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十九日夜中發鄂渚曉泊漢陽親舊攜酒追送聊為短句》黃庭堅


十二月十九日夜中發鄂渚曉泊漢陽親舊攜酒追送聊為短句

作者:黃庭堅

朝代:宋代



接淅報官府,敢違王事程。
宵征江夏縣,睡起漢陽城。
鄰里煩追送,杯盤瀉濁清。
袛應瘴鄉老,難答故人情。

作品關鍵字:-貶謫-送別-友情


作者簡介:

黃庭堅

  黃庭堅 (1045-1105),字魯直,自號山谷道人,晚號涪翁,又稱豫章黃先生,漢族,洪州分寧(今江西修水)人。北宋詩人、詞人、書法家,為盛極一時的江西詩派開山之祖,而且,他跟杜甫、陳師道和陳與義素有「一祖三宗」(黃為其中一宗)之稱。英宗治平四年(1067)進士。歷官葉縣尉、北京國子監教授、校書郎、著作佐郎、秘書丞、涪州別駕、黔州安置等。詩歌方面,他與蘇軾並稱為「蘇黃」;書法方面,他則與蘇軾、米芾、蔡襄並稱為「宋代四大家」;詞作方面,雖曾與秦觀並稱「秦黃」,但黃氏的詞作成就卻遠遜於秦氏。


賞析

  1101年(宋徽宗建中靖國元年),黃庭堅在沙市寓居,直到冬天過去。1102年(崇寧元年)春,返回老家分寧。六月赴太平州任職,作了九天的宮,便罷為管勾洪州玉隆觀。九月,移至鄂州(治所在今湖北武漢市武昌)寓居。他命運多舛,到鄂州後的第二年,便被人摘錄他在荊州所作《承天院塔記》中的隻言片語,編造出「幸災謗國」的罪名,構成冤獄,遠謫瘴癘之地的宜州(治所在今廣西宜山),限即刻起程。1103年(崇寧二年)十二月十九日晚,人在凜冽的夜風中,以老病之身,乘船赴貶所,寫下了這首律詩。古代的七言詩歌,人們習慣稱長句,五言則為短句,故詩題說「聊為短句」。

  貶謫的命令催魂逼命,急如星火,連做飯的工夫也沒有;「王事」在身,不敢有片刻的耽擱。詩的首聯「接淅報官府,敢違王事程」,描寫出一片緊張、急迫的氣氛,詩人的悲憤心情透出紙背。「淅」是淘過的米,「接淅」是說來不及將生米煮熟。《孟子·萬章下》:「孔子之去齊,接淅而行。」黃庭堅用「接淅」的典故恰當地比喻了官命之急迫。次聯承接上聯之意,通過時間、地點的轉換,具體地描寫出舟行之急。「宵征江夏縣」,是說連夜從武昌出發。「江夏縣」即武昌,鄂州的治所。「睡起漢陽城」,是說待到天亮的時候,已泊舟對岸的漢陽了。這一聯詩意急切,如同《詩經·召南·小星》所狀寫的「肅肅宵征,夙夜在公」。兩個對偶句語氣又極流暢,而且切合水路舟行急速的事實。「王事」緊迫,江流湍急,船行飛快,詩中將那情景和氣氛描寫得十分生動。第三聯寫鄰里、朋舊趕來送行的情景。「鄰里煩追送,杯盤瀉濁清」,敘事中透出無限的情意。「追送」和「濁清」都是偏義詞:「追送」就是「送」,慇勤送別,「煩」字透出作者的感激之意;「濁清」實指「清」,清香的好酒。但是,「追送」的「追」字又進一步把前面兩聯的緊迫氣氛渲染出來:詩人走得那樣突然,以至鄰里、故舊事先都沒有得到消息,而倉促之間追到漢陽為之餞行。那瀉入杯中的一杯杯餞行酒,包含了很多深情厚意。末聯寫詩人的感慨:「袛應瘴鄉老,難答故人情。」此番謫居邊遠之地,功名前程乃至生命都是不可卜知的,這一切詩人也不計較,只是「故人」的友誼和真摯的感情永遠無法報答,這才是終身遺恨的事。作者自這一年十二月十九日從武昌出發,經過長途跋涉,方於次年夏天到達宜州貶所,到宜州後僅一年,便懷著冤憤與世長辭了。老死瘴癘之鄉而「難答故人情」,成為他留給「故人」的訣別之辭。

  這首詩是因親朋故舊餞行,內心感念不已而寫的,因此感情真摯動人,用典較少,語言平易流暢,不像黃庭堅其他的詩那樣刻意雕琢,講求險怪奇麗。但是,詩的章法仍然是謹嚴細密的,四聯之間,起、承、轉、合的關係頗耐尋究。首聯「起」,敘述緊急離開武昌的原因:王事在身,必須「接淅」而行。頷聯「承」,承接上聯之意,具體描寫行程緊急、必須「宵征」的情形。頸聯「轉」,由行程的緊迫轉為寫鄰里的追送和置酒餞別。末聯「合」,歸結點題,抒發離別之情。黃庭堅長於律詩,而律詩的章法是頗有訣竅的,其中之一便是「起、承、轉、合」。《紅樓夢》第四十八回寫到香菱向林黛玉學詩,黛玉說:「什麼難事,也值得去學?不過是起、承、轉、合,當中承轉,是兩副對子,平聲的對仄聲,虛的對實的,實的對虛的。若是果有了奇句,連平仄虛實不對都使得。」讀者可以根據曹雪芹通過林黛玉之口說出的這段話,來揣摩黃庭堅這首律詩藝術上的特點。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