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晴》陳與義


雨晴

作者:陳與義

朝代:宋代


天缺西南江面清,纖雲不動小灘橫。
牆頭語鵲衣猶濕,樓外殘雷氣未平。
盡取微涼供穩睡,急搜奇句報新晴。
今宵絕勝無人共,臥看星河盡意明。


作品關鍵字:-古詩三百首-寫雨-抒情


作者簡介:

陳與義

  陳與義(1090-1138),字去非,號簡齋,漢族,其先祖居京兆,自曾祖陳希亮遷居洛陽,故為宋代河南洛陽人(現在屬河南)。他生於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年),卒於南宋宋高宗紹興八年(1138年)。北宋末,南宋初年的傑出詩人,同時也工於填詞。其詞存於今者雖僅十餘首,卻別具風格,尤近於蘇東坡,語意超絕,筆力橫空,疏朗明快,自然渾成,著有《簡齋集》。


賞析

暑熱蒸騰的盛夏,只有一陣雷雨能送來愜意的涼爽,《雨晴》所寫正是酷暑中雷雨過後人的愛憎,但其中的欣喜之情還是從「雨」、「晴」二字的連用中隱隱透露出來,為這首七律標明了情感的基調。 首聯、頷聯繪雨晴之景。「天缺西南」寫濃灰的雨雲已不能覆蓋整個蒼穹,天開了,西南方的天宇露出了蔚藍,空中這「缺」出的一隅,首先表示出「晴」。「江面清」三字並非寫雨後的江面,而是以江面的清平湛藍來比喻天空西南一角的晴明之色。下句繪景,緊承上句,「纖雲不動」寫一隅藍天掛著一抹淡淡白雲,它似乎凝固在那裡,紋絲不動。「小灘橫」三字也不是寫水中沙灘,而是承接「江面清」的又一比喻,一抹微雲如同橫在江面的一片小灘。首聯寫天空,兩句前四字都是白描手法繪實景,後三字都是用比喻對實景加以形容,而兩個比喻緊緊承接,前後照應,使二句之景融為一體,形成一幅完整的畫面,形象逼真,色彩鮮明,又富立體感。頷聯二句,詩人的視線由牆頭的鵲叫自然地由仰視轉為平視,而其落筆也自然地由繪型兼及繪聲了。鵲叫聲為畫面平添生機,而那一身「猶濕」的羽毛,既寫出雨後之晴,又傳達了鵲的迫不及待的報晴之心,情態活潑可愛。下句,隨著「殘雷」的低響,詩人的視線又由近而遠,落筆也由形聲兼顧轉而以寫聲為主。「氣未平」三字寫雷聲似懷有不平之意,不甘於立即銷聲匿跡。這一聯,清脆的鵲語與低沉的殘雷既成對比,又和諧一致,交織成急雨初晴時大自然的一首交響曲。鵲之能「語」有有「衣」,雷能「殘」更負氣,都是擬人手法的運用,使寫聲的詩句更富於生氣。詩人以擬人手法與情景對比抒發喜悅之情,讀來甚為親切。 頸聯更以敘事抒發雨晴之喜。雨後微涼引起睡意,雨後新晴更牽動詩中,跳動著一顆熱愛自然美的詩心。睡意產生於先,詩情產生於後,但詩情勝過睡意,從而給人以積極之感。這一聯用了六個帶修飾語的詞,「取」則「盡取」,「搜」則「急搜」,「涼」是「微涼」,「睡」是「穩睡」,「句」是「奇句」,「晴」是「新晴」,兩個記事詩句因此十分具體可感。「供」與「報」字也不可忽略,「供」字寫自然給人的提供,「報」(報答)字寫出人對自然回報,這正是人與自然的情感交流。 尾聯從眼前情景宕開,推想清冷的雨後夜晚,臥看深邃高遠的夜空那耿耿的星河。「盡意」二字,不僅描繪了星河分外的清明澄澈,更賦星河以生命,讓它充分施展那閃爍迷人的光彩,也來報答雨後的新晴。「臥看星河盡意明」一句,雖從杜牧的「臥看牽牛織女星」點化而來,卻無小杜詩句的寂寞之感,而是興致勃勃。「今宵」的最佳境界(「絕勝」),即使無人共賞,也要獨自臥看天河裡燦爛的星光。尾聯兩句雖仍是敘事,但事中有景,景中含情;事外有意,餘味不盡,確乎是「篇終接渾茫」了。 這是一首抒情詩,全詩八局,不著一個喜字,喜悅之情即蘊於寫景敘事之中,飽含著耐人尋味的歡悅情緒。詩人寫景善於捕捉變化中的瞬間,描繪出微妙多變的大自然,乍晴的天空,漂浮的白雲 爭喧的鵲噪,僅剩餘威的殘雷,都寫得惟妙惟肖。全詩從空間的變化寫到時間的推移,構成了多層次多側面的豐富內涵。

簡析

此為宋朝詩人陳與義所作。其人生於北宋哲宗之時,卒於南宋高宗之時,作為高官,親睹國破南遷。陳與義詩詞文風清邃,既有婉約派的令人齒頰留香,又有豪放派的慷慨頓挫。《雨晴》一詩並非名作,但也有幾分趣味。全詩未見「雨」字,但景物描寫讓涼爽潮濕的空氣撲面而來。尾聯隱約可見作者之高潔。此首《雨晴》詩水平明顯在王駕之上。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