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聲甘州·對瀟瀟暮雨灑江天》柳永


八聲甘州·對瀟瀟暮雨灑江天

作者:柳永

朝代:宋代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唯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歎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欄杆處,正恁凝愁!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高中古詩-寫景-抒情-哲理-懷人


作者簡介:

柳永

  柳永,(約987年—約1053年)北宋著名詞人,婉約派創始人物。漢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原名三變,字景莊,後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稱柳七。宋仁宗朝進士,官至屯田員外郎,故世稱柳屯田。他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以畢生精力作詞,並以「白衣卿相」自詡。其詞多描繪城市風光和歌妓生活,尤長於抒寫羈旅行役之情,創作慢詞獨多。鋪敘刻畫,情景交融,語言通俗,音律諧婉,在當時流傳極其廣泛,人稱「凡有井水飲處,皆能歌柳詞」,婉約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對宋詞的發展有重大影響,代表作 《雨霖鈴》《八聲甘州》。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面對著瀟瀟暮雨從天空灑落在江面上,經過一番雨洗的秋景,分外寒涼清朗。淒涼的霜風一陣緊似一陣,關山江河一片冷清蕭條,落日的餘光照耀在高樓上。到處紅花凋零翠葉枯落,一切美好的景物漸漸地衰殘。只有那滔滔的長江水,不聲不響地向東流淌。
不忍心登高遙看遠方,眺望渺茫遙遠的故鄉,渴求回家的心思難以收攏。歎息這些年來的行蹤,為什麼苦苦地長期停留在異鄉?想起美人,正在華麗的樓上抬頭凝望,多少次錯把遠處駛來的船當作心上人回家的船。她哪會知道我,倚著欄杆,愁思正如此的深重。

註釋
1瀟瀟:風雨之聲。
2一番洗清秋:一番風雨,洗出一個淒清的秋天。
3霜風淒緊:秋風淒涼緊迫。霜風,秋風。淒緊,一作「淒慘」。
4是處紅衰翠減:到處花草凋零。是處,到處。紅,翠,指代花草樹木。語出李商隱《贈荷花》:「翠減紅衰愁殺人。」
5苒(rǎn)苒:漸漸。
6渺邈:遙遠。
7淹留:久留。
8顒(yong)望:抬頭遠望。
9誤幾回、天際識歸舟:多少次錯把遠處駛來的船當作心上人回家的船。語出謝朓《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橋》:「 天際識歸舟,雲中辯江樹。」
十爭:怎。
⑾恁(nen):如此。凝愁:憂愁凝結不解。

參考資料:

1、
蘅塘退士 等.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元曲三百首.北京:華文出版社,2009年11月版:第198頁


賞析

  此詞開頭兩句寫雨後江天,澄澈如洗。一個「對」字,已寫出登臨縱目、望極天涯的境界。當時,天色已晚,暮雨瀟瀟,灑遍江天,千里無垠。其中「雨」字,「灑」字,和「洗」字,三個上聲,循聲高誦,定覺素秋清爽,無與倫比。

  自「漸霜風」句起,以一個「漸」字,領起四言三句十二字。「漸」字承上句而言,當此清秋復經雨滌,於是時光景物,遂又生一番變化。這樣詞人用一「漸」字,神態畢備。秋已更深,雨洗暮空,乃覺涼風忽至,其氣淒然而遒勁,直令衣單之遊子,有不可禁當之勢。一「緊」字,又用上聲,氣氛聲韻寫盡悲秋之氣。再下一「冷」字,上聲,層層逼緊。而「淒緊」「冷落」,又皆雙聲疊響,具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量,緊接一句「殘照當樓」,境界全出。這一句精彩處「當樓」二字,似全宇宙悲秋之氣一起襲來。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詞意由蒼莽悲壯,而轉入細緻沉思,由仰觀而轉至俯察,又見處處皆是一片凋落之景象。「紅衰翠減」,乃用玉溪人之語,倍覺風流蘊藉。「苒苒」,正與「漸」字相為呼應。一「休」字寓有無窮的感慨愁恨,接下「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寫的是短暫與永恆、改變與不變之間的這種直令千古詞人思索的宇宙人生哲理。「無語」二字乃「無情」之意,此句蘊含百感交集的複雜心理。

  「不忍」句點明背景是登高臨遠,云「不忍」,又多一番曲折、多一番情致。至此,詞以寫景為主,情寓景中。但下片妙處於詞人善於推己及人,本是自己登遠眺,卻偏想故園之閨中人,應也是登樓望遠,佇盼遊子歸來。「誤幾回」三字更覺靈動。結句篇末點題。「倚闌干」,與「對」,與「當樓」,與「登高臨遠」,與「望」,與「歎」,與「想」,都相關聯、相輝映。詞中登高遠眺之景,皆為「倚閨」時所見;思歸之情又是從「凝愁」中生發;而「爭知我」三字化實為虛,使思歸之苦,懷人之情表達更為曲折動人。

  這首詞章法結構細密,寫景抒情融為一體,以鋪敘見長。詞中思鄉懷人之意緒,展衍盡致。而白描手法,再加通俗的語言,將這複雜的意緒表達得明白如話。這樣,柳永的《八聲甘州》終成為詞史上的豐碑,得以傳頌千古。全詞景中有情,情中帶景。上片於壯麗的秋景之中含有淒涼傷感之柔情,下片於纏綿的離情中帶有傷感之景,前後情景交相輝映。上片寫觀景,雖未點明登樓而登樓之意自明;下片於「依欄杆處」再點登樓,起到了首尾呼應作用。筆法之高妙,於此可見,作者不愧為慢詞的奠基人。

創作背景

  柳永出身士族家庭,從小接受儒家思想,有求仕用世之志。因天性浪漫和有音樂才能,適逢北宋安定統一,城市繁華,首都歌樓妓館林林總總被流行歌曲吸引,樂與伶工、歌妓為伍,初入世竟因譜寫俗曲歌詞,遭致當權者挫辱而不得伸其志。他於是浪跡天涯,用詞抒寫羈旅之志和懷才不遇的痛苦憤懣。這首詞大約作於柳永游宦江浙之時。

賞析二

  詞中表達了作者常年宦游在外,於清秋薄暑時分,感歎漂泊的生涯和思念情人的心情。這種他鄉做客歎老悲秋的主題,在封建時代文人中帶有普遍意義。但作者在具體抒情上,具有特色。

  詞的上片寫作者登高臨遠,景物描寫中融注著悲涼之感。一開頭,總寫秋景,雨後江天,澄澈如洗。頭兩句「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用「對」字作領字,勾畫出詞人正面對著一幅暮秋傍晚的秋江雨景。「洗」字生動真切,潛透出一種情心。「瀟」和「灑」字,用來形容暮雨,彷彿使人聽到了雨聲,看到了雨的動態。接著寫高處景象,連用三個排句:「漸霜風淒慘,關何冷落,殘照妝樓。」進一步烘托淒涼、蕭索的氣氛,連一向鄙視柳詞的蘇軾也讚歎「此語於句不減唐人高處」(趙令疇《侯鯖錄》)。所謂「不減唐人高處」,主要是指景中有情,情景交融,悲壯闊大;淒冷的寒風和著瀟瀟暮雨緊相吹來,關山江河都冷落了,殘日的餘輝映照著作者所在的高樓,所寫的每一個景色裡,都滲透著作者深沉的感情。這三句由「漸」字領起。雨後傍晚的江邊,寒風漸冷漸急,身上的感覺如此,眼前看到的也是一片淒涼。「關河」星是冷落的,詞人所在地也被殘陽籠罩,同樣是冷落的,景色蒼茫遼闊,境界高遠雄渾,勾勒出深秋雨後的一幅悲涼圖景,也滲透進了天涯遊客的憂鬱傷感。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 這兩句寫低處所見,到處花落葉敗,萬物都在凋零,更引起作者不可排解的悲哀。這既是景物描寫,也是心情抒發,看到花木都凋零了,自然界的變化不能不引起人的許多感觸,何況又是他鄉做客之人。作者卻沒明說人的感觸,而只用「長江無語東流」來暗示出來。詞人認為「無語」便是無情。「惟有」二字暗示「紅衰翠減」的花木不是無語無情的,登高臨遠的旅人當然更不是無語無情的,只有長江水無語東流,對長江水的指責無理而有情。在無語東流的長江水中,寄托了韶華易逝的感慨。

  上片以寫景為主,但景中有情,從高到低,由遠及近,層層鋪敘,把大自然的濃郁秋氣與內心的悲哀感慨完全融合在一起,淋漓酣暢而又興象超遠。

  詞的下片由景轉入情,由寫景轉入抒情。寫對故鄉親人的懷念,換頭處即景抒情,表達想念故鄉而又不忍心登高,怕引出更多的鄉思的矛盾心理。從上片寫到的景色看,詞人本來是在登高臨遠,而下片則用「不忍登高臨遠」一句,「不忍」二字領起,在文章方面是轉折翻騰,在感情方面是委婉伸屈。登高臨遠是為了看看故鄉,故鄉太遠是望而不見,看到的則更是引起相思的淒涼景物,自然使人產生不忍的感情。「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實際上這是全詞中心。「歎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這兩句向自己發問,流露出不得已而淹留他鄉的淒苦之情,回顧自己落魄江湖,四處漂泊的經歷。捫心問聲究竟是為了什麼原因。問中帶恨,發洩了被人曲意有家難歸的深切的悲哀。有問無答,因為詩人不願說出來,顯得很含蘊。一個「歎」字所傳出的是千思百回的思緒,和回顧茫然的神態,準確而又傳神。「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 又從對方寫來,與自己倚樓凝望對照,進一步寫出兩地想念之苦,並與上片寂寞淒清之景象照應。雖說是自己思鄉,這裡卻設想著故鄉家人正盼望自己歸來。佳人懷念自己,處於想像。本來是虛寫,但詞人卻用「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這樣的細節來表達懷念之情。彷彿實有其事,見人映己,運虛於實,情思更為悱側動人。結尾再由對方回到自己,說佳人在多少次希望和失望之後,肯定會埋怨自己不想家,卻不知道「倚闌」遠望之時的愁苦。「倚闌」、「凝愁」本是實情,但卻從對方設想用「爭知我」領起,化實為虛,顯得十分空靈,感情如此曲折,文筆如此變化,實在難得。結尾與開頭相呼應,理所當然地讓人認為一切景象都是「倚闌」所見,一切歸思都由「凝愁」引出,生動地表現了思鄉之苦和懷人之情。

  全詞一層深一層,一步接一步,以鋪張揚厲的手段,曲折委婉地表現了登樓憑欄,望鄉思親的羈旅之情。通篇結構嚴密,迭宕開闔,呼應靈活,首尾照應,很能體現柳永詞的藝術特色。

參考資料:

1、
周汝昌 等.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年4月版:第362-364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