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山溪·梅》曹組


驀山溪·梅

作者:曹組

朝代:宋代



洗妝真態,不作鉛花御。竹外一枝斜,想佳人,天寒日暮。黃昏院落,無處著清香,風細細,雪垂垂,何況江頭路。
月邊疏影,夢到消魂處。梅子欲黃時,又須作,廉纖細雨。孤芳一世,供斷有情愁,消瘦損,東陽也,試問花知否?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詠物-梅花-賞花-抒情


作者簡介:

曹組

  曹組,北宋詞人。生卒年不詳。字元寵。穎昌(今河南許昌)人。一說陽翟(今河南禹縣)人。曾官睿思殿應制,因占對才敏,深得宋徽宗寵幸,奉詔作《艮岳百詠》詩。約於徽宗末年去世。存詞36首。曹組的詞以"側艷"和"滑稽下俚"著稱,在北宋末曾傳唱一時,淺薄無聊者紛紛倣傚。但在南宋初卻受到有識者的批評,甚至鄙棄。一些詞描寫其羈旅生活,感受真切,境界頗為深遠,無論手法、情韻,都與柳永詞有繼承關係。


譯文及註釋二

譯文
洗卻胭脂鉛粉,自有天然態度。一枝疏梅斜出竹外,有如佳人絕代,天寒日暮獨倚修竹。黃昏院落,幽芳都無人賞,風細細,雪垂垂。更冷落了江頭梅樹芬香。
月下疏影多麼清雅,夢中卻禁不住心神惆悵,待到梅子欲黃時節,又該是陰雨連綿令人斷腸。梅花一世孤芳自賞,讓有情人愁悶悲傷,可知道為了你,我像沈約般瘦損異常?

註釋
驀山溪:詞牌名。又名《上陽春》、《驀溪山》。《清真集》入「大石調」。雙片八十二字,前片六仄韻,後片四仄韻。亦有前片四仄韻,後片三仄韻者,列為別格。
2洗妝真態:洗淨脂粉,露出真實的姿容。鉛花御:用脂粉化妝。鉛華:脂粉。御:用。此處作塗抹、修飾講。
3竹外一枝斜:用蘇軾《和秦太虛梅花》:「江頭千樹春欲閣,竹外一枝斜更好。」
4天寒日暮:杜甫:「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5「無處」句:意謂無人欣賞。
6「風細細」三句:意謂在風雪之中江邊的梅花更沒有人來挹其清香。
7廉纖:細微,纖細,形容連綿不絕。韓愈《晚雨》詩:「廉纖晚雨不能晴,池岸草問蚯蚓鳴。」
8供斷:供盡,無盡地提供。東陽:南朝梁沈約,曾東陽守。
9東陽:指南朝梁曾任東陽太守的沈約。因不得志瘦損之事,此處喻作者自己。

參考資料:

1、
程帆主編.唐詩宋詞鑒賞辭典 學生版:湖南教育出版社,2011:501-502

2、
沙靈娜譯注.宋詞三百首全譯 (上集):貴州人民出版社,2008:283-284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彷彿洗去鉛粉的美人,天生麗質,無須修飾。在竹叢外橫斜一枝,宛如一個美女,在天寒日暮時分孤芳自賞。黃昏時的院落裡,清清的幽香何人懂得。何況在村外江邊的路上,寒風吹過,飛雪茫茫,景致難以言狀。月光下疏影輕如夢,猶如美人在深深沉入夢境。當梅花將要結子時,又是連綿一片的煙雨。梅花孤芳自傲,只令人產生無窮的愁和情。我深情地詢問梅花,你可知道,我全都是為了你,日日夜夜惟悴消瘦。

註釋
洗妝真態:洗淨脂粉,露出真實的姿容。
鉛花御:用脂粉化妝。
廉纖:細微,纖細。孤芳一世,供斷有情愁。
供斷:供盡,無盡地提供。
東陽:南朝梁沈約,曾東陽守。


鑒賞

  這首詠梅詞,上片寫梅花品格之高潔,下片寫賞梅者情懷之抑鬱,是古詞眾多詠梅之作中的一篇佳作。

  開頭「洗妝真態,不假鉛華御。」說明作者意在直接寫梅,而不用鋪排襯托。正如俞陛雲先生所說:「此調佳處,在不用侔色揣稱及譬喻襯托,而純在空處提筆描寫。」第二句,接著寫梅花的:「竹外一枝斜,想佳人、天寒日暮。」一連化用蘇軾、杜甫詩句:「竹外一枝斜更好。」「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接著,寫黃昏院落,處處「清香」,「風細細,雪垂垂」,一幅梅風雪景圖,展示在讀者面前。李攀龍在《草堂詩餘集》中說:「白玉為骨冰為魂,耿耿獨與參黃昏。其國色天香,方之佳人,幽趣何如?」

  下片抒情,寫賞梅人即作者本人的抑鬱心情。用月下「疏影」、「夢魂」、「細雨」,造成了一種令人抑鬱的氣氛。末四句,作者將自己比作南朝宋大臣沈約。沈約為文學家、史學家,曾為東陽太守,參與蕭衍代機密,後為衍所嫉忌,憂鬱而死。作者將自己與梅花、沈約視為一體:認為自己「孤芳一世」,唯有花知,而故以問花作結,詞筆十分生動。正如沈飛際在《草堂詩餘正集》中所說:「微思遠致,愧黏題裝飾者,結句清俊脫塵。」

賞析

  這是一首詠物詞,用擬人的手法描寫梅的孤傲獨立,暗喻作者高風亮節的自我人格。

  上片詠梅,寫梅的姿態妖嬈和高傲獨立。「洗妝真態,不作鉛花御」寫梅的天然本色,不用胭脂花粉來裝扮,有一種天然去雕飾的美感。「竹外一枝斜,想佳人天寒日暮」寫梅的姿態,運用了擬人的方式,梅花從翠竹中斜伸出一枝來,就像一位幽獨的佳人在天寒日暮時分,倚靠在修竹旁邊。接下來「黃昏院落」五句承上句,寫黃昏時分,無論是在院落裡,還是寒風吹過白雪茫茫的江邊之上,孤芳自賞的寒梅,始終發出陣陣的清香。這是對梅高潔品性的進一步讚美,也暗含了對仁人志士高尚品質的歌頌。

  下片寫由梅而抒情。從月下梅花做夢說起, 「月邊疏影」二句化用林逋詠梅的名句「疏影橫斜」、 「月黃昏」來寫在月光下,梅影稀疏,淒清無比,如同美人正進入那叫人銷魂的夢境一般。「結子欲黃時」四句是寫花落結成梅子,將要變黃時,又要下連綿不絕的細雨了。儘管梅不停地遭受雪和雨的摧殘,但她依然獨立綻放著花朵,清高絕俗,讓人產生敬佩之情。結句「消瘦損,東陽也,試問花知否」,詞人自比東陽,已經日漸消瘦了,還戲問花兒,尤顯得超塵脫俗,瀟灑飄逸。

  全詞以清麗委婉的筆墨,細膩的筆觸,詠歎了梅花的清芳做骨,表達了作者對高潔的梅花的讚賞之情,也帶有一種期待被人賞識重用的渴望。

參考資料:

1、
程帆主編.宋詞三百首鑒賞辭典 學生版:湖南教育出版社,2011:216-218

創作背景

  孫惟信以祖蔭調監,不樂棄去。一榻外無長物,躬婪而食。此詞寫於詞人一直無人賞識,內心愁悶悲傷恰好看到白雪茫茫中的梅花之時。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