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謁金門·雙喜鵲》王庭筠


謁金門·雙喜鵲

作者:王庭筠

朝代:宋代



雙喜鵲,幾報歸期渾錯。盡做舊愁都忘卻,新愁何處著?
瘦雪一痕牆角,青子已妝殘萼。不道枝頭無可落,東風猶作惡。

作品關鍵字:-婉約-春天-閨怨-婦女-思念-寫花-寓人-孤獨


作者簡介:

王庭筠

  王庭筠(1151~1202)金代文學家、書畫家。字子端,號黃華山主、黃華老人、黃華老子,別號雪溪。金代遼東人(今營口熊岳),米芾之甥。庭筠文名早著,金大定十六年(1176)進士,歷官州縣,仕至翰林修撰。文詞淵雅,字畫精美,《中州雅府》收其詞作十六首,以幽峭綿渺見長。


賞析

  這是一首描寫閨怨的詞。選材雖傳統,但由於作者以其高超的寫作技巧及思婦的情感表現得極其淒婉深刻,因而令人震撼,百讀不厭。

  「雙喜鵲,幾報歸期渾錯。」表現了閨中人急迫盼望丈夫歸來又極其失望的心情。在我國民俗中以喜鵲鳴叫為吉祥。「時人之家,聞鵲聲皆以喜兆,故謂靈鵲報喜」(《開元天寶遺事》)。「幾」極寫閨中人的驚喜,失望、復驚喜復失望。久守空房、孤寂的少婦是多麼的深情盼望丈夫早日歸來啊。雙喜鵲的雙字極好地襯托出少婦的孤單,真是人不如禽。「盡做舊愁都忘卻,新愁何處著?」假設舊愁可以忘記,即使舊日的愁苦都忘掉,眼前被引起的新愁煩又多得沒有地方容納了。「著」多解,這裡當安置、容納解。與該句句式相同的如北宋失調名詞「苦恨春醪如水藻,閒愁無處著」,吳淑姬《小重山》詞「心兒小,難著許多愁」。其中的「著」均為安置之意。(見張相《詞曲語辭彙釋》)。用委婉曲折的設問,把內心的悲涼苦楚表現得纏綿緋側淋漓盡致,堪與辛棄疾《念奴嬌》的「舊恨春江流不斷,舊恨雲山千疊」相比美。

  過片描寫了景物。「瘦雪一痕牆角,青子已妝殘萼」,牆角的梅花凋謝了,孤零地沾在那裡;幾粒青而又小的梅子妝點著花的殘萼。明顯的暮春景色意味思婦的惜春自憐。雪,指白色的梅花,用「瘦」來形容如雪梅花,形象地寫出了梅花的凋零衰敗。清人況周頤在(《蕙風詞話》)中讚揚作者「字新」欣賞其「瘦雪」的形容。「一痕」即寫孤獨,又蘊含空漠無依,「牆角」是環境的冷落,也是女主人公的寫照。青春而逝,紅顏將老,恰如流水年華一去不再,觸景傷情,其內心深處的悲涼、無助無奈躍然紙上。「不道枝頭無可落,東風猶作惡。」寫景抒情,總括全篇,承上作結。雖然已是敗花殘枝,光禿禿的枝上已無花可落,寡情的東風卻依然逞兇肆虐,繼續摧殘著孤寂無依的梅樹。

  此詞上闋重在心理描寫,對閨中人的深沉摯受、癡情盼望的刻畫極其深刻。下闋重在景物,以花喻人,貼切自然。藝術上達到極高境界。況周頤在《蕙風詞話》中評價王庭筠不同於一般金人詞風,「間涉幽峭之書,綿邈之音」《謁金門》是詞人藝術風格的代表作之一。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