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令·煙霏霏》吳淑姬


長相思令·煙霏霏

作者:吳淑姬

朝代:宋代



煙霏霏。雪霏霏。雪向梅花枝上堆。春從何處回。
醉眼開。睡眼開。疏影橫斜安在哉。從教塞管催。

作品關鍵字:-婉約-婦女-生活


作者簡介:

吳淑姬

  吳淑姬,約公元一一八五年前後在世失其本名,湖州人。生卒年均不詳,約宋孝宗淳熙十二年前後在世。父為秀才。家貧,貌美,慧而能詩詞。說詳拙作中國女性的文學生活)淑姬工詞。有《陽春白雪詞》五卷,《花庵詞選》黃升以為佳處不減李易安。


註釋

1霏霏:紛飛貌。
2管:樂器。


賞析二

作者:青若

  關於這首詞的來歷,是有一個故事的。

  南宋文學家洪邁在其《夷堅志》和王世貞的《艷異編。卷三十》,還有馮夢龍的《情史》一書中,對此都有記載。

  吳淑姬本出身在窮苦人家,卻遭不幸被當地一惡少長期霸佔。後來別人還誣陷並告發她有偷情的行為,因而被捕入獄。當時審理此案的郡僚,知道她是冤枉的,更對她的才華也早有所耳聞。於是命令獄卒打開她身上的枷鎖,對她說:「久慕你的文采非凡,我也是憐香惜玉的人。如果你今天能即興作一首自詠的好詞,我就會把你的冤情轉告太守。這樣一來,興許能替你開脫罪名,還你清白之身。否則,你會很危險的。」

  吳淑姬說道:「這個沒問題,請大人出題吧。」時正值冬末春初之際,積雪未消,寒梅怒放,郡僚便讓她以此情景為題,作一首《長相思令》。

  不一會,她就作出了這一首有名的《長相思令》。

  「煙霏霏,雪霏霏。雪向梅花枝上堆,春從何處回?」霏霏,形容大雪紛飛紛亂的樣子。惡劣的天氣下,無情的雨雪正摧殘著不幸的梅花。可她所嚮往的春天,會在何處回來呢?這一句話的潛台詞,其實就是在問:在這不公的世道裡,我蒙受了不幸的冤屈。不知那位解救我的大人,如今又在何處?

  「醉眼開,睡眼開。疏影橫斜安在哉,從教塞管催。」各位,請睜開眼吧,小心看吧,暗香疏影的梅花依然在那裡傲放。儘管傳來悠悠的羌笛聲想要將它催落,可是,它會毫無所懼的。

  郡僚聽後深受感動,他不僅收藏了這首詞,而且第二天就告知了太守。君子實現了自己的諾言,一個女子從此也重獲了自由。

  這首詞的弦外之音,是不言而喻的。霜雪欺凌下的梅花,有著傲霜斗雪的精神,有著無比高潔的靈魂。而這株梅花,比喻的就是作者自己。吳淑姬借物自詠,筆法運用得細膩婉轉,使之讀來寓意深刻,真切感人。惠淇源在其《婉約詞》書中收錄了這首詞,並註解為:迎春小詞,以景襯情,寄喻頗深。春日且至,而窗外煙雨霏霏,雪堆梅枝。不禁想到「春從何處回」!

  南宋人黃昇在《唐宋諸賢絕妙詞選》中收錄其詞作三首,並寫有:「淑姬,女流中黠慧者,有《陽春白雪》詞五卷,佳處不減李易安。」其中「黠慧」二字,頗值得玩味。

  也許,這首詞就是一個最好的印證。

本頁內容整理自網絡(或由網友青若上傳),版權歸原作者青若所有。本站免費發佈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站務郵箱:service@timetw.com

賞析

  要解通此詞,須抓住兩點,一是「自詠」,——她此時的處境是被判了徒刑,正待執行;二是「道此景」,——眼前之「景」是「冬末雪消,春日且至」。且看女詞人是如何通過結合「自詠」而「道此景」的。

  開頭的「煙霏霏」乃雲霧迷濛之意。「煙霏霏」是雲霧迷濛,為「雪霏霏」前奏。《·小雅·采微》:「今我來思,雨雪霏霏」。霏霏,紛飛的樣子。明明已經是「雪消」了,卻偏要說雪「霏霏」,已是一奇。

  下句還要加重渲染:「雪向梅花枝上堆」!眼前公庭院子裡,當還有幾株梅樹,但說它枝上「堆」著雪,顯然是借喻之法。詞人這樣當著知州衙門諸僚之面,「製造」出這樣一幅雪壓梅枝的現「景」來,自然有她的原因,為的就是引出下句「春從何處回」,就是說眼前還沒有「春回大地」;結合「自詠」,是喻指她在此案中蒙冤受屈,未曾審理明白,便判了徒刑有如被雪壓著梅枝,抬不起頭來。「春從何處回!」用反詰的語氣,加重感歎呼號的份量。詠「春日且至」而寫出這樣的句子,在座諸公是品詞的行家,既然出了這「自詠」的題目,當然懂得她這弦外之音。

  下片「醉眼開,睡眼開,疏影橫斜安在哉!」緊承上片,通過描寫梅花,「道此景」而結合自己的觀感。這裡的「醉」和「睡」,不是實指生活中的醉酒和睡眠,而是說自己被一場官司打擊得暈頭轉向,真是「終日昏昏醉夢間」(唐李涉《題鶴林寺僧捨》句)。到此際睜開了「醉眼」、「睡眼」,要找尋那「疏影橫斜」的梅景卻已是「如今安在哉?」沒有了,過去了。

  這句與「春從何處回」是意同而筆不同的一種寫法,是說好景不屬於她:要麼沒有來,要麼來了又去了,而她總是處在「醉夢中,從未領略到」。這一句借用了林和靖詠梅詩名句「疏影橫斜水清淺」,不只使詞語增加了文采,也使失卻美好事物的意思得到了形象的體現。結句「從教塞管催」。「從教」,任使也。「塞管」,羌笛也。劉禹錫《楊柳枝》:「塞北梅花羌笛吹。」因古笛曲有《梅花落》詞人想像其聲可以感物,遂認為笛怨驚梅,而使之落。如戎昱《聞笛》詩:「平明獨惆悵,飛盡一庭梅。」張先《醉落魄》詞:「橫管孤吹,……聲入霜林,簌簌驚梅落。」此詞也承此意,說「疏影橫斜」的一樹梅花,任憑羌笛聲把它「催」落了,補出「安在哉」的緣故。詞至此結束了,完成了「道此景」而「自詠」的任務。絕妙之筆,婉約之情,構成了一首篇幅雖短而很有包蘊的小詞。

  於是「諸客賞歎,為之盡歡。明日以告王公,言其冤,亟使釋放」,詞的手稿居然還由「治此獄」者收藏起來。女主人公先是被俗人玩弄,然後又被雅人玩弄。說是「佳話」也可以,但它畢竟是封建社會婦女生活的一幕悲劇。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