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遣興》辛棄疾


西江月·遣興

作者:辛棄疾

朝代:宋代



醉裡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工夫。
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著 通:著)
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何如。
只疑鬆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豪放-懷才不遇-壯志難酬


作者簡介:

辛棄疾

  辛棄疾(1140-1207),南宋詞人。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別號稼軒,漢族,歷城(今山東濟南)人。出生時,中原已為金兵所佔。21歲參加抗金義軍,不久歸南宋。歷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撫使等職。一生力主抗金。曾上《美芹十論》與《九議》,條陳戰守之策。其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對當時執政者的屈辱求和頗多譴責;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題材廣闊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詞,風格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由於辛棄疾的抗金主張與當政的主和派政見不合,後被彈劾落職,退隱江西帶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喝醉了酒後恣意歡笑,我哪裡有那閒工夫發愁呢。
最近才明白古書上的話,的的確確是沒有半點可信的!
昨兒晚上我在松邊喝醉了,醉眼迷濛,把松樹看成了人,就問他:「我醉得怎麼樣啊?」
恍惚中看見松樹活動起來,疑是要來扶我,於是我用手不耐煩的推推松樹說:「走開走開!」。

註釋
用《孟子·盡心下》「盡信書則不如無書「意。
《漢書·龔勝傳》「勝以手推常(夏侯常)曰『去』。「見黃季剛師《讀漢書後漢書札記》說辛詞此句。

參考資料:

1、
俞平伯 .《唐宋詞選釋》 .北京 :人民文學出版社 ,1979年10月第一版 :第196頁 .

2、
劉揚忠 .《唐宋詞精華分卷》 :朝華出版社 ,1992 .


賞析二

  這首詞題目是「遣興」。從詞的字面看,好像是抒寫悠閒的心情。但骨子裡卻透露出他那不滿現實的思想感情和倔強的生活態度。

  這首詞上片前兩句寫飲酒,後兩句寫讀書。酒可消愁,他生動地說是「要愁那得工夫」。書可識理,他說對於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這是什麼意思呢?「盡信書,不如無書。」這句話出自《孟子》。《孟子》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尚書·武成》一篇的紀事不可盡信。辛詞中「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兩句,含意極其曲折。他不是菲薄古書,而是對當時現實不滿的憤激之詞。辛棄疾二十三歲自山東淪陷區起義南來,一貫堅持恢復中原的正確主張。南宋統治集團不能任用辛棄疾,迫使他長期在上饒鄉間過著退隱的生活。壯志難酬,這是他生平最痛心的一件事。這首詞就是在這樣的環境、這樣的心境中寫成的,它寄托了作者對國家大事和個人遭遇的感慨。「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就是曲折地說明了作者的感慨。古人書中有一些至理名言。比如《尚書》說:「任賢勿貳。」對比南宋統治集團的所作所為,那距離是有多遠呵!由於辛棄疾洞察當時社會現實的不合理,所以發為「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的浩歎。這兩句話的真正意思是:不要相信古書中的一些話,現在是不可能實行的。

  這首詞下片更具體寫醉酒的神態。「松邊醉倒」,這不是微醺,而是大醉。他醉眼迷濛,把松樹看成了人,問他:「我醉得怎樣?」他恍惚還覺得松樹活動起來,要來扶他,他推手拒絕了。這四句不僅寫出惟妙惟肖的醉態,也寫出了作者倔強的性格。僅僅二十五個字,構成了劇本的片段:這裡有對話,有動作,有神情,又有性格的刻劃。小令詞寫出這樣豐富的內容,是從來少見的。

  「以手推松曰去」,這是散文的句法。《孟子》中有「『燕可伐歟?』曰:『可』」的句子;《漢書·二疏傳》有疏廣「以手推常曰:『去』!」的句子。用散文句法入詞,用經史典故入詞,這都是辛棄疾豪放詞風格的特色之一。從前持不同意見的人,認為以散文句法入詞是「生硬」,認為用經史曲故是「掉書袋」。他們認為:詞應該用婉約的筆調、習見的詞彙、易懂的語言,而忘粗豪、忌用典故、忌用經史詞彙,這是有其理由的。因為詞在晚唐、北宋,是為配合歌曲而作的。當時唱歌的多是女性,所以歌詞要婉約,配合歌女的聲口;唱來要使人人容易聽懂,所以忌用典故和經史詞彙。但是到辛棄疾生活的南宋時代,詞已有了明顯的發展,它的內容豐富複雜了,它的風格提高了,詞不再專為應歌而作了。尤其是象辛棄疾那樣的大作家,他的創造精神更不是一切陳規慣例所能束縛。這由於他的政治抱負、身世遭遇,不同於一般詞人。若用陳規慣例和一般詞人的風格來衡量這位大作家的作品,那是不從發展的觀點看問題。

賞析三

  詞的上片詞人說忙在喝酒貪歡笑。可是用了一個「且」字,就從字裡行間流露出這「歡笑」比「痛哭」還要悲哀:詞人是無法排解內心的苦悶和憂愁,姑且想借酒醉後的笑鬧來忘卻憂愁。這樣,把詞人內心的極度憂愁深刻地反映了出來,比用山高水長來形容愁顯得更深切,更形象,更可信。接著兩句進一步抒寫憤激的情緒。孟子曾說過:「盡信書,則不如無書。」說的是書上的話不能完全相信。而詞人卻說,最近領悟到古人書中的話都是不可信的,如果相信了它,自己便是全錯了。表面上好像是否定一切古書。其實這只是詞人發洩對現實的不滿情緒而故意說的偏激話,是針對南宋朝廷中顛倒是非的狀況而說的。辛棄疾主張抗戰,反對投降,要求統一祖國,反對分裂,這些本來都是古書中說的正義事業和至理名言,可是被南宋朝廷中的當權派說得全無是處,這恰恰說明古書上的道理現在都行不通了。詞人借醉後狂言,很清醒地從反面指出了南宋統治者完全違背了古聖賢的教訓。

  下片則完全是描繪一次醉態。先交代一句:時間發生在「昨夜」,地點是在「松邊」。這次醉後竟與松樹對話,問松樹自己醉得如何,這是醉態之一。以松樹為友,可見知音極少。自己醉後搖晃,卻以為松樹擺動;明明是自己扶著松樹站起來,卻說松樹要扶他,這是醉態之二。最後是用手推開松樹,命令它走開。表現獨立不倚的倔強性格,這是醉態之三。這些醉態寫得非常逼真,可謂惟妙惟肖。但這不拘形跡的醉態,實際上也都是表現對當時現實的一種反抗。題目曰「遣興」,也說明這是抒寫情懷。詞中曲折地表達了自己的思想情緒。

  此詞語言明白如話,文字生動活潑,表現手法新穎奇崛,體現了作者晚年清麗淡雅的詞風。

參考資料:

1、
唐圭璋 .《唐宋詞鑒賞辭典》 :安徽文藝出版社 ,2000 .

創作背景

  辛棄疾二十二歲時,就在淪陷區的北方舉起抗金義旗,為義軍首領耿京掌書記,並勸耿京南向聯絡宋廷。後耿京為叛徒張安國所殺,辛棄疾率五十騎,將張安國劫出金營,解送南宋的建康斬首。這時的辛棄疾,豪氣干雲。但入南宋後,由於南宋小朝廷對外屈辱求和,主張抗金的辛棄疾不是沉淪下僚,就是被派往遠離前線的後方去任職,不能發揮他抗金的志向與才能,最後還被廢退家居,過著閒居生活達十八年之久。《西江月·遣興》這首詞,大概就是在他廢退閒居時的作品。

參考資料:

1、
秦新民. 感情真切 描繪入微——讀辛棄疾《西江月·遣興》,文史知識,1995,(5).

賞析一

  欣賞這首詞,我們似乎可以這樣說:品讀辛棄疾的詞,可從詞中品出更有韻味的戲劇來,雖然在寫詞中,恰如其分地引入戲劇性場景並非辛棄疾發明,但是在他手上得到了發揚光大,在他的詞中,這種情況十分常見。這是值得肯定的。

  「醉裡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工夫。」通篇「醉」字出現了三次。難道詞人真成了沉湎醉鄉的「高陽酒徒」麼?否。蓋因其力主抗金而不為南宋統治者所用,只好借酒消愁,免得老是犯愁。說沒工夫發愁,是反話,骨子裡是說愁太多了,要愁也愁不完。

  「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才敘飲酒,又說讀書,並非醉後說話無條理。這兩句是「醉話」。「醉話」不等於胡言亂語。它是詞人的憤激之言。《孟子·盡心下》:「盡信書,則不如無書。」本意是說古書上的話難免有與事實不符的地方,未可全信。辛棄疾翻用此語,話中含有另一層意思:古書上儘管有許多「至理名言」,現在卻行不通,因此信它不如不信。

  以上種種,如直說出來,則不過慨歎「世道日非」而已。但詞人曲筆達意,正話反說,便有咀嚼不盡之味。

  下片寫出了一個戲劇性的場面。詞人「昨夜松邊醉倒」,居然跟松樹說起話來。他問松樹:「我醉得怎樣了?」看見松枝搖動,只當是松樹要扶他起來,便用手推開松樹,並厲聲喝道:「去!」醉憨神態,活靈活現。詞人性格之倔強,亦表露無遺。在當時的現實生活裡,醉昏了頭的不是詞人,而是南宋小朝廷中那些紙醉金迷的昏君佞臣。哪怕詞人真醉倒了,也仍然掙扎著自己站起來,相比之下,小朝廷的那些軟骨頭們是多麼的渺小和卑劣。

  辛棄疾的這首小詞,粗看,正如標題所示,是一時即興之作。但如果再往裡仔細一看,那麼會發現作者是在借詼諧幽默之筆達發洩內心的不平。如再深入研究,我們還可洞察到作者是由於社會現實的黑暗而憂心忡忡,滿腹牢騷和委屈,不便明說而又不能不說,所以,只好借用這種方式,來暢快淋漓地宣洩他的真情實感。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