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引·上國》柳永


臨江仙引·上國

作者:柳永

朝代:宋代



上國。去客。停飛蓋、促離筵。長安古道綿綿。見岸花啼露,對堤柳愁煙。物情人意,向此觸目,無處不淒然。
醉擁征驂猶佇立,盈盈淚眼相看。況繡幃人靜,更山館春寒。今宵怎向漏永,頓成兩處孤眠。

作品關鍵字:-離別


作者簡介:

柳永

  柳永,(約987年—約1053年)北宋著名詞人,婉約派創始人物。漢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原名三變,字景莊,後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稱柳七。宋仁宗朝進士,官至屯田員外郎,故世稱柳屯田。他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以畢生精力作詞,並以「白衣卿相」自詡。其詞多描繪城市風光和歌妓生活,尤長於抒寫羈旅行役之情,創作慢詞獨多。鋪敘刻畫,情景交融,語言通俗,音律諧婉,在當時流傳極其廣泛,人稱「凡有井水飲處,皆能歌柳詞」,婉約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對宋詞的發展有重大影響,代表作 《雨霖鈴》《八聲甘州》。


賞析

  「停飛蓋、促離宴。」「花啼露」、「柳愁煙」,「醉擁征驂猶佇立,盈盈淚眼相看。」離別在即,試問,這難捨難分之情有幾多、有多深?且看涕淚的鮮花、憂愁的柳林。為何「物情人意」皆「淒然」?因為這一離別,將是「繡幃人靜」、「山館春寒」,從此「兩處孤眠」!哀哉!這傷心的離別,不就是為了那該死的「蠅頭利祿」、「蝸角功名」(柳永《鳳歸雲(向深秋)》)嗎!

  「花啼露」、「柳愁煙」為離情,「物情人意」皆「淒然」,這是人們常引用的那句經典詞論:「有我之境,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王國維《人間詞話》)的又一註腳。

  在都城汴京,離人正與佳人依依道別。停在路邊的馬車,彷彿在催促離別酒宴上的那對即將分別的情侶。京城古道綿綿不盡。只見河岸邊帶露的花朵似乎正在悲哀的哭泣,對面長堤上茂密的柳林也彷彿被憂愁籠罩。面對此景,觸目傷懷,那物的情狀、人的情緒無處不淒涼悲傷。

  醉意濛濛中仍持握韁繩騎馬佇立,飽含離情眼淚的雙眼,彼此相看,不忍離去。更何況這一離別,將是彩繡幃帳人孤寂,山中館驛春夜寒。今宵將怎樣面對這漫漫長夜,一下子分居兩處,獨自而眠。

參考資料:

1、
李克林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3cac5b310100vd10.html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