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山山行》梅堯臣


魯山山行

作者:梅堯臣

朝代:宋代


適與野情愜,千山高復低。
好峰隨處改,幽徑獨行迷。
霜落熊升樹,林空鹿飲溪。
人家在何許?雲外一聲雞。


作品關鍵字:-古詩三百首-初中古詩-登山-寫景-抒懷


作者簡介:

梅堯臣

  梅堯臣(1002~1060)字聖俞,世稱宛陵先生,北宋著名現實主義詩人。漢族,宣州宣城(今屬安徽)人。宣城古稱宛陵,世稱宛陵先生。初試不第,以蔭補河南主簿。50歲後,於皇祐三年(1051)始得宋仁宗召試,賜同進士出身,為太常博士。以歐陽修薦,為國子監直講,累遷尚書都官員外郎,故世稱「梅直講」、「梅都官」。曾參與編撰《新唐書》,並為《孫子兵法》作注,所注為孫子十家著(或十一家著)之一。有《宛陵先生集》60卷,有《四部叢刊》影明刊本等。詞存二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清晨,連綿起伏的魯山,千峰競秀,忽高忽低,蔚為壯觀,正好迎合了我愛好自然景色的情趣。
一路上,奇峰峻嶺在眼前不斷地變換,沉醉於一人在蜿蜒幽深的小路上遊覽的野趣,竟忘了走到了什麼地方。
太陽高昇,霜雪融落,山林顯得愈加寂靜空蕩,笨熊正在緩慢地爬著大樹,鹿兒正在悠閒地喝著小溪的潺潺流水。
看不到房舍,也望不見炊煙,我心中不禁疑問,山裡是否也有人家居住?就在這時,忽聽得遠處雲霧繚繞的山間傳來一聲雞鳴。

註釋
1魯山:一名露山,在河南魯山縣東北,接近襄城縣境。
2適:恰好。野情:喜愛山野之情。愜(qie):心滿意足。
3隨處改:(山峰)隨觀看的角度的變化而變化。
4幽徑:小路。
5熊升樹:熊爬上樹。一作大熊星座升上樹梢。
6何許:何處,哪裡。
7雲外:形容遙遠。一聲雞:暗示有人家。

參考資料:

1、
張鳴.宋詩選:人民文學出版社,2004:75-76

2、
李夢生.宋詩三百首全解:復旦大學出版社,2007:27-28


賞析

  這首運用豐富的意象,動靜結合,描繪了一幅斑斕多姿的山景圖:深秋時節,霜降臨空,詩人在魯山中旅行。山路上沒有其他人,詩人興致勃勃,一邊趕路一邊欣賞著千姿百態的山峰和山間的種種景象。彷彿從雲外傳來的一聲雞鳴,告訴詩人有人家的地方還很遠很遠。

  這是一首五律,但不為格律所縛,寫得新穎自然,曲盡山行情景。

  山路崎嘔,對於貪圖安逸,怯於攀登的人來說,「山行」不可能有什麼樂趣。山野荒寂,對於酷愛繁華,留戀都市的人來說,「山行」也不會有什麼美感和詩意。此詩一開頭就將這一類情況一掃而空,興致勃勃地說:「適與野情愜」——恰恰跟作者愛好山野風光的情趣相合。下句對此作了說明:「千山高復低。」按時間順序,兩句為倒裝。一倒裝,既突出了愛山的情趣,又顯得跌宕有致。「千山高復低」,這當然是「山行」所見。看見了山野非常喜愛,心中很滿足,群山連綿起伏的,時高時低,一個「愜」字,足以體會出當時作者心滿意足的心情。「適與野情愜」,則是 「山行」所感。首聯只點「山」而「行」在其中。

  頷聯進一步寫「山行」。「好峰」之「峰」即是「千山高復低」;「好峰」之「好」則包含了詩人的美感,又與「適與野情愜」契合。說「好峰隨處改」,見得人在「千山」中繼續行走,也繼續看山,眼中的「好峰」也自然移步換形,不斷變換美好的姿態。第四句才出「行」字,但不單是點題。「徑」而曰「幽」,「行」而曰「獨」,正合了詩人的「野情」。著一「迷」字,不僅傳「幽」、「獨」之神,而且以小景見大景,進一步展示了「千山高復低」的境界。山徑幽深,容易「迷」;獨行無伴,容易「迷」;「千山高復低」,更容易「迷」。著此「迷」字,更見野景之幽與野情之濃。

  頸聯「霜落熊升樹,林空鹿飲溪」,互文見意,寫「山行」所見的動景。「霜落」則「林空」,既點時,又寫景。霜未落而林未空,林中之「熊」也會「升樹」,林中之「鹿」也要「飲溪」;但樹葉茂密,遮斷視線,「山行」者很難看見「熊升樹」與「鹿飲溪」的野景,作者特意寫出「霜落」、「林空」與「熊升樹」、「鹿飲溪」之間的因果關係,正是為了表現出那是「山行」者眼中的野景。惟其是「山行」者眼中的野景,所以飽含著「山行」者的「野情」。「霜落」而「熊升樹」,「林空」而「鹿飲溪」,很是閒適,野趣盎然。

  蘇軾《高郵陳直躬處士畫雁》詩云:「野雁見人時,未起意先改。君從何處看,得此無人態?無乃枯木形,人禽兩自在!······」梅堯臣從林外「幽徑」看林中,見「熊升樹」、「鹿飲溪」,那正是蘇軾所說的「無人態」,因而就顯得「自在」。熊「自在」,鹿「自在」,看「熊升樹」、「鹿飲溪」的人也「自在」。

  歐陽修《六一詩話》云:「聖俞嘗語余曰:『詩家雖主意,而造語亦難。若意新語工,得前人所未道者,斯為善也。必能狀難狀之景如在目前,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然後為至矣。』」此聯就可以說是「狀難狀之景如在目前」。而且還「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熊升樹」、「鹿飲溪」而未受到任何驚擾,見得除「幽徑」的「獨行」者而外,四野無人,一片幽寂;而「獨行」者看了。「熊升樹」,又看「鹿飲溪」,其心情之閑靜愉悅,也見於言外。從章法上看,這一聯不僅緊承上句的「幽」、「獨」而來,而且對首句「適與野情愜」作了更充分的表現。

  全詩以「人家在何許?雲外一聲雞」收尾,餘味無窮。杜牧的「白雲生處有人家」,是看見了人家。王維的「欲投人處宿,隔水問樵夫」,是看不見人家,才詢問樵夫。這裡又是另一番情景:望近處,只見「熊升樹」、「鹿飲溪」,沒有人家;望遠方,只見白雲浮動,也不見人家;於是自己問自己:「人家在何許」呢?恰在這時,雲外傳來一聲雞叫,彷彿是有意回答詩人的提問:「這裡有人家哩,快來休息吧!」兩句詩,寫「山行」者望雲聞雞的神態及其喜悅心情,都躍然可見、宛然可想。

參考資料:

1、
李夢生.宋詩三百首全解:復旦大學出版社,2007:27-28

2、
繆鉞 等.宋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83-85

鑒賞

  深秋時節,霜降臨空,人在魯山旅行。山路上沒有其他人,詩人興致勃勃,一邊趕路一邊欣賞著千姿百態的山峰和山間的種種景象。彷彿從雲外傳來的一聲雞鳴,告訴詩人有家人的地方還很遠很遠。

  本詩是作者梅堯臣登山的一個過程,首先表達的是登山抒懷的一種喜悅,看到奇美的景色作者感到無比的驚喜與心曠神怡,但是到了最後作者才發現有人家的地方還很遠很遠。在山中走著走著,幽靜的秋山,看不到房舍,望不見炊煙,自己也懷疑這山裡是不是有人家居住,不禁自問一聲「人家在何許(何處)」;正在沉思的時候,忽聽得從山間白雲上頭傳來「喔喔」一聲雞叫。噢,原來住家還在那高山頂哩。這最後一句「雲外一聲雞」,非常自然,確實給人以「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的感覺。

首聯
  看見了山野非常喜愛,心中很滿足,群山連綿起伏的,時高時低,一個「愜」字,足以體會出當時作者心滿意足的心情。

  魯山層巒疊嶂,千峰競秀,一高一低,蔚為壯觀,正好投合「我」愛好大自然景色的情趣。這就是開頭兩句詩的意思,說明所以要登魯山遊覽,是因為內合情趣,外有好景,也就成行了。

頷聯
  優美的山峰波浪起伏,走在幽靜的小路上,彷彿走進了迷宮似的,一個「迷」字,說明詩人當時被小路迷糊了的優雅心情。

  走到一處可以看到一種好峰,再走向另一處,又可以看到另一種奇嶺,所以說「隨處改」。「隨處改」這個「改」字下得妙,如果在山中坐立不動,總是一個角度看山,好峰就不「改」了,因為「行」,所以好峰才處處改,由一個畫面換成另一畫面。以「改」字體現「行」,正切合詩題「山行」的意思。一個人在山間小路上行走,曲曲彎彎,走著走著,連自己也不知走到哪裡去了,有時竟迷失了方向。「幽徑獨行迷」,「迷」的原因正是詩中說的,一是曲徑幽深,容易走錯路,二是獨行,自己一個人,無人指路,也容易走錯路,於是「迷」了。這裡把一個人遊山的體驗逼真地表現出來了。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