琉璃製成的燈。燈市的壯觀,使詞人憶起如昨天一般。

  「而今燈漫掛。不是暗塵明月,那時元夜。」「而今」二字是過渡,上寫昔日情景,下寫當日元夕景況。「燈漫掛」,指草草地掛著幾盞燈,與「琉璃光射」形成鮮明的對照。「不是暗塵明月,那時元夜。」既寫此夕的蕭索,又帶出昔日的繁華。「暗塵明月」用唐蘇味道《上元》「暗塵隨馬去,明月逐人來」意。以上是從節日活動方面作今昔對比。「況年來、心懶意怯,羞與蛾兒爭耍。」今昔不同心情的對比。蛾兒,即鬧蛾兒,用紙剪成的玩具。寫當日的元宵已令人興味索然,心境之灰懶,更怕出去觀燈了。這種暗淡的心情是近些年來才有的,是處境使然。

  「江城人悄初更打。」從燈市時間的短促寫今宵的冷落,並點明詞人度元宵所在地即江城隨之用了「問」、「但」、「待把」、「笑」等幾個領字,寫出了自己內心的悲恨酸楚。「問繁華誰解,再向天公借。」提出有誰能再向天公借來繁華呢?「剔殘紅灺。但夢裡隱隱,鈿車羅帕。」懷著無可奈何的心情,詞人剔除燭台上燒殘的灰燼入睡了。夢中那轔轔滾動的鈿車、佩戴香羅手帕的如雲士女,隱隱出現。

  「吳箋銀粉砑。待把舊家風景,寫成閒話。」以最精美的吳地的銀粉紙,把「舊家風景」寫成文字,以寄托自己的拳拳故國之思。銀粉砑,碾壓上銀粉的紙。舊家風景,借指宋朝盛事。聽到鄰家的少女還在倚窗唱著南宋的元夕詞。現在居然有人能唱這首詞,而這歌詞描繪的繁華景象和「琉璃光射」、「暗塵明月」正相一致。心之所觸,心頭不禁為之一動,略微感到一絲欣慰,故以「笑」而已。

  這首詞風格較為自然,詞意始終在流動中,無一凝滯。在追琢中顯出自然之本色。或直描,或問寫,或借夢境,著力處皆詞人所鍾之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